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早市与进京检查站

1 (2)
从远处赶来买菜的人,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抖抖手里的空袋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们动辄不让人安生!”

公司对面的早市,原来每天八点准时收摊,这几天七点多就被口哨和吆喝声催促中止了。从远处赶来买菜的人,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抖抖手里的空袋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们动辄不让人安生!”前些天驱车从石家庄回来,在进京检查站耽误了近一个钟头:每辆车都得从高速下来,缓缓驶入狭窄小道,接受检查。白日当头,右侧高大的运输车上囚了满满一车肥猪。等待猪们的将是利刃,在此之前,它们还得为“一带一路”首脑会议忍受饥渴与日晒。顶层有几头桀骜不驯的情绪已经极度不稳,它们用口吐白沫的大嘴撕咬铁笼子,耸起脊背拱动顶盖……开车和坐车的人们则要平静得多,打盹,抽烟,看手机,往窗外扔垃圾。外地牌照的车子受到重点关照,一辆车检查几分钟,后面的都得等着。挎枪抄警棍的检查员,不怒自威,人们不得不遵从某种秩序。京牌车与外地车混行,若有三辆外地车被检查,则三股道全部动弹不得。这是每天的游戏,时间就这么流失掉,高速费一个子儿也不少交。没有解释和道歉,一切都似乎天经地义。

京石高速路两侧矗立着巨大的广告牌,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政治表态,诸如紧密团结在以某某某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一切服务人民,为雄安新区助力云云;一类是商业广告,印象深刻的有酒、驴肉与男科。在保定某个地段,某品牌的酒广告铺展了数公里,猩红的底色,上面卧了三个懒洋洋的白字,酒名里带有醉字,在烈日的白光里,让人恍惚间以为走进了夜总会。在徐水服务区,大喇叭不厌其烦地介绍自己的历史,每一遍都不忘提醒一句:“请不要随地大小便!”厕所干净,却无手纸,忘记带手纸的人只好悻悻然提起裤子,出门从自己车里拿。一个大肚子中年男人,在上风处点燃烟,任由怪风把烟雾吹到下风口人的鼻子里。

【我要杀人】一个名叫王圣元的警察,在知乎上公开宣称:如果中国跟美军开战,公安会用子弹射杀“公知”和“带路党”,见一个杀一个……以刀把子恐吓知识分子,其疯狂程度令人发指。更可怕的是,网友在其自媒体空间发现了此人狂热的纳粹倾向。毕业于辽宁师大的年轻警察,将自己身穿德国党卫军制服、“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制服的照片,悬置于大庭广众之下,其崇尚专制暴力的内心暴露无遗。在现代文明国家,警察是保护国民人身及财产安全的卫士,法律禁止他们根据自己的政治态度对待每一个公民。在中国,一个警察竟敢如此杀气腾腾地威胁异议者,真令人不寒而栗。这其实是以阶级斗争观念治国的必然结果,法律沦为执政者的玩偶,公权力天然地拥有了对异议者的专政特权。这个国家是谁的国家?一个反对权势阶层的国民,不经审判或经过假审判,就可以被剥夺自由和生命?不赞同执政者的治国理念,要求以真正法治推动国家进步、捍卫自身权利,就有可能被置于死地,而且只需以革命的名义或国家的名义?从极权主义分子薄熙来开始的专政复辟狂潮,随着红卫兵一代的普遍掌权,愈演愈烈,大有摧毁宪法规定的国体与正常秩序之势。三十一岁,供职于辽宁阜新市海州区公安分局的王圣元,让身处中国的有自己脑袋的人,感受到了刀把子的狰狞与凶残。若握有杀人凶器的,体内储满了如此邪恶的能量,视具独立人格之公民为仇敌,其嗜血的本能一定会让其作出异常恐怖的事情。一个凭良心生活的中国人,何时才会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

【又红又专】红者,效忠之代名词也,专者,有技术有本事之谓也,所谓又红又专,即乖巧而有用的奴才。现任教育部长的最新讲话表明,红卫兵一代执政者心中的专制复辟梦一直未散,他们企图把自己青少年时代被强行灌输的那一套乱国方针,在自己权柄下实现。在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民主时代,他们妄图用国家意志扭转中国的文明进程,让中国人重回悲惨的愚昧时代。从经济、文化、教育各方面,他们正在试图全面复辟,这种异常亢奋的复辟冲动,将彻底断送中国文明转型的最后机会。

【大合唱】热浪袭人的夏天就要来了,考验我们良知的时刻也到了。对侮辱人格与智商的,勇敢地说出你的不屑与抗议;绝不参与谄媚大合唱,即使好处就在眼前发出金光。

转自:FT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