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政府为何只管花钱不想还钱?

8月23日,网上流传一份湖南省宁乡县人民政府关于融资担保函作废的声明,与以往撤函不同的是,这次地方政府撤函显得简单粗暴,直接宣布所有担保函、承诺函全部作废。

这份声明称,根据财政部、发改委、司法部、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等六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财预[2017]50号),《财政部关于坚决制止地方政府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财预[2017]87号文)和《湖南省财政厅转发财政部关于坚决制止地方政府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湘财综[2017]32号)文件精神,金融机构为融资平台等企业提供融资时,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以担保函、承诺函、安慰函等任何形式提供担保,必须全面改正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不规范的融资担保行为。

“据此,2015年1月1日以来我县人民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在国有公司融资过程中出具的所有担保函、承诺函全部作废,其承诺、担保事项及行为无效。请持有声明中涉及到的相关担保函、承诺函的单位,依法依规将担保函、承诺函按原渠道退回。”

宁乡是中部地区为数不多的百强县之一,政府只管花钱不想还钱的口子一开,相信更多资不抵账的政府会紧随其后。政府对自己的承诺函说撤就撤,没有任何约束,现在地方又在大力推行PPP模式,未来地方政府会不会像对待融资平台一样,说终止项目就终止呢?

实际上,只管花钱不想还钱的中国模式,己经导致地方政府债台高筑,财政赤字甚至没有了底线。近日一篇【中国财政的真相调查】报告在网上流传,罗列的数字可谓触目惊心!

①东北三省的财政缺口越来越大,2014年合计为3562亿元,2015年激增至5268亿元,2016年继续增长到5580亿元,2017年上半年为2575亿元,考虑到下半年财政压力更大,预计2017年要直奔6000亿元了。

②挂着“东部沿海省份”光环的山东、天津和河北居然都在亏钱。GDP排名第三的山东居然在2016年丧失了财政独立能力,开始向中央伸手要钱。2016年只亏了64亿元,2017年才过了一半就亏了387亿元。作为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天津2016年的地税收入(含非税收入)居然同比下降了15%,财政缺口同比增长了164%。而有“环京贫困带”的河北毫无悬念,一亏到底。国地税总收入增长缓慢几乎停滞,而预算支出却屡创新高,刚性缺口预计要飙到2500亿。

③西北片区地形复杂且气候恶劣,是中国扶贫工作的主战场。2016年,宁夏财政缺口规模732亿元,青海1225亿元,山西1517亿元,甘肃1884亿元,陕西1962亿元,内蒙2564亿元,新疆3162亿元,合计13046亿元。

④2016年,重庆的财政缺口1222亿,西藏1397亿,云南2229亿,贵州2270亿,广西2412亿,四川3542亿,合计13072亿。与2014年的合计财政缺口规模10020亿相比,增幅30%。今年上半年的财政缺口合计7040亿,预计今年的总缺口将超过1.5万亿。

⑤中部片区6省,海南、安徽、江西、湖北、湖南与河南2016年财政缺口合计13325亿,较2014年的合计财政缺口数9074亿,增幅47%。今年上半年的财政缺口8008亿,预计今年是要直奔1.7万亿而去了。

⑥2016年,福建的财政盈余644亿,深圳2851亿,江苏5178亿,浙江5441亿,北京6390亿,上海7748亿,广东9301亿,合计起来,六省一市总共给中央财政带来了30373亿的贡献。

⑦2016年,中央政府手里能动用的资金总量3.5万亿;它承担的财政支出规模则高达7.54万亿,其中维持自身运转的中央本级支出2.74万亿,填补地方政府财政缺口4.8万亿。7.54-3.5=4万亿。这,就是我大中国目前切切实实的财政压力。

由于中国债务门类繁多,数据更不透明,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实际上已经处于失控状态,地方财政也酝酿着极大的风险,但风险到底有多大,仍然莫衷一是。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的机构和标准来统计各种债务,各地融资平台也越来越多样化、隐蔽化,很多资金的来源和数量根本无从知晓,负债规模也难以统计。正因为这部分藏在黑箱里的隐性债务是个未知数,更加剧了财经界对中国债务危机的担忧。

更为严峻的现实是,目前披露的债务数据或许只是冰山一角,中国总负债和地方政府债务已经到了无人敢提及的地步!如果单从法律上讲,地方政府是不允许向银行举债借贷的,但市政建设和基础设施需要大笔资金,政府通过设立融资平台的方式,以政府财政为担保向银行借钱,这个模式在2009年政府采取4万亿元刺激措施时,几乎被所有地方政府如法炮制。

总部设在香港的里昂证券公司几年前曾发布过《中国债务危机报告》,警示中国债务总规模已上升到107万亿,与GDP的比率已达到100%以上,预计2015年这一比率将达到245%。在2008至2012年间,中国债务规模/GDP从148%暴涨到205%。2012年中国新增债务比2011年增长了一倍,2012年新的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110%。新增债务增长了58%,约为GDP增长的2.9倍。而这些债务主要来自影子银行系统和地方债务。

惠誉评级进一步指出,2013年6月到2014年底,中国地方债增加了34%,增加原因之一就是2014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下降,使得基础建设项目所需资金要靠借债来维持,地方债不仅没有还上,还越积越多。2014年地方政府卖地收入仅增长3.3%,而2015年前7个月卖地收入同比下降38%。

《财经》杂志的“摸底中国负债”几年前根据分门别类的统计,综合金融部门债务、政府部门债务、居民部门债务与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债务总规模高达120-128万亿左右。仅2012年非金融部门债务就达到了GDP的2.21倍。该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他的结论是:“在人均收入6,00美元的情况下,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维持如此之高的债务水平”。

麦肯锡咨询机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债务规模(包括金融业债务)自2007年7.4万亿美元增加为现在的28.2万亿美元,目前规模水平相当于GDP的282%。这个比率比美国还要高出很多。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对47个国家的债务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从2007年至今,全球债务已经从57万亿美元增至近200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债务增加了83%,如果包括金融业债务在内,中国2007年以来负债增加了将近4倍。

中国负债现在比澳大利亚、美国和德国的总和还要多,开发中国家通常负债比发达国家少,但中国却并非如此,不得不令世人惊讶。房地产开发、地方政府举债投资、以及快速扩张的“影子银行”,在短短几年之内,使中国从负债最少的国家之一,变成负债最多的国家。

最让人担忧的是中国快速增长的负债中,有很多债务根本无法偿还,地方政府盲目投资的项目不仅不能正常付息,连本金都很难拿回来,除非中央政府不断让货币贬值。

按照麦肯锡的计算,中国要挽救这场金融危机,就必须使总债务提高到GDP的79%。但这样的一场金融危机仍然会给中国经济带来灾难,经济增长几乎消失,家庭和企业推迟消费,经济停滞不前也将成为常态。

中国债务屡创新高,实际上跟各级官员的利益有很大关系,钱多了可以随心所欲大搞建设大搞形象工程从而创造所谓的政绩,另一方面可以通过这类项目大肆敛财疯狂贪污,至于沉重的债务包袱扔给下一任或下一代,地方官员更不会考虑未来如何偿还债务,很多地方在举债时根本就不打算偿还债务。

己故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坦承,对于地方欠债,如果中央政府来填补窟窿,必然要减少民生、公共事务等等方面的支出,最后等于是老百姓来替政府还账,如果银行将地方债务转变成坏账,仍然是老百姓的损失,如果通过多印钞票制造通货膨胀来稀释债务,受害的也仍然还是老百姓。

转自:自由观察社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