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佩玉:对谈录

近与一企业家对谈,兹将其中观点录之如下,名之为未来民间主体候选人及其市场分析。

一,该分析范式据以下诸要素资源来进行匹配:名望资源,道义资源,财政资源,媒体资源,智力资源,信仰资源,团队资源。

二,由此相对应的形成了以下市场分立:中产阶级市场,企业家市场,基督徒市场,某大法弟子市场,体制内市场,毛粪市场。

三,以上诸市场分立对应的意识形态。中产阶级市场即这个社会的所谓精英,虽然为极权同化为犬儒功利的人,但这个阶层的知识背景决定了其人格将是投机的,头脑也最清醒,利益选择将是第一位的,同时这一阶层也是最务实的实用主义者,有自己成熟的宪政观和社会价值观,其中最主要的人员构成为知识分子阶层,体制内专业技术官僚,各领域的专业人才,他们是这个社会的谎言家,出于利益选择,内在的认识处于中立,一旦变天自身又有可依赖的人选选择时便会反戈一击。

四,候选人列举及其相关市场关系的描述,主要候选人为刘,许,高,秦,郭,唐,周,张。

1:刘的文章读得不多,从他发起签署宪章的历史影响力同哈维尔发起的七七宪章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从个人知识背景来看,哈维尔堪谓政治哲学方面的巨匠,刘的学术背景为文学博士,从宪章文本的学理脉络来看,其对现代宪政的理解切合自由主义价值观,如联邦——地方二元分权自治的水平制衡原则,三权制衡原则。宪章签署首先在知识人中间产生巨大影响,作为基督徒和诺奖主人,他所拥有的资源和市场关系诸要素,全部首屈一指。民间宵小之辈出于政治上眼光没落和仇恨意识对他的攻击,丝毫无损于他在这个时代所处的中心位置,唯一的缺乏是拥有从事专业社会运动的团队和财政资源。

2:许的学术背景为法学博士,他所拥有的资源同刘高度重合,而且多出了刘所不具备的从事社会运动的实践经验以及团队资源,财政资源。作为现代社会政治文明的事业,社会自治运动离不开财政资源的支持,以确认自身的社会经济力量及市场认同,王所拥有的财政资源及其所代表的贵族精神在当下对许博士所发起的社会运动的支持,实际上代表了当下社会经济力量主体的主流意识。

同时,对于当代社会自组织脉络的把握体现了其高度的政治智慧和历史眼光,亦足以反映其对于公民社会自治对宪政的社会制衡作用的深刻认识,这从学理上和逻辑上进一步奠定了其宪政认识论的基础,也确立了其政治合法性的法理途径。

从个人经历来看,长期致力于关注以及帮助社会弱势群体的法律援助,为其人从事囯家行政管理提供了务实的实践经验,在所有候选人中他是唯一具备此一资格的人选。从建构的意义而非解构的意义上来说,这是未来唯一合适的人选。虽然民间有关于钱云会事件所谓“普交”之论,或许正是对人性认识的判断不同,基于人性善的角度推导出一个认识结论,在技术上来说是否越过了中立原则?对此本人不知其中具体技术细节无从判断。

3,高的背后是某大法弟子这一庞大的市场,以某大法的网站来看,热衷于权术争斗,政治眼光非常短浅,以至沉迷于“平反话语”不可自拔。高律师的宪法文本,以及其个人经历曾经遭受最惨烈的酷刑,一方面见证了其人格刚烈意志顽强,另一方面也印证了其身心健康曾经受到严重摧残,几年前他出狱时见到过关于他精神状态的描述,这种状态在网络上偶见其文字在行文之间留有明显的脉络不够清晰的痕迹。其他诸资源要素皆匮乏。

4,秦的组织才能有目共睹,出狱后短短三年组建了自己的团队,他的文章读过不少,一三年发过一个他的文集电子版过来,有自己的分析范式,然而从和平宪章文本而言,保有承认某党宗主地位的意识,这是一种务虚的脱离了社会运动的政治建构,不具备现实操作性,亦印证了其政治智慧的局限。

但很显然,他的组织能力和活动能力可能是所有人中最充满激情的一个,他也不大可能成为第三个诺奖主人,但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去占领自己的市场,这是由其政治激情所决定的。

5,郭,唐又当别论,从所谓地利而言,未来变局必将在北京形成才能成其气候,即便南方形成气势,北京若无大规模响应亦不足以奠定局势,故南北无论从资源要素而言,中心在北,话语权在北,关键的决定性行动在北。

从个人智慧和勇气,实践经验而论,也即务虚的道义名望资源之外,务实的财政资源,团队资源角度而论,没有广泛的社会经济力量为支撑。非暴力不合作是一个解构性的运动,不同于新公民是一个为未来奠基的建构性运动,而且后者在智力资源上明显要高出一筹,拥有自己的文本和理念。

6,周是709案最重要的行动者,张是在公共言说中最活跃的革命公知,前者是行动者,后者在公共发言一再表明了其对社会自治权利的藐视,如对柴静,炎黄春秋事件的发言,直接藐视公民权利在社会自治中的自由,用以证明其革命姿态,这正是违反其所谓现代政治原则和常识的举止。以个人论,张教授有意于政治志业,当然会去建构自己的市场。

由以上市场分析,对各要素资源及市场的认知决定了不同的判断,对最后一个毛粪市场,如果取为我所用之观点的,可能说明了其政治伦理取向止于权力两字。

最后说一点政体判断,如果未来行议会制,刘许联袂,或许是宪政建构的最佳资源组合,因为其中囊括了当下中囯知识界最主要的资源,只有一个反智的权力主义者才会无视智力资源对宪政建构的决定性影响力。

2.7.佩玉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