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律师事务所须上报与境外组织合作

北京律师协会近日发出公告,首次要求所有律师事务所必须上报与境外非政府组织合作情况。有律师批评,当局因害怕政权不稳,希望杜绝律师事务所与境外组织的接触。(黄乐涛 报道)

北京市律师协会近日发公告指,接照本月1日实施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的新规定,要求所有的律师事务所自行申报与境外非政府组织的合作情况,并将申报结果交予辖区的律师协会,由各区的律师协会于下周一(23日)前将结果交上级部门处理。

本台周四(19日)致电北京律师协会希望了解情况,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海淀区律师协会的职员,则不愿意向本台透露情况。

记者问:我想问一下,就是收集资料这个情况,是甚么目的?
职员说 :我们刚发布出去的(公告),就是我们上级让我们统计,我们就统计,你明白吗 ?其他的我还不知道。
记者问:是不是每一年也是这样做的?
职员说:这个不清楚。

北京律师余文生对本台表示,对于律师事务所必须申报与境外非政府组织的合作情况,他感到莫名其妙,认为日后无论是律师事务所或是律师,被当局打压会愈来愈严重。

余文生说:以前并没有(必须要申报的),应该是今年才开始统计,目的它(律师协会)并没有说,但是目的就是大家一看就明白,实际就是禁止与非政府组织有任何的联系,若果联系的,就会被它们掌控。(律师事务所与境外非政府组织合作后)后果现在还没有看到,但是政府是一定会打压的。

他表示,其实当局是害怕自己政权不稳,才会限制律师事务所与境外组织联系,而且利用各种的手段来控制律师,这种社会上的知识分子。

余文生说:可能就是害怕危及到政权吧,因为现在不断利用甚么颠覆国家政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些罪名(打压律师),又或者害怕(境外)的资金流入中国。中国的律师协会根本就是官办的律师协会,它并不是为律师维权,而是为了打压律师而已。

另一名北京律师陈建刚对本台表示,当局现在利用所谓的条例及法律等等来控制律师,现在律师亦很难以法律来保障自己。

陈建刚说:严格来说中国的律师是没有办法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律师所有的就是法律知识,但是中国现在就是法律失效这种情况,当局所追求的,就是把维权律师或是人权律师消灭掉。

另外,广东律师陈进学及河南律师任全牛亦对本台表示,他们所属的省份,政府亦没有要求他们所属的律师事务所申报,任全牛认为,可能因为北京这个地方比较敏感,所以当局就特别紧张。

任全牛说:北京可能它们(政府)考虑是敏感之地吧,因为709很多的律师他们做了一些国际的人权项目,或者是其他的事情,可能是北京是有针对性的吧,这个好像不是普遍性的。

任全牛希望当局停止打压律师,依法治国,这样国家才会有希望。

转自: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