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文薪:709随笔

今天中午睡了一个较长的午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显然是昨夜读到了建刚律师会见谢阳律师笔录的原因,这个梦几乎全是跟709跟律师有关系,梦里有哭有笑,有闲聊有争论,有惊慌有恐惧,有愤怒有不平。

梦醒后我在懵懂状况中开始思考一些问题,突然有了某种顿悟般的感受如慧星划破夜空,我彻底醒了。我对709有了一种新的认识,既是宗教性灵的,又是历史宿命的。我虽然至今并非某一宗教的信徒,但我想中国传统中的“冥冥中自有天意”和基督教“上帝的拣选”实际上是完全一致的,同时又与历史的选择和命运的召唤完全一致。统治者的私念,何尝不同时是上帝的工具和棋子,历史的发展,亦容不得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我过去一直认为,中国的律师群体,无论是理念、能力,还是意志、信仰,都不足以肩起引领一个庞大国家转型的重任,并且这个职业的保守特性和秩序规则意识也决定了,这个群体不适于扮演打破一个庞大结构的开创性角色。我长期以为,中国的律师群体,至多只能担当民主转型的辅助性工作和绿叶型角色。

今天我突然顿悟,这种基于理性的判断,完全是从人的主观意识出发去思考问题,而忽略了人在天意和历史面前只是作为客体而存在,而后者往往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重要的力量和根基。709是统治者意志的体现,一种包含着恐惧和不安的意志体现,但更是神的安排,是神借人力而为的一种指引,所有的付出与牺牲,所有的血和泪,都是通往一个更好未来必须的献祭。

我想起在看守所会见吴淦时他说的一句话:既然他们给了我这样的荣誉,那我就要把他担起来。那么,同样的,既然天意(神意)和历史选择了我们中国大陆律师群体(中的一部分),那我们就应该把这个重任担起来,把引领这个国家的民主转型视为我们义不容辞的使命,并为此做好一切的准备和付出全部的努力。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