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著名异议人士沈良庆六四被警方以虚构事实传唤

沈良庆

2017年6月4日17时,安徽著名异议人士沈良庆被合肥警方以涉嫌虚构事实扰乱社会秩序传唤,23时33分结束传唤被送回家中。

当天下午5时,合肥市公安局芜湖路派出所分管国保的副所长黄升云带领七八名身份不明的便衣和着装警察来到沈良庆家中,出示传唤证后将他带到芜湖路派出所。路上,黄所长用恭敬口气给一个被他尊称为“老板”的人打电话说马上就到,沈良庆意识到坐镇指挥的就是这位可能不会露面的神秘老板。

进审讯室时,沈良庆告知黄所长:我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你们对我进行传唤本身已涉嫌政治迫害,我没有义务配合你们对自己进行迫害,会一如既往行使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四条赋予的沉默权,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也不会阅读笔录和在笔录上签字,你们可以免去做笔录的麻烦,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考虑到沈良庆不会配合做笔录,黄所长寒暄一会后离开很长时间,沈良庆估计是向坐镇指挥的“老板”汇报和商议对策。

黄所长回到审讯室后,没有立即安排询问,而是以“朋友”身份闲谈,先是劝说他不要上网惹麻烦,有时间可以去打打麻将,需要的话可以帮忙安排工作,介绍一个老伴,跟街道协商提高最低生活保障金额度。然后切入正题,告知今天传唤是因为他接受境外敌对媒体采访,虚构709案当事人李和平、李春富等人羁押期间被警方强迫灌服疑似精神类药物进行酷刑虐待事实,声称证据确凿,有大量从社交网站沈良庆账户下载的与709案相关帖子和相关媒体广播录音。沈良庆说即便如此那也是言论和新闻自由问题,如果真的是虚构事实,那也是当事人及其家属虚构事实,自己在信息不对称情况下误信,最多是所谓信谣传谣,欢迎你们先把造谣的获释709案当事人李和平李春富等人和他们的家属王峭岭等人抓起来,自己愿意陪合肥警方一道去北京抓他们,然后大家一道进看守所继续吃药。

接着黄所长要求沈良庆不要再纠缠六四问题,好好过日子就行了。沈良庆听了很生气,提高嗓门一字一句大声说:我已经五十五岁了,共产党当年动用野战军,用坦克、机关枪和国际公约明确禁止战争中使用的达姆弹镇压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比起当年那些比我还年轻的被坦克碾死,机关枪、达姆弹打死的学生,我已经多活了几十年,便宜占大了,除非邓小平(等人)被鞭尸,还活着的李鹏等屠夫被审判,我不可能释怀,会继续纠缠到底,你们是专政机关,要对我实行专政我也没办法,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大家都可以凭良心做事,我行使我的不服气权利,你们行使你们的抓人权力。站在一旁的几名六四惨案发生时尚未出生的年轻警察和协警听得楞了神,个个面色凝重。他正准备说因为救人被坦克碾断双腿的方政,派出所长一脸严肃的冲进来把黄所长喊走终止了谈话。

此后就是漫长的等待。直到夜里11点边近,黄所长才回到审讯室,安排一名警察做笔录。由于沈良庆保持沉默,拒绝回答包括自己姓名年龄性别在内任何问题,仅明确表示不接受询问,也不会看询问笔录,不会在笔录上签字,做笔录的警察照本宣科问完安排他问的问题后就结束了询问。双方轻松的聊了一会天,黄所长进来要求沈良庆在传唤证上签字交给他一份结束了传唤。

转自:维权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