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必须赞美勇敢,但不必嘲笑普通人的软弱

网上常见到对普通人的各种抱怨,抱怨同学,抱怨同事,甚至抱怨家人,所有抱怨都是怒其不争。对这些抱怨,我大多不能认同。后来遇到一件事:崔永元手撕网络恶奴,我为此大赞,写了一篇短文挺小崔。哪知马上有读者来信,很认真地提醒我:小心,小崔有局限性,而且他不敢打破自己的局限性。

这让我如鲠在喉。今天得闲,不妨说道说道。

在事实层面,这读者说的对,小崔当然有局限性。全国政协委员,公立大学教授,体制中人,怎么可能没局限?但问题是,谁没有局限?谁能打破一切局限?

还别说,真有打破一切局限的人。台湾的郑南榕就是。这种真英雄,值得千秋万代赞美。但是,这种真英雄难以复制。要不,还不雨后春笋般涌现?怎么会一直寥若晨星?

必须承认,我们都是普通人,都是血肉之躯,都有妻儿老小,都有很多牵挂、很多忌惮。什么叫局限性?这就是局限性,这局限性说白了,其实就是人性本身。这人性何其顽强,以致于即便嘲笑小崔、嘲笑局限性、主张打破一切局限的人,也是言行两张皮,并未如他们主张的,打破自己的一切局限。否则,以现实之惨淡,每天那么多的压迫,那么多的悲苦邪恶,他们真打破了自己的一切局限,还会一直只在网上高谈阔论?

正因为打破一切局限之难,才更显郑南榕之伟大。但郑之伟大不仅在于他打破一切局限,更在于他打破一切局限的同时,不以此自傲,不苛求他人。他只默默地自己去做,自己去殉道。一切奋斗,一切牺牲,仅基于个人主义原则,而不是基于集体主义,要求所有人统一步调,所有人选边站队,不支持我都是敌人。

如前所述,局限性不是别的,就是人性本身,归根结底是人性的软弱。我们可以而且必须赞美勇敢,但我们没有必要嘲笑普通人的软弱。软弱是一种普遍的人性,既是普遍人性,那就需要理解,需要尊重。只有上帝,才有资格裁断人性,人是没有资格裁断人性的。所以当有人要耶稣处置妓女,耶稣会指着妓女对众人说:“如果你们中间谁认为自己从来没有做过错事,谁就可以用石头砸死她。”而众人果然面面相觑,一言不发地一个个散去了。

赞美勇敢,但是宽容软弱,而不是非黑即白,把勇敢和软弱截然对立,以软弱为敌。这样的改变,才是富有人性的改变,也才是真正的改变。否则只要改变,不顾一切,不惜人性上的代价,这样的改变,不是改变,很可能是循环,甚至,是返祖。

读读革命史,就更清楚这一点了。革命史中的许多故事,不是编的,都是真的,都有据可查。为了筹集革命经费,不惜卖自己的孩子;为灭地主阶级的威风,不惜把自己的地主长辈揪上断头台。总之为了革命不顾一切,不惜把人性踩到脚下。这样子的革命者,勇敢固然勇敢,革命固然革命,但其铁石心肠难道不是太可怕?如果连自己的亲人甚至自己的孩子都不在乎,还能指望他们在乎任何人?还能指望他们在乎任何代价?

此种所谓革命,革命过程,就是革命者异化的过程,等到革命完成,革命者的人性也往往消灭得差不多了,革命者也就往往成了偏执狂。所谓革命及革命者,就这样最终走到了自己的反面。历史教训足够惨痛,今天不应该再重复。我们今天之所以要改变,无非因为现状变态,现状缺乏人性。我们要改变的是变态本身,那么这里所谓改变,就是社会的正常化,就是建设有人性的社会而已。那么我们自己就必须是正常人,我们自己就必须富有人性,必须首先在内心深处,有着对人性的敬畏,并把这一理念,贯彻到努力的全过程。这样才能保证我们自己不被异化,不会还没改变现状,自己就先被现状改变,如从前的革命者,自己先成了偏执狂。如果那样,我们自己就先输了,还谈什么改变?

一言以蔽之,所谓改变,就是社会的正常化。社会的正常化要靠一代一代正常人来推动。在这个不正常的时代,怎样尽可能做一个正常人,小心翼翼地守护自己的平常心,守护自己灵魂中的那一汪人性,并因为平常心,因为那一汪人性,而能始终抱有对崇高的追求和对软弱的宽容,这才是最重要的,才是改变的前提。改变固然需要勇敢,但那主要是精英的勇敢。大势已至,历史到了关键时刻,这时起关键作用的往往是精英的决断,多数普通人能够跟随就可以了。大势未至,历史的关键时刻没到,普通人就是游移的,观望的,沉默的,忍耐的。对此着急也没用,抱怨也没用,反而暴露出自己的无力与偏狭。这时最需要做的可能不是抱怨,而是艰苦的自我修炼,或者说,自我革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笑蜀.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