赵青山律师:福音为什么能改变中国

有感于2018年3月31日与群友关于上帝的辩论。今天专门写一篇文章分析一下为什么福音能改变中国。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中国的现代化转型,需要建立在社会主流价值观成功向基督教思想转型的基础之上。这不是说需要人人都信基督,但是基督教的教义和思想,成为社会主流思想,这是建设民主宪政社会的必要前提。根据一些学者估计,当一个社会基督徒比例占总人口的30%的时候,基督教的思想会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中国的宪政转型经历了一百年的阵痛,但是却屡屡失败,在21世纪的今天不仅看不到宪政的希望,种种迹象显示目前甚至要走回头路。为什么中国这样一个古老的国家建设宪政制度需要基督教思想、需要福音?以下是笔者给出的一些理由:

一、上帝禁止人崇拜偶像,在基督徒的心里,可以打破中国文化中对权力的崇拜。

如果问传统的中国人心里有什么偶像,或者说最大的偶像是什么?我认为是权力。“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的目的是什么呢?“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学而优则仕”。这些话告诉我们读书的目的是为了当官。不仅要当官,甚至是要当最大的官——天子。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几千年来,中国人的全部人生目的就是为了掌握权力。为了争夺权力,儿子杀死父亲、母亲杀死女儿、兄弟相互残杀。几千年的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争夺权力的历史。权力已经成为中国心中最大的偶像。

为了维持权力的有效性,中国人发明了“驭民五术”——一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为了在权力的斗争中胜出,我们发明了厚黑学,以无耻、无底线,不择手段方法进行争权夺利。

权力崇拜对宪政制度的破坏最经典的例子就是袁世凯称帝。他想当太子继承大统的儿子袁克定,和希望建立“拥立之功”的“权臣”,对他的麻痹和欺骗,成为他迷失自己,妄图复辟帝制,并最终遭受惨败的主要原因。当然他自己权力的眷恋也是重要的因素。

要改变权力的争夺规则,就要改变权力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分量,只有接受了基督耶稣的救恩,信靠全能的神,将才能人们的眼光从聚焦权力转移到聚焦天国的盼望上来。“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象,彷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申5:7-8)上帝在“摩西十诫”里明确的提出了不可拜偶像。当权力在国人眼中不再如此重要的时候,人们才能够放下对权力的眷恋和痴迷。

不仅是放下权力的痴迷崇拜,圣经更是教导我们要以爱心来对待世人。“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林前13:13)“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可12:30-31)在一个福音化的社会里,人们会以谦卑服侍、爱自己的邻舍作为人生的目标,不再痴迷于权力的迷惑。唯有如此,中国人才有可能建立文明的权力运行规则。

二、基督徒有对神的信赖,让社会的人不再对生活有忧虑,对金钱的畸形渴望的心理会得到抑制,有助于规范社会道德。

当下中国人对金钱和物质的渴望有一种几乎疯狂的追求。究其原因,不仅有人性的贪婪,更多的是从农业时代里传承下来的,根植于基因里的对生活缺乏的忧虑。网络里经常流传的“中年危机”就是人们心里没有神的时候,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惧。为了赚更多的钱,中国人变成了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因为他们怕天灾、怕人祸,所以要不停地积蓄。为了赚得更多,人们可以不择手段,不顾一切,置礼义廉耻、社会道德、国家规范如无物。但是在基督里的人不会有这样的忧虑心。因为圣经教导神的儿女“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们看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25–34)正是因为对生活本身没有焦虑,基督徒可以坦然面对自己的生活和得失,没有对物质的忧虑和害怕。不管自己处于什么样的境况,也不管国家处于什么样的混乱和动荡之中,基督徒都可以安然仰望上帝,全然交托自己的生活,因为“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诗29:10)

3、圣经关于罪人、悔改的教导,有利于清除中国人传统思维里的“贤人政治”和“青天”情节,有助于树立一个真正人人平等的文化氛围,有助于社会制度的建立和规范。

儒家思想里关于个人人格修养存在很多积极的引导,让人可以去恶存善,值得社会发扬。但是这种道德修养缺乏在对人堕落本性的洞见,一味的道德说教显得迂腐可笑,且缺乏对社会的规制能力。最终统治者不得不采用“外儒内法”的统治模式。而这种个人道德模范的推广,恰恰成为了统治者欺骗人民的最好迷魂药。封建统治者为了给自己统治赋予合法性,就把自己和自己统治集团内部成员打造成为一种“道德高尚”的形象,树立“青天老爷”、“冒死直谏”这样的标本人物,从而愚弄老百姓,让他们相信在现行机制里内仍然可以获得公平正义,从来不去反思皇权和体制的合理性。但事实上,从历史来看,“贤人政治”只是镜花水月而已。因为在人的统治下,根本被就没有一个足以支撑社会正义的人物,也没有人能成为国家正义的希望和寄托。不管是人的能力,还是本身的道德水平都不足以完全实现社会普遍的正义。“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3:10–12)因为没有义人,对人的神化是荒诞的;因为没有义人,所以也没有人有资格成为整个国家的导师、舵手、领袖、核心。在福音社会里,政治领导人担任的不过是一个职务而已,尽管那些职务具有非同寻常的重要性。一个基督化的社会,不相信任何一个“青天大老爷”,也不会认为别人对自己的统治会有任何合法性,除了把终极的希望交托给上帝以外,社会会要求将人人平等的理念灌输到法律中去,并选择对所有政治权力进行制衡,对公民基本权利进行无条件地保障。

4、圣经关于天国的应许,让人有了超越今世的盼望,不再痴迷于今世的物欲,不再困惑于当下的苦难,不再迷恋物质和权力,不再害怕死亡。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历史已经告诉我们荣华富贵的虚荣并不能带来内心的安宁和个人生活真正的幸福。只有天国的盼望才能给我们提供持续的喜乐。但是另外一方面,圣经也没有让人消极避世,让人无所事事的过一生。圣经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太5:13)所以基督徒仍然需要服侍这个世界。正如耶稣所说,我来不是让人服侍,乃是服侍人。

5、圣经为当代国家权力分离与制衡、政教分离政治体制提供了神学依据。   

圣经里祭司、先知、君王的角色划分,成为了今天宪政制度里三权分立的神学来源。上帝在旧约时代没有把这三项权力赋予一个人行使,这是一种很具启发性的权力结构设计。这种设计是基于神的大智慧以及神对人本身罪性的洞察,而有意识作出的安排。

“他们说:‘是凯撒的。’耶稣说:‘这样,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太22:21)这一节经文是今天宪政国家政教分离的神学依据。世俗的社会掌管属世的权力,信仰的问题归给上帝。事实上,世俗政权僭越上帝的名,用宗教的手段来管理社会,不仅不能让人们更加敬拜上帝,反而还会给社会带来更多的动荡不安。

6、圣经对道德伦理标准的建立,为人类的社会生活划定了科学的标准,减少人类行为的盲目,上帝才能保守人类的自由。

现代社会的人们相信自己的个人自由,国家和人们也强调个人的自由。人们以为可以凭自己的良知去行事,可以凭自己的智慧来管理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能够良好的运作。恰恰这是大错特错。人的渺小、无力、见识的浅薄、智慧的局限以及私欲的膨胀都决定了人不可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运作这个世界。单就婚姻和两性关系而言,除了圣经“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教导以外,人类从来不曾靠自己的智慧提出过对这个问题合理的解释。要么陷入禁止嫁娶的苦恼,要么堕入淫乱的陷阱,而只有上帝给我们提供了最合理的两性关系的规范。

愚蠢而自大的独裁者、贪婪成性的商人、虚伪狡诈的政客、贪图虚名而又自命不凡的知识分子、暴躁鲁莽的军事领导人、怯懦的市井小民、淫乱的男男女女,他们的行为都有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只有依靠仰望神、按照亘古不变的真理去指引这个社会的运转,人类社会才可以持续的发展下去。这就是上帝对人类自由的终极保守。“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

在这里,笔者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曾经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没有人可以成为神的代言人,基督徒也不能,“因为没有义人”。在面对观点分歧的时候,我们永远要保持谦卑,这与在内心坚守神的道并不矛盾,我们可能需要寻求神的智慧来解决这中间的矛盾。我们罪人的属性并没有因蒙恩而改变,我们必须谦卑地运用我们所理解的神的真理,因为真理在上帝,理解却在于我们自己,我们并不比任何人多掌握真理。遇到事情,阅读圣经寻找答案,通过祷告求问并确认神的旨意,除此以外,务要保持谦卑。

7、圣经里关于人的位格,是人权的基本依据。如果不回归圣经,人权会难以建立,建立以后也会失去方向。

孟子虽然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样话,虽然他的理论也被统治者作为正统,但是中国并没有建立一个人本主义的国家,任何一个朝代都是君王和江山远远重于人民。“稳定压倒一切”的真正意义就是政权高过人权,再直白的说,就是红(家)色(族)江(利)山(益)比社会的公义和人民权利更重要。因为不稳定威胁的对象不是社会正义,也不是人权,而是政权的稳固。人的权利从何来?是社会生产力发展而来的吗?是宪法给的吗?是党的恩赐吗?这些都被否认了。这个问题不到圣经里永远找不到答案。“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1:26–27)因为人有神的形象,人就有了其个体的主体性,就高于世界的其他生命和非生命的物。

个人的生活被严密管控就等同人性的尊严被严重侵犯。人性长期处在没有被尊重的生活,容易使人“物化” ,个人的存在只不过是社会延续的工具,只是一个“统计数字”,没有基本存在的独特性,自然也说不上活出上帝赋予“个人”特有的生命意义和价值。当然也许有人认为“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是人生的价值,然而,如果是出于本人的自愿,那是崇高的价值,若是被他人强迫的,这句话便成了最丑陋的借口。我们追求的不是无限上纲的个人主义,乃是要求还给人身为人当有的尊严,是人作为上帝按照自己形象所创造的位格者,应有的位分。(摘自李锦纶:《道成肉身救赎源—–献给中国的教会神学》,台北,中福出版有限公司,2006年8约版,第82页)

但是人的盲目,又会使人权的保护变得出格甚至荒诞。现在发展国家越来越多的允许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就是一个趋势。这种对婚姻制度的破坏最终会毁掉人类的传承秩序。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人和动结为夫妻恐怕也终有一天会合法化。人的这种盲目,需要神的真理来带领指引。

需要说明的是:人的罪性和局限性决定人不可能凭自己的能力在世界上建立一个天国,那样的计划最终都是以给人类带来灾难而结束。就算这个世界全部是基督徒也不可能让这个世界成为天国。我们要接纳和容忍世界的不完美,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求从神来的智慧去把世界变得更好。更进一步说,人对上帝的认识也有局限,也处在不断变化和进步的过程中。所以我们应该理性面对教会曾经在历史中所犯的一些错误,并且祷告寻求神的带领和指引,让我更进步。

在当下的语境里面,有些人认为中国人需要管,这话不好听。但是笔者很悲哀地承认,在一个普遍不认识上帝的国家里,把一个专制、强势、残暴的政党加给这些人民,确实有其时代的必然性。事实表明,专制统治和这个社会的现状甚至显得相得益彰。可喜的是,上帝的福音正在中国兴起,越来越多的中国开始仰望信靠上帝,而不再是金钱和权力,我相信这个国家也必因此而受到上帝的祝福。

 

总结:上帝是人类真正的主宰,他创造了这个世界,为这个世界的运行提供了最权威科学的“使用说明书”,按照圣经的教导生活,这个世界将会变得秩序井然。

文·赵青山

2018年4月1日作,4月3日修订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