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怡剑:江天勇律师开庭,衡阳多位政治敏感人士被控制

8月19日我接市局国保电话,追问我们18日几个衡阳同仁在聚餐时谈论什么话题,都有些什么人。我讲都是平日喜欢做梦的朋友在一起,讲的都是一些梦话。人民何时得解放。其他政治话题我们不敢讲。再说,我们闲茶饭后聊天似乎没有要向警察汇报的必要,也没有法律规定。市局没有再追问。

20日上午我又接到分局国保谢副队长电话,说要找我核实一个事情,约好上午11点在雁峰公园见面。见面后他告诉我接分局通知,从我与他见面起就不准离开他,要控制到下周三即23日,我问他是什么原因。他说就是不准我们去长沙,具体什么事,他也不清楚。我可以有个选择,或与他和其他警员在市内宾馆开房,不准离开宾馆,或外出旅游到株州炎陵神龙谷住三天。正好这地方我没有去过,同意去神龙谷。中午他叫来分局陈警官还有他几个朋友吃过中饭,分乘二台小车,约2个半小时就到达景区。一直到23日中午才从回家自由。

来到景区后从网上得知衡阳还有老吹被衡阳县国保控制在宾馆,天才白痴梦被珠晖区分局警察控制在苗圃派出所,杂碎被警察控制在宾馆,小肖由于出差在外接到通知不准去长沙,还有罗群被常宁国保约谈限制。

七0九律师江天勇在被关押长达二年多,终于在长沙中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8月22日开庭。警察为防范省内追求民主、盼望自由、梦想法治的公民前往围观声援,竟然置人权、法治不顾,悍然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权利。这与他们口口声声倡导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人民共和国的法治,社会主义的人权比资本主义人权要好500倍,三个代表、为人民服务、三个自信等等宣传媒体弘扬的主流思想完全相冲突。这才是真正的颠覆,颠覆法治、颠覆人权、颠覆世界文明,颠覆传统正道。

从他们的恐惧紧张,高度戒备如惊弓之鸟,我们仿佛感到自由的脚步声离我们越来越近,黎明前肯定还会有疯狂的打击,希望各位同仁保护好自己,迎接伟大的新时代。

湖南衡阳公民 黄怡剑

2017年8月24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