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佩夫:人大代表竞选——“忆”海拾遗二

八九六四之后半个月内,付出鲜血代价的学运被打压。街头巷尾,山地平原,议论纷纷,多为抱不平。但表面归于平静,当局对学生是外松内紧,学生领袖几乎全被自己的老师和同学监控。然而,民主暗潮汹涌(后来所知的事实确能证明),我所在之湘大的学生领袖们从心底发出豪言:“认输,没那么简单”。

年底,适逢人大代表竞选。一日午饭后,我正在窗台独坐望天,法律系学生俞红权(学运后他和我一样得奖:记大过)突然来访,谈及人大代表竞选问题,二人一拍即合,筹划竞选。我们迅速召集学生自治会人马,于湘大北山阶梯教室开会,因我们都是被监控对象,名气太大,可能的阻力也会太大,认为不宜出面,应由一个名不见经传但又勇敢的同学来担当,最后商定由我推荐的同班同学陈天成(其实陈是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第一个打出湘潭大学旗帜的人)公开参与竞选。

当我们将陈天成找来一起商议,并说明自治会会议决定后,陈天成同学毫不犹豫,果断同意,竞选就这样开始了。学生很穷,只能东拼西凑一点现金和菜票(全校通用)作为竞选经费,主要用于打印。分配陈天成同学自作本人简历并竞选宣言,由我最后把关定稿。将竞选宣言张贴于校园各处并将个人简历发放至每一个寝室的工作由自治会成员和我的同班同学完成。

当这些工作完成后,我担心陈天成承受不了来自各方的压力,就将其藏匿于湘大北山后的民房,我整天作陪。果不其然,整个学校当局全部出动,寻找陈天成施压,但我怎么也不交出他,也不告诉他外面发生的事。

投票当晚,我将天成留于民房,投票后马上返回,等待我安排监票的同学回报结果。我们的竞选班子在现场全程监票,并要求立即统票,当场宣布结果。当时主持选举的学生会主席、哲学系学生、校花李爱武头脑简单,在我们人员的监督和强烈要求下,当场宣布结果:陈天成同学高票当选,甩开学校当局推荐的两名候选人好几条大街。

竞选人大代表就这样成了。第二年三月,陈天成同学作为学生代表参加人代会六天。

据我后来得知,全国高校几乎都在自治会的领导、策划下,参与人大代表竞选,后来又得知,唯有湘大竞选成功,也许将来会载入史册。

在六四后不久,在那样高压、监控、严酷的环境下,能冲破当局的严密布置,打乱其精心安排,揭露其假民主嘴脸,使得争真民主的人大代表竞选事实上成功。直到现在,偶尔回想,我都深感欣慰、自豪。

掌管一切并厚赐恩惠的神: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求你祝福本文中提到的人,无论他们现在在哪里,都求你厚赐恩惠与他们。也求你伸出你大能的膀臂,在这块罪恶的土地上大大动工,倾覆魔鬼的极权专制大厦,建立起自由、公义、爱的民主摩天大楼。愿我的言行荣耀你高天宝座上的父并坐宝座右边的羔羊!奉主耶稣基督圣名。阿们!

新公民运动网授权首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