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海燕:我的一点交代

叶海燕
晚上跟几个朋友在外面吃饭,刚回到画室。锁上门,我到楼上卧室,正在考虑如何跟孩子说,我们将会被勒令搬家的事情。孩子从电脑边站起来,“妈妈,你要写公众号吗?”

我坐下来,握着孩子的手,“妈妈的公众号,被删除了。而且,警察又要我们搬家了。”

孩子低着头,继续玩着手机。但我可以感觉得到,她的悲伤和不安。我劝慰着她,“不要怕。如果有什么事情,会有叔叔阿姨来照顾你的。每一次我们遇到事情时,都有人来帮助我们,对吗?”

她点点头。

她问,为什么我们又要搬家。
“是因为妈妈在网上写了一些文章,说了一些真话。但妈妈认为,这些话是有利于社会进步的。”

“你知道吗?很多人喜欢妈妈,支持妈妈,那是因为他们知道,妈妈是个好人。不仅仅是妈妈,王藏叔叔,他的孩子只有四岁,来过我们家。她还有两个很小的弟弟妹妹。他们现在也被要求搬家。妈妈昨天去看望他们了。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妈妈要选择做一个有良知的人,做不让自己后悔的事,妈妈要成为让你感到骄傲的妈妈。所以才这样。”

跟孩子交待完了这些,孩子就不说话了。

我怕我没有机会在网上发言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说说我的想法,然后交待一些事情。
今天刘老师跟我说,别人可能会认为我脾气很坏,他也认为,一个底层人,或者说一个脆弱的人,是容易丧失理性的。但是,从我在网上的一些文章,还有我跟他人的一些对话,他说,他发现我是一个理性的人。我向他坦白了。我确实是能够保持理性。那是在我没有受到伤害,没有变得脆弱的时候。一旦我遇到了伤害,仇恨会吞没我的理性。

可是,最近我写的文章,包括昨天我写的文章,绝对是在理性支配下写的。尽管有些情绪化,但那是我的清醒选择。尽管今天遇到被要求搬家的困境,尽管我的公众号被删除,我的未来有不可预知的风险与艰难,甚至伤害。但我不后悔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我认为,我必须对将来的我做个交待。我不能在这样的时刻,做出让自己羞愧的选择。我在关键的时刻,说了自己该说的话。

房东告诉我,明天派出所要过来亲自跟我说这件事情。我按像往常一样,先把孩子送回学校,然后在家等着。

今天我本来在家睡午觉。我的习惯是上午画画,晚上写文章,下午睡觉。镇长书记过来,把我的午觉都打断了。明天,估计我也难休息好。

我和房东的合同没有到期。我现在没有搬家的想法。所以,我不搬。

如果警察使用不法手段,强行让我离开。我一个女人,除了一张破嘴会说,一枝破笔会写,也没有什么可以跟他们对抗的。我只能承受这个政府给我施加的伤害,我没有力量反抗。我只能表明我的态度,我不搬!

如果你们在网上听到所谓,我刀砍房东的传闻,看到被缝了十几针的伤口,那一定不是我干的。

或许,他们会要挟房东,断水断电断网。让我们失去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水电网。然后迫使我们离开。我还是不搬。

我想,他们会再一次把我的行李打包,然后把我扔在荒郊野外。我希望你们帮我问政府一句话。

“叶海燕,错在哪里!”

第二,希望你们帮我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勒令叶海燕搬家的法律法规则或相关依据,还有执行单位与执行人是谁?

最后想交待我可以信任的朋友。我可能会被攻击,孩子还小,还没有避开危险的经验和勇气。希望在我失联或不能照顾孩子的时候。帮我把孩子安置在安全的地方。当然,更好的结果是,不要去影响孩子的生活。她很喜欢画画。这几天学习也非常用功。我会给她留钱,足够支付她一段时间内的生活费,她不愿意回武汉,只是需要一个信任的人陪伴。

谢谢大家!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