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彪峰:探望剛出獄的陳劍雄

1

袁小华(左1),区彪峰(左3),陈剑雄(右2),西域武僧(右1)

2016年的最後一天,遭受政治迫害坐監兩年五個月的陳劍雄出獄回家了。當天下午我就和他通了電話,從他依舊鏗鏘有力又渾厚沈重的聲音中能夠感受到他精神狀態良好、意志仍然堅定。他說非常感謝在被關押期間外界朋友給予的關注和幫助,也非常想念從前的朋友們。於是我和秀才江湖約定一起去湖北赤壁看望陳劍雄。

第二天是元旦,上午秀才江湖打電話給我說買好了深圳出發的高鐵票,中午到達株洲。因為之前我已經預約了和另外朋友在長沙的活動,我讓秀才直接坐車到長沙碰頭。長沙的活動到晚上十二點才結束,我們決定連夜啟程奔赴赤壁,路上不急不慢,次日天亮前就趕到了劍雄的家裡。劍雄在睡夢中被叫醒,看到老朋友的到來非常開心,熱情接待並為我們安排住宿的地方,他知道我通宵沒有睡覺勸我們先好好休息,等睡醒以後再暢談過往。

陳劍雄原名陳進新,劍雄是他給自己取的網名,意即劍膽雄心,一個有著濃厚江湖豪邁情結又義氣剛烈的名字,這來源於他的天生個性及自身經歷,也很符合他的一貫風格,他在被關押期間就曾寫了一首藏頭詩:
陳言天下誰能曉,
劍膽琴心孤自傲,
雄風寂舞朝天嘯,
留得豪氣比天高。

每個人都曾有過刻骨銘心的往事回憶,在心靈深處播下的種子未來或許會萌芽開花並改變人生軌跡。1989年4月,正讀初中二年級的陳劍雄因為拖欠學費被狠心的老師趕出學校,令學習成績一直優秀的他無可奈何,因為家裡真的沒錢了。鄉下靠務農維生的父親為大兒子結婚而四處借錢剛建了新房,一兩百元的學雜費對原本收入不高還負債累累的家庭無異於雪上加霜,劍雄排行老三,也許父親認為老大的婚事比劍雄讀書更加重要,年少的劍雄在家沒有發言權,退學後傷心不已,被迫退學也成了劍雄永遠不能忘懷的惋惜。閒著無事時就打開他大哥家的磁帶式收音機,偶然聽到美國之音播放時政資訊,發現同樣的事情與電視上看到的竟然不一樣,從那時起他就對時政事務有了朦朧的認識,並開始從不同角度看待問題。

由於生活的逼迫,在農村找不到出路,16歲的陳劍雄孤身離開家鄉去了廣東闖蕩,沒有學歷、沒有背景、沒有關係,只能從事簡單而繁雜又不需太多技術含量的工作,因為勤勞肯幹,好歹在外面也堅持了很多年,在打工期間還找了個老婆並育有兩個兒女。

隨著互聯網開始在中國的普及,陳劍雄於1998年也學會了上網,最初還只是出於新鮮好奇簡單的瀏覽網頁論壇,偶爾在論壇跟貼發表政治見解,尤其關注那些遭遇公權力侵害的個案,只要有空就在網絡上聲援吶喊。2009年5月湖北巴東鄧玉嬌案發生後,作為湖北老鄉的劍雄憤懣有加,也是從鄧玉嬌案中他第一次知道了網名超級低俗屠夫的吳淦,屠夫的現實參與和行動方式給了劍雄很大的啟發。網絡的力量扭轉了鄧玉嬌案,也讓劍雄看到了希望,由此更是沈迷於網絡各種社會時政消息,以致見識不多的老婆完全不能理解並指責他不務正業,就在這一年,他們的婚姻走到了盡頭。離婚後的劍雄也得不到父母及兒女的支持和理解,父母埋怨他,兒女不理他,劍雄並不在乎,堅信兒女長大以後一定會明白他所追求和踐行的理想的。

2013年元月,數百人集結在廣州南方週末報社門口抗議當局篡改新年獻詞打壓新聞言論自由長達數天,這是自1989年民主運動之後中國最大規模的政治性和平抗議集會,這場稱為南週事件的抗議活動舉世矚目,陳劍雄當時已回到湖北武漢,通過網絡及時獲取最新進展動態讓他無比激動。不久後他再次南下廣州認識結交到張聖雨、袁小華等南週事件現場參與者,並於當年4月在東莞常平公安分局門口第一次舉牌聲援某被拘者後反被拘留十天。初戰不順,十天的拘留沒有使劍雄卻步,反而堅定了他抗爭的意志。同年9月30日,劍雄和剛出道的謝文飛在廣州街頭破天荒打出《廢除一黨專政、建立民主中國》內容的條幅,並將圖片公開上傳到網絡,圖片被網友們瘋狂的傳播擴散,這個行動讓陳劍雄和謝文飛付出均被當局處以三十天拘留的代價,但也收穫了眾多時政關注者和抗爭行動者的讚頌,並由此拉開以政治反對為明確訴求的街頭抗爭序幕。

往後到2014年的曲阜、建三江、鄭州三看等眾多公民抗爭行動,劍雄都積極投身其中,直到2014年8月1日,劍雄在鄭州三看抗爭行動現場被戶籍地警察帶走並一直羈押到2016年最後一天獲釋。這之前不到一年的時間,劍雄在廣州、赤壁、武漢三次被刑事拘留三十天,均以取保候審獲釋,還不包括數次期限最長15天的行政拘留及更多次數的被傳喚和遭非法扣押。劍雄從鄭州遭警察帶回赤壁後就一直被羈押在赤壁看守所,期間當局相關工作人員無數次軟硬兼施勸逼劍雄認罪,並許諾只要認罪就可很快獲釋,劍雄堅決不屈服也不肯認罪,到後來案件被起訴到法院,審判法官找劍雄溝通時也抱怨對上級強壓的案件苦惱焦慮,已經戒煙好幾年的他為劍雄的案件又開始抽煙了。

一個堅定信仰並踐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抗爭者被當局長期的非法羈押,外界的聲援和關注是對其最好的支持和幫助。劍雄最感激在羈押期間為他持續聲援呼籲和長期到看守所給他存錢的朋友同仁,這讓他在看守所內並不感到孤獨無助,甚至還引以為傲。那些和他一起被羈押的監友,有因刑事犯罪被拘的三教九流,有因金融詐騙被抓的社會人士,也有因貪污受賄被拘的官員幹部,他們在看守所內除了偶爾收到家人的錢物外,幾乎再沒有其他的朋友去看守所表達關注,而劍雄卻經常能收到不同地方不同人士為他存的錢物,這令看守所的某些警察也感到奇怪並逐步開始思考,由此也讓部份警察改善了對待劍雄的態度。劍雄曾在監室內看到一份《楚天都市報》有半個版面刊載有關屠夫的消息,文章配圖是屠夫戴著墨鏡雙手各拿一把刀,劍雄特意把這張照片裁剪下來貼在門背,並興奮的告訴其他監友屠夫是「獄神」,每次抽煙時都要上前作揖參拜。

和劍雄的聊天非常隨意,畢竟也是老朋友了。他對政治理念信仰的堅定持守以及勇敢的行動能力和決絕的抗爭意志,在這個國度難能可貴,他說自己是一個充滿理想的民主革命者,反抗專制統治必須義無反顧的投身抗爭運動,如果由此被抓坐牢也不過當作休養生息而已。但交談中也明顯感覺到劍雄內心深處的焦慮,那是來自他對未來中國民主化的迫切渴望,知悉709大抓捕之後當局政治維穩神經持續緊繃,屠夫、謝陽已被起訴到法院,他非常期待民主力量能夠迅速得到有效整合並展開更大型的抗爭運動,他也願意竭盡所能再次衝鋒在前。

談到自己當下的家庭情況時,劍雄無奈的一聲嘆息後說,沒有自由、民主、法治的良好大環境,個體權利是不能得到有效保障的,現實中那麼多遭遇社會不公和人權受到執政當局嚴重侵犯的案例,要想每個家庭的過的好,就必須改變這不合理的專制制度。

在劍雄家呆了幾天,好友袁小華和西域武僧也特意從外地趕來看望剛出獄的劍雄,離開劍雄家的前一天我們一起去幾十里外的車埠鎮探訪了同樣遭遇政治迫害被判四年刑期目前仍在獄中的袁兵「袁奉初」的家人。元月5日下午從劍雄家出發返程回到湖南。

欧彪峰2017年元月6日凌晨於湖南長沙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