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伟江: 八千里路风和雨,一片丹心付流水

斯伟江

今天上午早点来办公室,等着这从云南一路风餐露宿来的人,因为昨天,有好心人帮他打电话说,今天能走到。

到了将近中午,同事从楼下打来电话,说这老大爷已经到了,但门卫似乎不让进。我就让同事带他上来。一个大蛇皮袋,里面是被子、衣服,一个旧包,一把破伞,它们的主人,头发凌乱,胡子花白,一脸风霜。

一见面就是磕头,坐下来流泪不止,仿佛是遇到了谁,我知道我受不起,不敢受。律师在国家里是什么位置,我心里清楚得很。我能给的,就是一点点安慰,与哀哭的人同哀哭。

听了情况,自说是江苏徐州人,之前因为一个刑案坐牢7年(刑案已经久远,他说冤枉,但上访不是为此),出狱后离家四处打工,后来认识一女子和她孩子,就带他回家生活,但回家后发现,原来的承包地,一亩三分地承包地没了,(县里后来承认确实不应该),后来村里暂时协调,让他弟弟借点地给他,这样生活了几年,也算人生中安定的年份。但后来弟弟不愿借给他了,他又没地了。

于是就上访,县里处理不公,再和人一起去北京上访,上访内容增加了村官“贪污”之类。京访的代价,就是回来被拘留,抄家,出来后又关押一个多月,被殴打,报复,房子在殴打威胁下,被强行“出卖”,遭遇黑社会人身威胁后,原本一起生活的妻子和孩子,都走了,他也四处流浪,变成一个乞丐,从北京,走到云南找妻子,(因为妻子走前,说可以去云南她表妹家找她),走了一年,没找到。再从云南走到上海,九个多月。一路上,睡野地,山洞、隧道,吃的是垃圾桶里的食物。

他的诉求,1,把房子还给他。2,把承包地还给他。3,多年上访损失赔给他。4,承包地上的桃树二十几颗被砍了赔给他。

他想我给他写个材料,我说,这个我可以做到。我让他在上海住一个星期,我再找一下当地,了解一下情况,调查一下宅基地的现状。他说,上海路边不让睡,我说,你可以睡宾馆,我帮你开。他说,不能住,住两天宾馆之后,再睡路边桥洞,就一定会生病。吃饭也不能吃太饱,吃饱了就会呕吐,习惯饿了,平时就在垃圾箱里找吃的。还有一次在隧道里走了一个星期,摸黑,差点出不来。我问遇到野兽没有?他说,没有。只有一次一条大长虫(蛇)睡在他怀里,没有咬他。

他说,一路上还是好人多,有人给他买吃的,有人还给他上网发帖子,甚至还有一个小姑娘给他买了一个手机。我的电话姓名也是路上一个小姑娘给的。说能帮到他。他给我看了一个弟兄送他的鞋子,说太满足了。我看到,鞋子里面是湿的。他说,他虽然会很饿,但从来不偷,一张纸都不会拿。

我劝他不要去上访了,找个地方住下,看看能否进入失地农村社保,他说江苏农村没有,而且,他也不敢回去住了。他问了我一句,租房子每个月至少好几百,加上吃的,后半辈子怎么过?我竟然无言以对。他想用赔偿的几十万钱,在外面买一个小房子,可以遮风挡雨。这个上访赔偿,显然政府是不会给的。

我答应,帮他调查一下宅基地的状况,看看能否帮他起诉。请他吃饭,他不肯,说,这是他八年来再开心的一天。不用吃饭了。

他说,已经通过别人找到他老婆,在温州,但不知道她是否还要他,我就让同事陪他去火车站,送他上车去温州。节前节后,他再来找我。他再三确认,是否还可以随时来找我。我说可以。我就想起德兰修女,在一些流浪汉上面孔上,看到的是主耶稣的模样。

“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裸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狱里,你们来看我。——这些事情,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马太福音25:35-40)。

历来,我都劝人不要上访,因为,这个非但没用,还是一个无底洞。但如果没有上访制度,面对不公平,又能如何?对这样的人,该如何帮他呢?晚上自己在家吃饭的时候,想起他这风餐露宿,不禁泪流!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