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明:遂宁陈氏双雄小记

1

2月21日是遂宁陈氏双雄陈卫、陈兵的48岁生日。一对双胞胎兄弟过生日,本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双胞胎弟兄同时在狱中过生日,不要说赵国,就是放诸世界也是绝无仅有,这件事注定会载入史册。至于他们兄弟是为什么入狱的,有兴趣的朋友自己翻墙搜一下,我在这里就不细说了,否则这篇文章会被和谐的。如果你不会翻墙,那么请你绕道,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我与陈氏兄弟相识于1998年夏,那时我刚从西安回到成都。到底先与陈卫相识还是先与陈兵相识,我已经记不清了,因为他们兄弟俩长得太像了。记得有一次陈兵到我公司找我,谈了一会儿他就走了。大约半小时后,陈卫又来找我,在走廊上碰到我一个与陈兵也熟识的同事,人家跟他打招呼,他毫无反应。陈卫走后,我同事问我,他是不是把陈兵得罪了。我说,哪里得罪了,根本就是两个人,你没注意到他们的衣服不一样吗?他才知道陈兵还有一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哥哥。兄弟俩虽然长得完全一样,但是性格上还是略有差别。在我看来,陈卫性格更沉稳,陈兵更外向一些,陈兵谈起话来滔滔不绝,一张巧嘴能将死人吹活。当然,说陈卫性格沉稳,只是相对而言,有时吹起牛来,也是玄乎得很。比如陈卫常常吹嘘,当年在秦城,他的隔壁关的就是江青。秦城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关高级囚犯的监狱,他的隔壁关的是不是江青,谁知道呢?即使不是江青,也可能是某个风云一时的大人物。所以秦城这段经历,足够他吹一辈子。

我最后一次见陈卫,是六年前的2月20日。那时候,JasmineFlower从中东开到东土,大有开遍全国之势。那天,在成都东郊的某个公园,本来有冉匪云飞的演讲,但是一直等到下午2点,冉匪也没有出现,派另一个云飞去打探,才知道冉匪被六扇门的捕快控制了。没办法,陈卫临时救场,与大家畅谈社会变革之路径探讨,竟博得满堂喝彩。晚上,我在公园附近的一个鱼头火锅店请陈卫及另外几个朋友吃饭,饭后陈卫就回遂宁了。晚上喝了一点酒,回家倒头便睡。第二天早晨,闹铃还没有响,就听到有人敲门,睡眼朦胧中打开门,见一群人站在门外,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连人带电脑就被带到了东郊的某个派出所。一直折腾到中午才把我放出来,打开手机,跳出陈卫发来的几条消息,说他被带到派出所了。此一去,就是整整六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他走的时候,女儿才8岁,现在女儿快15岁了,已经从一个懵懂的小姑娘长成了婷婷玉立的少女。据说女儿很懂事,唯一遗憾的是,女儿在成长地过程中缺少了父亲的陪伴。

与陈卫一母同胎的陈兵,虽然只比陈卫晚几分钟出生,却注定一辈子要生活在陈卫的阴影下。当年兄弟俩同时考取重点名校,曾经轰动遂宁那座小城。但是哥哥考的是京城名校,弟弟考的学校偏处南充,在人们的眼中,分量还是有所不同。事实上,陈兵与乃兄相比,见识上确实有差距。早年的陈兵,由衷地对三峡这种超级工程,以及全世界最长的高铁线路和相当于越南全国人口的大学生数量等,感到骄傲和自豪,所以我在一篇文章中调侃他是“自干五”。但是陈兵对理念是认同的,对目标是坚定的,他曾说:我们可以输一万次,但是只要赢一次,就是最后的赢家。他还将这个理论运用到麻坛,每次到成都,都要与卢东门、丁丁猫等人血战一番,虽然累败累战,却输钱不输气质,赢得了麻坛君子的美誉。

陈氏兄弟少年得志,曾是就读过的母校和左邻右舍教育后生小辈的榜样。28年前的某件事情,改变了兄弟俩的命运,转眼之眼他们已经是48岁的半百之人。人生能有几个28年,再过28年,我们这些人即使苟活于世,也是垂垂老者。真是人生无常,唯剩一声长叹!

转自:亚明书房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