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万平:天水安息——杨天水先生逝世百日公祭

大约在2004年7月份,我从重庆到了杭州,然后去上海再辗转从李国涛先生那里出来,本来戴学武先生开着他的货车,打算带我去黄浦江看看,结果在路上戴学武先生就接到了上海市局国宝的电话。学武对我说:市局在问你好久走!我也知道上海国宝当局是知道我到了上海。因为我还要去其他的地方,为了不至于节外生枝,我当机立断地对戴学武说,我们不去黄浦江了,你马上送我到火车站,我马上买票走……。

当天下午四点多钟,我顺利到达了南京。这是我这一次行程表的第三站——会见杨天水先生。

按照我的通讯录上地址,我乘车找到了天水的住址。从楼房侧面拐进去的单元门口,我按了天水的门铃声,天水听到我到了南京,非常高兴!他立即下楼来接我。两位未成蒙面却已经相识几年,在一起东西南北遥相呼应,令当局胆战心惊的战友,终于在今天相见,我们都分外高兴!我们握手拥抱,互致问好,彼此敬重!

天水请我先行,我们一同并肩爬楼梯上到了九楼,这就是天水先生租的住处。打开房门,里面没有任何家具,就是简单地铺,旁边的地方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这便是一直心里装作他人,对他人的困难总是毫不犹豫地慷慨解囊的杨天水先生的实际真实生活!

我们在一起海阔天空聊了很多事情,聊得非常开心,达成了很多共识……。天水的稳重冷静,对当今社会的深刻思考和认识,对未来的路线图规划等,给我留下了永生难忘的历史记忆!

晚上,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餐馆,天水说,他经常在这里招待国内去他那里的朋友们。这里的消费价格便宜,我们花了二十几块钱,美美地吃了一顿晚饭。

我告诉天水,我下一站要去张林兄那里。天水立即提出要与我一同前往张林先生那里。

说走就走,我们返回到天水的住处,收拾收拾简单的生活用品,直接去了安徽蚌埠张林先生那里……。

在那个年代,有很多中国民主党人在98组党期间,正被迫害关押着的艰难环境情况之下,我与天水、张林、李国涛、廖双元、曾宁、车宏年、赵昕、任畹町等在外面朋友们,顶着巨大压力,逐步形成了国内几十个省份,以及海外合力,开展了救援、抗议、发表声明,发起联合签名、申请游行示威等等各种活动。为此,我于2005年4月被抓捕并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同年12月23日,我被判刑的当天,杨天水先生被抓捕,并被以同样罪名判刑12年。

今天是杨天水先生离世一百天的日子。我作为曾经与天水兄在追求中国民主自由人权法治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之一,为过早失去了这么一位才华横溢,具有卓越的领导和组织才能,人品、人格高尚,立场原则坚定,在我们那个时代深受大家爱戴,又非常执着勇敢的自由民主斗士,而深深地悲痛!!!

在这个十分悲痛的日子里,怀念这么一位故人,就是要让在天堂里的天水先生知道,杨天水没有被世界遗忘!杨天水的名字永留人间!同时,也在告诉人们,天水未尽的遗志,我们将继续下去;天水的精神,将成为我们的行动动力和源泉。

天水走了,我们还在!

天水兄,走好!我们将永恒怀念你!

杨天水先生永垂不朽!!!

杨天水简历(中国政治犯关注提供):

杨天水,1961年4月12日出生,本名楊同彥,江蘇省泗陽縣人,曾任教師和公務員,知名異見作家,獨立筆會成員,89民主運動親歷者,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籌組人,中國曾押政治犯。

在中国政治犯关注组,楊天水被编在第十二号(CPPC編號:00012)

他曾因參與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並於1990年與其他志同道合者共同成立“中華民主聯盟”,而於1990年6月1日被當局拘捕,關押在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之後被當局以“组织反革命集团罪”判刑10年,剝權4年,並在南京龍潭監獄服刑;2000年5月出獄後,繼續投身於民主事業,籌組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並在網上發表數篇批評時政的文章;2004年5月28日,曾因在互聯網上發表了被當局視為損害國家榮譽及不利於社會安定的文章,而被南京市警方行政拘留15天;2004年12月24日,被杭州市石橋警方以“口頭傳喚”帶走,並強行押解回南京,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拘留,後經海內外維權友人及國際媒體合力聲援呼籲,方於30天後被取保候審獲釋;2005年12月24日,再次因言獲罪,被南京市江寧區警方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刑拘;2005年5月9日,被轉逮捕;2006年5月16日,被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刑期至2017年12月23日;2017年8月12日獲悉,其於前一天突然被查出腦瘤,獄方通知家人為其盡快辦理保外就醫;其家人為其辦理出獄手續後,雖立即送往南京軍區總醫院希望救治,但該醫院卻稱因其病情嚴重不能收治(注:其外甥張遠當時稱其病情已經加重,小便失禁,右腿無法行走,嘔吐),建議去上海華山醫院救治;之後其家人儘管為其努力爭取在上海華山醫院掛上了急診並做了緊急手術處理,但依然於2017年11月5日因病去世於南京;因擔心消息洩露,被眾人祭奠,當局竟強制將其“海葬”,家人全被恐嚇禁音,直至2017年12月下旬才逐漸被世人獲悉。

此前在江蘇省南京監獄服刑。

20180212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