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领钗:看客与帮凶

我不知道给予中国百姓一个怎样的称呼:人民、公民、国民。准确地称呼应该是:看客!

最能反映今天社会价值取向的依然是看客。

鲁迅笔下让人印象最深的便是对看客的描写:“他背后的人们须竭力伸长脖子,有一个瘦子竟至于连嘴都张得很大,像一条死舻鱼。”

《药》里的看客:“领颈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似的,向上提着”。英雄夏瑜怀着“这大清是我们大家的”信念,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但百姓却急急忙忙地赶着去 “看”他被杀,茶馆的茶客更把他的受害作为闲聊的谈资。

我无数次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围观,男的、女的,年轻的、年老的、同龄的,带小孩的、带情侣的,他们大多容光焕发、装扮艳丽,有的还身穿政府标准服装。

或坐在高档轿车里摇下车窗笑眯眯地观看;

或停下骑的电车,岔开双腿,用力挺胸来拔高身体,以便看的更细准而不至于落下镜头;

或急步拥挤到我的跟前,以便看清我是怎样的五官,是否与他一样的同类;象欣赏武打片一样看我怎样被擒拿,被带上怎样的贼亮手铐,是单拷还是双铐;

更多后面与我同类动物的看客 ,必须掂起脚跟、伸长脖子、才能让迷醉的眼光穿过密密麻麻的头顶,从细小的缝隙中搜到一丝动静,或许只看到了看客们的后脑壳,也是欣喜万分的表情;

有的手持大屏幕的手机,屡屡移动车子以找好最佳拍摄角度。

有的发出嘻笑声、惊呼声、询问声、讽刺声、起哄声、电话招呼同伴来看热闹的哄亮声……;

偶尔听到带有劝告的声音‘你胳膊宁不过大腿的’。

最后是被塞进警车、摔下看客、警笛尖叫着被押走。

惊呆的看客们的表情是丰富的:象捡到宝贝一样的意外惊喜,或诧异地瞪着双眼,秽浊的眼球要磞出来,……绝不含有凛然正气的光  。

看客并不都是出于同情,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在无聊的生活中寻求刺激,之后或唾弃、或讽刺、或挖苦、或发出酸刻尖冷的讥笑,  甚至拿别人的痛苦与不幸作为取乐的谈资,以自己彻头彻尾的观看而骄傲。

“中国人被杀,围观的都是中国人”。古今看客没有区别:依旧是幸灾乐祸、冷漠残忍,依旧是爱凑热闹的秉性,依旧是兴高采烈,依旧是人山人海,依旧……,形成了一种看客文化。

 今天的看客,也许下一刻就沦为其他看客的笑料,但实际上英雄恰恰是为了看客们的利益。

有看客的地方一定会有勇士,杀勇士一定有抡刀的刽子手,还有绑绳索、按头的帮凶,更多了伸长脖子的看客。

看客与帮凶只有一步之遥,与侠义之士半步之距。有的看客可能跃跃欲试地想去帮忙按住勇士,少有看客去劫刑场。

我们每一天都在看,《狂人日记》里“吃人”二字,今天更甚地吃人不吐骨头都显示在:

贫穷与富有、痛苦与欢乐、邪恶与正义里面,没有付出一丝实际行动,我们自己何尝不是一群看客呢?!何尝不是一切丑恶的帮凶呢?!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忍心看着同胞处于傻傻的快乐之中,在麻木中慢慢死去吗?忍心看着更多良心在麻木中被埋没吗?

当一个人从看客里站出来时,自然就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主持公道,如果没有上前去制止的勇气,那么就不要做那个瞧热闹的看客。

时刻告诫自己不要成为戕害他人尊严和生命的罪人。时刻警惕自己沦为帮凶!!

牛领钗  2017年6月1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