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建刚:自由的牛氓

时值岁末,
诗坛一派繁忙。
一年一度的排位座次,
恰似山大王坐地分赃。
颂圣派扬眉吐气,
一个个趾高气扬。
摇尾乞讨居功至伟,
美其名曰为“正能量”。
“正能量”诗人神通广大,
直接从国库领取稻粱。
津津有味地咀嚼嗟来之食,
美滋滋地溢彩流芳。
唯美派自得其乐,
魂兮归来的蝴蝶鸳鸯。
远离政治的风花雪月,
精致利己主义者的美丽翅膀。
我也莫名地被授予百名优秀诗人,
恰如无辜地躺着中枪。
这顶不堪入目的花冠,
戴在头顶直感憋屈的悲凉。
“诗人”们忙于不吝廉词地互捧,
浊流滚滚诗坛一派乱像。
那些自持风雅的伪诗人,
活像升级版的山寨黑帮。
诗人不是红衣主教的信众,
而是自由无羁的牛氓。
我宣布绝不与伪诗人同流合污,
只愿孤寂而快乐地自由翱翔!
2017年12月19日
侯建刚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