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庆方:凤兮凤兮,何德之衰——从东莞大罢工谈当今为政之失

中医的拥趸们在指责西医时常说:西医没有整体观念,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本人认为,如果哪位神医有妙手回春之术,能够标本兼治,永除后患固然好,如果没这能力,做到对症下药,有效缓解症状,也不失为一个合格的医生。最怕的是学胡庸医乱开虎狼方,诊断与症状不符,治疗与诊断不符,这可是要死人的。

裕源罢工2

治病如此,治国也是同样道理。面对中国当前的丛丛社会积弊,如经济衰退问题,官员腐败问题,农地征收、拆迁、补偿问题,新移民市民待遇问题,教育平等问题,司法腐败问题等等,解决问题的上策当然是执政党放弃以保政权为最高目标的小算盘,构建为天下人谋永福的大格局。为此,经济上改变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做法,让国企彻底退出竞争性领域,真正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主导性任用;政治上,要解决宪法选举法长期不落实的问题,让全体国民真正成为民主宪政体制下的公民,而不是臣民,顺民;在法治建设方面,这个国家的司法要拥有独立于任何个人和团队的权威,全国范围内的所有矛盾和问题,在通过协商调解机制无法解决时,均可以转化为司法问题,在中立的法庭上得到公正的裁决。如果做不到以上三点,但能对现政权威胁最大的问题有的放矢,因事制宜,虽然难保国家长治久安,但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社会矛盾,延缓危机爆发。最怕的是斗筲之器窃据高位,奸佞之徒为祸神州,不成事只败事,不抹事只激事,于治国安邦一窍不通,却又拼命使劲,反复折腾,这个国家就危在旦夕了。从年后的东莞扫黄,到如今这个城市的大罢工,我就看到了这种苗头。

这些年,东莞“性都”的名声在外,响誉全国,据称,这个拥有八百万人口的地级市,仅性工作者竟达三十万人。虽然这个数字未必准确,但性产业在东莞已经壮大到“太大而不能倒”的程度,却是有稍有头脑的人都看得出来。因此,当今年春节刚过,就由淫乱成风的央视挑起事端在前,与色情业关系不清不楚的公安倾巢出动在后,对东莞的娱乐场所进行拉网式大扫荡时,本人就高度怀疑:色情业癣疥之疾,对社会并没有特别具体的危害,需要用这种运动式的方式清理整顿吗?尤其在作为经济命脉的制造业严重衰退的东莞,再用这种一刀切的方式整顿色情业,当地经济能经得起这种折腾?即便东莞经济能扛得住,但是,因为游客锐减导致的宾馆歇业,店铺关门,地产折价,房租腰斩,会给依此营生的人们增加多少怨气,从而给这个城市平添多少戾气?而这,不正是社会动荡的根源?

果不其然,东莞扫黄的舆论风暴刚刚平息,当地最大的制鞋企业裕元鞋厂就爆发了六万人参加的浩浩荡荡的大罢工,虽经政府和企业软硬兼施,如今,罢工非但没有停止迹象,反而愈演愈烈,有转化为更广泛的社会运动之势。正在地方政府为裕元罢工伤透脑筋之时,当地出租车司机又组织起了以降低承包费为诉求的大罢工,而这次罢工的直接原因,便是因对色情业的大扫荡导致东莞的哥几个月来收入锐减,月收入从以前的六千猛降到三千,经济利益的损失不可避免地点燃了司机们心中的无名烈火,而这股火,自然也不可避免地要烧到作为始作俑者的政府头上。面对的哥的合理诉求,公权力已经完全没有了春节后抓捕小姐们时的万丈豪情,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他们匆忙答应由相关部门尽快出台降低出租车承包费的方案,但是,降低承包费意味着和运输管理部门沆瀣一气的出租车公司要承受损失,他们会轻易答应吗?政府如果强行推进,不知又有多少行业内幕被揭发出来!两个月前拍板对那些本属社会低层的小姐们痛下狠手的家伙们,如今,可曾对他们无事生非的决定后悔,如何平息扫黄引发的一系列反应,他们腹中可有良策?

针对目前东莞乃至广东全省范围内层出不穷的群体性事件,本人认为,在广东这样的开化已久之地,由观念落后于时代三十年的猪头们继续沿用六十年不变的行政体制进行治理,已经与现实严重脱节,旧谷既没,新谷既生,如今已是钻燧改火之期!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