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律师:汐颜会见小记(2017,08,15)

汐颜

2017年8月14日接汐颜现辩护人闻宇律师电话,汐颜因某人“头七”而海边祭奠被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而刑拘,羁押中的汐颜希望我能担任其辩护人并协助闻宇律师开展辩护工作。汐颜真名汪美菊,汐颜是本人2014年因于网上偶然拜读其诗词文章并惊羡其才气而主动网络加人,一直未曾现实谋面,映象中其姣好的面容(网上有其照片)、财务的自由透着小资乃至中产类的精致生活格调。

是日晚,在充分忍耐了“延误”之航班标配后终于登上了传说中的海航公司波音787至广州,再至百余公里外的新会区会见汐颜。海航公司就是不一样,全球500强公司,这波音787更是不一样,并排的9个座位远比737之类6座还宽敞。坐在500强大公司的大飞机里,竟然冲淡了延误的不满(鄙视自己就这点出息),仿佛自己瞬间成了可以到处撒币的土豪,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这宽敞的波音787能只有一张床、一个卫生间且仅为己用,且一群壮士靓女为吾轮流使唤该是何等之“豪”。享此“富”者该是人间之“最”了吧!享此“最”者会不会物极而衰遭天谴呢?

幻想很醉人,现实很伤人!飞机降落了,我落地了。凌晨2点过,疲惫的我终于赶到江门新会区,短暂的睡眠后,为了尽快完成此行工作,早上6点过起床胡乱吃些早餐,8点30分(看守所上班时间)准时来到新会看守所,满以为我该是第一个办理会见的律师。递进会见手续后,窗口狱警告知汐颜已被办案机关提讯,我可没有看见有谁比我早啊,咋回事?翻看提讯登记本,人家办案人员还真是敬业,8点21分就开始提讯了。设想如果我够敬业,我可否在上班前进入看守所办理会见呢?“我就是一个律师而已”的无奈与苦笑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回答。好吧,下午再来碰碰运气,不行就明天上午,再不行就明天下午,就当藉此验证一下有否变相持续提讯之嫌吧。下午与闻宇律师一道14点20分再至新会看守所,14点30分准时申请会见,在窗口狱警敬业的一番请示后运气极佳,领导批准会见成功。会见室里,素颜而身着囚衣的汐颜看起来远比网络照片清秀、精致。之前相互总有相约做客的网络寒暄然终不成形,此时斯地之际也只能相望一笑,尽显无奈。

会见中,就涉嫌罪名及指控事实、及程序问题一番问答沟通完成后,与汐颜聊及羁押生活。汐颜告知,因看守所是未决犯,“仓室”内羁押人员来来去去是常态,所以各自床位也是依次挪移,不能固定,鉴于“仓室”床位有优劣之分(比如靠近开放性便池的床位就是最劣),所以这种常态性的变化也算公平。但汐颜享受特殊照顾,被告知她的床位不能挪移而需长期固定,固定之地就是最临近开放性便池及摄像头正对的床位,加之天热人多,晚上的睡眠也就可想而知了。再,因其手工不熟、视力不好,以致分配的手工时常不能完成,所以晚上的值班时间经常比别人长(值班需站立,长短以2小时为标准)。会见结束时,汐颜托律师代问候其父母,并告知父母其无愧于心,望父母不至为己羞愧。

本次会见顺利完成,背上行囊,再次踏上为生计的奔波之途,当晚9点55分的航班不出预料的延误,于广州白云机场候机闲暇之际作此会见小记以作工作备忘。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