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铭:回归人类,重建社会从“人以群分”开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自然法则和正常现象。古今中外,不论是在封建制的西方,还是专制主义的东方,不论是威权主义下的独裁国家,还是宪政制度下的民主社会,“人以群分”的社会规则都还是受到高度尊重的。

唯独在1949年之后的共产极权制度下,“人以群分”这种自古以来就存在的人类社会自然法则遭到了根本性的颠覆和摧毁。自以为神的红教信徒们不惜一切代价将被视为异己的人类从肉体和灵魂两方面肆意消灭。彻底颠覆了人类社会的基本结构和秩序。他们将整个中国社会变成了一个类似监狱一样的组织,人人都只能以原子化的形态苟活在这个地狱般的极权体系之中。

但人终归是人。红教信徒能颠覆正常的人类社会结构,但改变不了人的本性。红色高棉在导致柬埔寨人民非正常死亡两百万之后还是最终惨败就是典型例子。在极权社会走到山穷水尽的末路之时,以原子化形态苟活的国民又开始自觉或不自觉的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走回“人以群分”的自然状态。特别是在互联网成为社会重要组成部分的当代,人们利用QQ群、微信群等中外各种交友聊天软件,逐渐在挣脱极权体制对人的绝对控制。

在智能手机高度普及的时代,人们通过无以计数的QQ群、微信群、电报群等各种聊天软件在虚拟的网络世界实现了“结社自由”。这些五花八门的聊天群将原子化一样的个体公民正逐漸有机的联结起来。人们以职业、身份、单位、学校、家族、兴趣、行业、主题、信仰、主张、党派、性别、爱好、项目、等等组建了多如牛毛的网上“社团”。在这种野蠻生长的众多微信群中,未来开放社会的社团领袖正在自我成长起来。未来的社团管理规则也正在逐漸形成当中。只要假以时日,在极权体制崩潰之后,当下管理卓越、门槛设置合理、目标设定清晰、人才汇集众多的微信群就一定会在千奇百怪的社团竞争中脱颍而出,成为公民社会的重要力量参与重建社会。

在中国社会近七十年的原子化状态下,任何非官方的民间群体相互之间的联结和沟通早已变得陌生和经验缺乏。在社会整体原子化的状态下,唯独退役军人是相对最容易重新抱团的一个社会人群。因为他们都曾经有过共同的经历,比较容易找到共同的话题,在利益分配极度不公平不公正的当下,他们很容易找到共识。他们也是社会群体中唯独从整体上曾经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公民,在组织抱团时相对其他人群老兵们更不容易被渗透、分化、瓦解。在形成共识和达成行动上会减少很多无聊的争吵和再训练。

近几年以来,全国各地的退伍军人维权逐渐跨越了个体上访维权的初级阶段,形成了以参战军人为先锋的全国老兵维权运动。他们以军师旅团营连等传统的部队建制为旗号和各种共同维权项目为目标,将散落在社会各个角落各个阶层的老兵重新组织起来共同维权。这样的群体维权又迅速唤醒了更多老兵沉睡了多年的权利意识和自我意识。

老兵们在一浪又一浪的各地群体维权运动中,昔日的军事素养被重新激活。军事斗争的战役布局和战术动作全部又可以重新派上用场。老兵整体上良好的军政素质在各种维权运动中得到了充分的再现。去年北京的“10.11”包围八一大楼事件就是近几年以来老兵群体维权的一次牛刀小试。

中国正在面临的由地狱向人类社会回归,对各阶层各群体的全国人民都会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虽然退伍军人群体有历史形成的各种缺陷和不足,但这个群体的整群力量是思想界绝对要给予足够重视和研究的。满清末年的中国社会结构中没有退伍军人这个群体,是新军在辛亥革命时起到了清廷没有意料的作用。而当今朝廷绝对没有意料到他们昔日赖以生存的柱石正在变成他们的恶梦。他们有一整套预防“新军”失控的设想,但退伍军人绝对是红色朝廷的新问题,并且是一个既无法搞定又不易消除的绝对难题。

应付中国退伍军人的维权问题既需要智慧又需要时间。因為在任何民族、任何国家、任何时代,真正的铁血军人对尊嚴、荣誉和国家的重视是无法用金錢衡量的。当愚蠢的朝廷企圖用一点小錢来贱买军人看得比生命还珍貴的尊嚴和荣誉时,最终失去军人的忠誠就只是时间问题了。而当今朝廷除了有点小钱以外,不单智慧不够,时间似乎更是不够。他们可能现在非常希望时钟走得慢点再慢点。然而时间对所有人都是公正的。正如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中国退伍军人的维权问题也是几十年的不公正不公平制度造成的。也许真会应了一句老话“玩火者必自焚”。

百年以前革命与改良赛跑,革命获胜。百年后的今天,革命与反革命赛跑,谁会获胜呢?从1949年以后就接受了近七十年极端主义教育的革命军人和革命群众会跑输吗?我们拭目以待!

在农历春節即將来临之际,祝所有年三十还坚持上网的群主和微信朋友春节快樂!也祝愿华夏早日走出地狱回归人类社會大家庭!

深圳任铭2017年1月27日农历年三十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