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卫:会见李昱函大姐小记(2018,2,12)

2018年2月12日下午,我第一个在沈阳看守所外排队等候会见李昱函大姐,开始办理会见手续时候,我不错眼珠的注意着他们的微妙表情。办手续的警察看看手续就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又掏出手机,因为没有看到他播键盘,开始我以为是接电话,后来发现是打电话,电话接通后,马上离开原位,只听到“…律师…”,过会儿过来个小领导,看看律师证往玻璃外看看,我指指我自己,他点点头,然后开始办理会见手续。

到会见室后,开始焦急的等待,二十多分钟后来一警察说“李昱函洗澡呢,不下来”,我说“我可以等”。然后我就在外面等待,不知看守所又要耍什么花招,并思考着应对方式。又过了二十分钟,那个小领导进来,看看我,招招手,意思是可以见了。我立即回到会见室,时间不长终于看到了李大姐,她拄着拐杖,蹒跚着走了进来,嘴里说着“谁啊…”,看到是我,顿时眼泪汪汪。见此情景,令我心中悲愤至极!昔日的律师同仁,60多岁的老大姐,今天居然被带上手铐、冠以寻衅滋事的罪名。        我们的心情都平静了一会儿,大姐说,太邪恶了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们盼来了啊!我是希望你们来又怕你们来啊。我说怎么怕我们来呢?怕你们来是因为怕你们因为我又被约谈、被抓啊。我说都没人来,不会更成想抓谁就抓谁了吗?我询问刚才洗澡的事,大姐表示属实。我把近期大家及海内外的声援情况都告诉了大姐,大姐让我表示对大家的感谢。当大姐知道隋律和余律的事情的时候,大吃一惊。我询问最近是否有被虐待的情况,她说没有了,只是没人和她说话,一个下监的人临走的时候告诉她,是这里面不让她们和大姐说话。大姐的身体看上去还可以,但大姐本身有冠心病、振发性房颤、甲亢。在号里面总准备着几粒速效救心丸,由值日生保管,一旦有心绞痛可以及时服用。我问她为何拄拐,她说是抓她的时候警方暴力致双膝半月板损伤,看守所正等办案单位意见,准备送大姐出去治疗。大姐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自杀,一定会坚持到底。刚抓她的时候,她说不见到律师我是不会签任何字的。我说会见您是我春节前最后的一项工作,也算是给您的新年礼物吧,大姐说这个礼物太好了啊!最后,大姐再次叮嘱我一定要向大家表示感谢后互道珍重,就此别过!

走出看守所的大门后,感觉自己走进了律师给律师的律师辩护的新时代!

马卫

2018年2月12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