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剑鸣:祭记

6日下午5点左右,老朱如从天而降般出现在我面前,我正惊呀于怎么事先一点信息都没有,老朱倒先开口了,问我给陈延老师打电话了没有,问得我一脸芒然。原来老朱来之前给我发了信息,同时让我联系陈老师,只是我整个一个下午没上网,没看到信息。老朱这次专程从广州回湖南,就是为了6月6日去祭奠李铁汉的,为了摆脱当地国保的监控,在邵阳作短暂的停留之后,他关了手机闭了网络,悄悄的就到我这里来了,按他自己的说法叫做躲猫猫。昨天,我们前往青树坪拜会了陈延老师,听说今天要去祭奠英烈,陈老师说他一直非常敬佩这位先驱,在心里早就祭拜过千万遍了,明天一定要到坟前去鞠个躬。

今天上午,我们一行三人从双峰驾车前往邵阳。就我和老朱来说,在决定前去祭奠之前就已经作好了被抓捕的准备,但是为了完成陈老师的心愿,同时也为了拍摄一些图像并保存下来,在临近陵园之时,我们让陈老师单独乘公交前往。

进到陵园后,车还没停稳现场的警察国保迅速围了过来,总共有二三十人,以这样的阵容和规模只为恭候我和老朱二个人,在我来说这是平生第一次见到,真是受宠若惊。国保一和我们接触便准备把我们带走,经过坚持和抗争,最后国保答应在不拍照不录像的情况下,允许我们到坟前献束花,鞠个躬。

由于有司的严厉打压和层层监控,这样的敏感日子,几乎没有人可以随意进入到陵园,哪怕一个毫不相关的人进来都要受到盘问,因此,墓前只有他妹妹李旺玲妹夫赵宝珠刚刚烧过的冥钱残痕。我和老朱并排站立在(坟前,面对着阳旺李的遗像,双手合什,满怀虔诚和敬意。老朱面对亡灵大声的说:旺阳,我和双峰的胡建明来看您来了,您的事业后继有人,我们一定会完成您的遗愿,自由民主一定会在中国实现 ,愿您在天堂里安息。

祭拜完毕,我们被分别带离,我被带到了邵阳公安局双清区分局国保大队,做完笔录后被单位派人接回双峰,老朱则至今仍被控制的一个宾馆里,而陈延老师不但没有享受到我和老朱这样隆重的欢迎,而且只能一个人乘公交回家。

四年来,每到这一天,当局便神经紧张,如临大敌,邵阳附近的朋友诸如欧阳经华、尹正安、李赞民、黄丽红等,不是被旅游被警告被喝茶就是被看守在家中不准出门,对于 一个死人,一个骨头都 烧成灰了的死人,不知道他们怕什么?

胡剑鸣(建明)2017年6月6日晚于双峰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