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力量在推动社会民主化过程中的比较(胡医生)

一、暴力:无论支持暴力反抗的理由有多少,但有一点是致命伤:独裁者在使用暴力方面拥有压倒性力量。无论是常规战,还是游击战,民主人士的机会都很少!而且随着斗争过程中军事力量的扩张所造成的集中化作用,以及独立的社会团体和机构被削弱和破坏,即使胜利后所产生的新政权往往比其前任还要独裁。

二、军事政变:它的最大坏处是:民众与控制政府及其军事力量的利益集团之间现存的不合理权力分配原封不动。解除某些人和某些集团的政府职务,最大的可能只是让另一批人有机会取而代之而已!新集团在巩固了自已的地位以后,有可能比其前任更加残酷无情,更加野心勃勃。

三、外国势力:自由从来不会自已从天上掉下来,幻想有外来救星是一种幼稚病。

1、外国往往会容忍甚至帮助一个独裁政权,以便宜促进自已的经济或政治利益。2、外国也有可能会为了其他目的而出卖被压迫人民,背弃其帮助人民获得解放的诺言。3、有些外国会反对某个独裁政权,只是为了取得对该国的经济、政治或军事的控制。4、只有当内部的抵抗运动已经开始动摇独裁政权,使国际社会把注意力集中于该政权的暴行时,外国才有可能为了正面目的积级参与。5、没有强大的国内抵抗运动,国际社会是不可能采取如经济制裁、禁运、断交外交关系、开除出国际组织、联合国机构谴责等相关行动的。

四、谈判:没有以力量为后盾的谈判是不可能成功的。当所涉及的问题带有根本性,影响到宗教原则、人的自由或整个社会的未来发展问题时,只有抵抗而不是谈判才是变革的必要条件。在这个时候,谈判是无法提供达成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的途径。只有当力量对比转移到有利于民主派一边时,某些至关重要的基本问题才能得到适当的捍卫。这种权力的转移只有通过斗争而不是谈判才能实现。因此在涉及政治自由这一基本问题时,要防止独裁者诱降,而让独裁政权的暴力行为仍然继续存在。只有在决定性的斗争即将结束,独裁者的权力实质上已经被消灭,他们只想拿到通往国际机场的安全通行证明,进行谈判才是恰当的。

五、投降:如果民主派为了暂缓遭到镇压而停止抵抗,那结果可能会让民主派十分失望。停止抵抗很少能减少镇压。一旦国内和国际上的约束力量消失,独裁者的暴力和镇压可能会比以前更野蛮。民众抗争的瓦解往往消除了限制独裁政权的权力和暴行的抗衡力量,这时暴君就能为所欲为。

六、公民政治反抗、非暴力抗争和非暴力斗争:

所谓政治反抗是指为了政治目的,为了主动反抗而进行的非暴力斗争(抗议、不合作和干预)。它主要用来描述民众为了从独裁统治者手中夺回对政府机构的控制权而不屈不挠地打击其权力资源并有意识地运用战略规划和战术所采取的行动。“反抗”意味着以不服从为手段故意向当局挑战,没有屈服的余地。

而公民非暴力抗争和非暴力斗争是指具有更广泛的目标(政治、社会、经济、心理等等)的斗争。

与暴力反抗所产生的集中化效果相反,采用公民非暴力抗争手段能够在若干方面有助于政治社会的民主化。

1、从事非暴力斗争的经验可以让民众更有自信地挑战政权实施暴力镇压的威胁和能力。让那些从前感到自已只是无名小卒或受害者的人们能够真接行使权力,通过自已的努力来争取更多的自由和正义。这种斗争经验具有重要的心理作用,能够帮助从前的无权者增强自尊和自信。

2、非暴力斗争给民众提供情报了不合作和反抗的手段。可以抵制任何独裁集团对其实施反民主的控制。

3、在面对压迫统治时,非暴力斗争可以用来坚持民主自由实践,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独立的组织和集会自由等等。

4、如前所述,非暴力斗争十分有助于独立的社会组织和机构的生存、重生和加强。这些独立的组织和机构对民主十分重要,因为它们能够动员民众的力量和限制未来可能的独裁者的实际权力。

5、非暴力斗争性给民众提供了手段,使他们可以行使权力,用以对付独裁政府的警察和军事行动。有政治反抗经验的民众将来也不会轻易地接受独裁统治。

6、非暴力斗争给民众和独立机构提供了为了民主而限制或切断统治精英的权力资源的方法,从而威胁到其继续统治的能力。

7、获得解放之后,熟悉非暴力斗争将为保卫民主、民权、少数族群权利以及地区、州、地方政府及非政府机构的权力提供方法。这些方法也让人民和团体能够以和平的方式对自已认为十分重要的问题表达强烈的异议。从而减少暴力。

摘自吉尔.夏普的【从独裁到民主】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66143394&uk=3376698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