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灵杰失联接近1个月,律师寻求会见被拒

“民生观察”人权网站的编辑丁灵杰被失踪接近1个月,代理律师根据线索到北京一家看守所寻求会见,但被拒绝。律师担心,丁灵杰的维权网站编辑身份将来会成为罪证。而人权组织”“玫瑰团队”的成员徐秦继续受到公安严密监控, 警察甚至要求进家门看守。

丁灵杰上月底在山东失去联络,当时据说是被北京公安局的警察带走,而家属至今没有收到相关的拘留通知书。律师任全牛在家属书面委托下,周二(10月17日)前往北京石景山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接待人员援引看守所领导说,丁灵杰确实关押在看守所, 却拒绝任全牛请求会见,也不允许律师为当事人存钱和衣服。

其后任全牛到隔壁的石景山公安分局要求见办案人员,得到的回复是, 无人知道这起案件。

任全牛周三向自由亚洲电台形容,当局的处理手法不寻常。

任全牛:你公安机关把人带走了,怎么也有个法律文书吧。既然默认在你看守所的话,为什么不明确承认呢?原因一个就是,十九大(期间)不想有任何的负面消息;另外一方面,可能它要拖到最后,有点左躲右闪的感觉,不像正常的官方办案。

丁灵杰长期协助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担任编辑工作。任全牛担心,这将成为丁灵杰的罪证。

任全牛:我也隐隐担心,丁灵杰会否被定成“煽颠”这一类的(罪名), 因为他是、一个编辑,根据现在的环境下,是很有可能给他定成这样一个罪名的,至于成立不成立,那是另外一回事。因为给他定这样一个罪名对办案单位有个好处, 它可以不给律师介绍案情,也可以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

除了丁灵杰,不少中国著名维权人士在十九大期间以不同方式被剥夺自由,包括”中国人权观察“秘书长徐秦,她从上周五起一直在江苏省昆山市被大约10名维稳人员软禁在家,更有警察要求进驻她家中。

徐秦: 当时是要求进入我的家,打地铺住在客厅,(要求我在十九大)大会期间不外出,让他们能完成任务。他们已经不顾羞耻,不顾颜面,更不顾法律,法律在他们心目中早已是一张废纸。

(特约记者:高峰 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瑞哲)

转自: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