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恩广:在没有自由的国度,爱的权利举步维艰

今天是熊飞骏先生和汪晓春女士的新婚之日,首先祝福二位新人百年好合,携手同行。
熊飞骏先生在被扣上非法出版罪名,拘留37天之后与汪晓春女士缔结良缘。

今天有感而发聊聊民主环境,首先我们分析下最近的官腔,继续加大管控网络,当然还是借扫黄打非之名,实则是巩固权力;再就是批评西方三权分立等制度,再就是敢于向颠覆权力的行为亮剑……大有扫除一切害权虫的架势。

中国有三次权力大转变:1.是49年之后,把之前的承诺丢弃,大运动,大杀戮,延续了古典寓言:狡兔尽,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2.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严打,刚拥有的自由思想被遏制瓦解,3.是这次新政先打老虎,稳定了权力之后,异见的声音越来越不能被权力者接受,即将遭遇更严重滑坡。越来越感觉到前方血腥的味道,但,底层还在被撕咬着,这是一道中国风景,但幕后很复杂,各种设备都在准备演绎盛世下的威风。政治骗术还是新坛装老酒,先给你画一个饼安抚为权力所用,利用完了就等着宰杀。

再谈谈公民之爱,这几年我走了些地方,了解到追求中国民主的同仁,相当一部分都是单身,这里既有没结婚也有离婚的,但为了社会公义福祉,多数人把精力和心血投入到自由民主,所以很多人没用心赚钱,有很多被维稳无法很好的生活,甚至租房和工作都被破坏掉,在自己的国家无权居住……本来这是一群精英,却在专制下沦为社会最低级群体!

秦永敏和王喜凤的婚姻走了几个月,就被各种势力和两人性格差异巨大而分手,后来赵素丽走进秦永敏的生活,但不久秦永敏被抓,赵素丽被失踪快两年杳无音信。

柳小华和郭宏伟,在上访路上相识相爱,但其后柳小华被拘留,而后来的郭宏伟被重判15年。

多年前的公民肖勇也是婚姻危机,而被迫妥协于保全家庭,现在很少看到他了。

成都王森,美遇一段爱,但随着阴谋者和当局侵入,在去年抄家之后鸳鸯各自飞。

刘士辉和乐森萍,因为曲阜围观之后萌生挚爱,但在巨大的维稳压力下乐森萍精神不堪重负,极度挣扎下而崩溃死去。

华春辉和王译……他们保持的还不错,这是一个奇迹!虽然2012年看到王译哭诉华春辉的窘境,也知道他为废除劳教做的努力,而和其他人义无反顾帮过他;这都是公民义务,不是私情恩典,因为我们互帮不是个人交际好,都是为公义行事。然后几次和华春辉擦肩而过,始终没见到;但他到烟台参加王五四婚礼而不见这边公民和我,还是让我深感遗憾和意外!

公民圈还有更多凄美的感情故事,除却人性差异的情感破裂之外,为什么很多公民没有幸福的婚姻和爱情?因为国家机器不容许异见者,一切对抗天朝哪怕是思想不够统一,都会用尽一切手段拆散家庭,离间,蛊惑,抹黑,设套,谎言等等,目的就是不给你爱的自由,不给你生存的希望。

是不是一切国家灾难都源于专制,这几乎是完全如此!但我比其他人多了一点民众批判意识,因为上百年来,世界大多数国家也经历了旧契约转变成新的国家秩序,但唯独我们起了个大早,连集都没赶上!

张雪忠是一个法学者,我很敬佩,不仅是亲自看到他一行六律师在广州为唐荆陵辩护,还有他孜孜不倦的警示文字不断启蒙大家。他是把一切都归咎于体制的,基本毫无保留。还有玫瑰团队的汪皎,他也是反对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不该批判国民性。但我不回避国民性,就像我们知道人性都有软弱,都没有完美,所以不敢批判个体私德。而群体意识则不同,如果走偏,则不只是一个人的问题;对的或错的群体意识的扩散发展,会在将来影响民主方向,会逐步生成一种文化,新公民文化需要批判一切错误,如果不批判群体错误,就不能反思文革,不能反思露四,不能反思奥斯维辛……再看看这两年的蛊惑抹黑,颠覆了多少人曾经的认知,人没变,是舆论平台的氛围变了,大家曾经的感官和认可也跟着变!听了今天盛雪的讲课,大家就懂的,多少暗箭是你们平生都无法想到的,但不代表不存在,只是有些人背负了更多道义和攻击,他们撑起了一片天空!而那些公民做的如何呢?多少偏听偏信的,公民圈已经堕落到对个人私德的防范,像当局防范异见者一样,在专制下他们怕民众暂时忽略私德一直针砭公权不公,所以中国环境下,私德仍然是法律之外的一大维稳武器!我很想看看谁是私德楷模,但谁能站出来敢标榜一下自己?

隐形的五毛推手或早扮成优秀公民,默默做着分裂重任,并操纵民主平台的话语导向,究竟谁是那些潜伏者呢?

到底是用制度约束公权和人性贪婪,还是靠个人修为私德达到君子治国,很多公民还在迷恋后者。

现在中国有四个层面群体:1.利益集团和他们的暴力维稳机器,2.毛左毛粉的阶级性,3.追求自由民主宪政的新公民,4.不关心政治或偶尔喊喊民主,但只在乎自己生活为主的芸芸大众。想想我们该做什么,为谁伸出橄榄枝?

13年重庆的华一说过,靠大家资助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民主不现实,他曾经也饱构被抹黑骗钱,那会我还不太信,我的观点在想,中国每人付出一元爱心,13亿就能做非常多的事,民主不是几个人的责任。但后来我在出门和围观之后接受过帮扶(那会很多人要我卡号,我几乎绝少告诉他们,包括抹黑我骗钱的人)直到两年多前被污蔑,才知道协同为民主,在中国做良心事不现实。也理解了这么多质疑撕咬派,包括邵明亮事件,包括罗一笑事件,包括现在的凤姐事件,这都是当局操纵的吗?有他们的影子,但更有国民性的问题!去做爱心,在中国是沉重的话题,但有爱的人还会输出爱心。

如果让每个勇于担当的公民最后都在为自己的名誉而苦苦辩解,专制岂不高枕无忧?如果这种舆论成为主流,我想问问那些撕咬的和为撕咬起哄、煽风、抬轿的,你们这种毫无原则做人,有什么资格享有民主?别人提脑袋抗争的民主不是给你自己玩物和撕咬的,是给所有人的福利。有人又会想到,不打横炮会不会形成新专制?现在的抗争派,有权力吗?建立起以后约束权力的机制,而不是在推墙时期建立私德围攻中心。谁犯罪了,可以起诉,不然,别让无耻横炮弹在公民圈狂轰滥炸变成垃圾之地。当你们也遭遇了李春富律师的残酷迫害,当很多不屈被莫名药品治疗成精神病,当毫无人性的监狱里成了人权最黑暗之地,联合国都没尽到自己的责任,那些撕咬派,你们做了什么?如果定位自己是公民,先做到回归人性,先具有底线!

徐秦曾经说,我不喜欢政治,只想做中国人权。是的,中国人权太欠缺!我也曾经说过:不要给郭飞熊带上维权人士头衔,我觉得他就是民主人,堂堂正正这样定位,他让大家学习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就是做政治,我认为政治学和哲学是人类现代文明的最有深度的思想之源,是最高级的智慧。不该排斥政治这个词,群体之间人与人的契约关系、大家的守则和律法就是政治符号,我们享有的权利和义务无不包含在政治范畴里。

还有,民主平台不是八卦取乐,更不要江湖味十足,做到诚信,正直,勇于担当的公民,别混成酒肉之徒和哥们义气,这个层面的意识需要再提高,大家要有团队意识,这个团队不是群局部的,而是整个民主平台,个性逐步融入群体共性,相互协作而避免相互拆台,谁拆的台撕咬的人多,就有理由怀疑他的目的和任务。谁如果有私情发展可以去私聊,公共平台不是铁板一块但也别形成嬉戏玩耍的民主氛围。

回想这个国家雾霾深重,政治之恶更是深重,公民之爱,民主之路都异常艰难;唯有抱团凝聚,才有平等话语权,唯有彼此关爱,才有大家的笑容。

最后祝熊飞骏先生,汪晓春女士新婚誌囍!

恩广
2017    01   15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