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我和我美女律师周倩

周倩是我囚居成都的辩护律师,她豁达、温情,专注于法律,成熟处理问题,不急不躁,永远像潭深藏的清泉水,为你解忧,让你在深受迫害的生活中保持一种愉快和平和的心态。

囚居后我決定申诉重审,很多律师都拒,她勇于担當。当初我还想:她行吗?她说:你是政治案,不是刑事案,胜诉的可能性太小,但也得打下去。我会遇到些麻烦,但我不怕,法律讲的是事实,说你非法经营太离谱,总得有证据呀!她为我写了再审申诉,先去青羊法院呈送,被拒,又去中院呈送,想不到中院竟然然受理了。我和她都着实高兴了会儿,认为有重审的可能。不久有关部門找她谈了话,我不久又被当地公安局以寻衅滋事重拘,押在一处秘密招待所里,做不是犯人的犯人。待遇不错,早晨奶、饅头、鸡蛋,中午晚上三菜一汤,但不能玩手机、打电话,走出所住标间房,另外还有一位专职医生为我服务,国保隔三岔五来看我一次,问我想不想离开?想!想离开,必须撤诉。一身是病,年迈的我,有什么办法?要活下去就得撤诉。撤,还得主动申请,我只好按他们说的办。這一切律师周倩并不知道,她四处找我,找不到,打电话关机,待我们再见面时,我在三医院病床上,主动撤诉已成事实,她笑笑双手一摊说,那就等吧。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