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公民社会怎样从我做起解决空气污染问题?

中国北方连日雾霾。针对这一问题,柴静等“公知”提出环保要从我做起,另一些论者则说,既然政府垄断了所有的权力和资源,那么环保就只能是政府的责任,别人不能和政府抢。后面一种观点听起来很熟悉,让我想起了明恩溥的《中国人的素质》一书中提到的法国传教士古伯察在中国的亲身经历:

“1851年,道光皇帝大丧那段时间,我们离京出行。一天,我们在一家小酒馆喝茶,边上有几位中国人,我们想随便讨论一下政治。我们谈到了皇上刚刚去世,这件重要的事情肯定会让人人感兴趣的。我们表示担心将由谁来继位,那时继位人选尚未公布。我们说:‘谁知道皇上的三个儿子中由谁来继位?如果是长子,他会沿用目前的政府体制吗?如果是幼子,他还太小,据说有两派对立的势力,他会依靠哪派呢?’我们简单地作了各种猜测,以便引出这些良民的看法。但他们根本没有在听我们的谈话。我们又一再循循诱导,想听听他们对继位或者其他在我们看来重要的事情的看法。但是,对我们活跃的开头,他们只是用摇头作答,吞云吐雾,大饮其茶。这种冷漠开始让我们实在恼火了。一个有点身分的中国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像个家长似地把双手放在我们肩上,不无讽刺地笑着说:‘听着,朋友!干吗要去伤精费神想那些无聊的推测呢?这事归大臣管,他们拿着俸禄。让他们去拿俸禄吧。别让咱们白操那份心。咱们瞎琢磨政治,那才叫傻呢!’‘就是这个理儿。’其他人都这样叫道。然后,他们又指着我们说:‘你们的茶凉了,烟斗也空了。’”

如果你自认是大清朝的子民,那么说出这种话来不足为奇。奇就奇在这种话从今天某些自认为在争取自由的人口中说出来,而且还有更多自认为在争取自由的人对这类话表示赞同。

自由和权力的反面都是责任,奴隶是没有责任的——如果你甘愿当一个奴隶的话,那么这一逻辑对你来说就足够了。但是如果你想要成为一个自由人,想要拥有权利和权力,那你就必须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这个时候,说自由和责任哪个应该在先,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因果关系不仅包含自下而上的顺时性因果关系,也包含自上而下的逆时性因果关系。

(这个问题有点复杂。简单来说,我们平时问“为什么”的时候,至少有三种可能的含义:第一是物理上的原因,例如:小明为什么死了?因为他跳楼摔死了;第二是目的论方面的原因,例如:小明为什么死了?因为他想自杀;第三是物理上的原因背后的原理,例如:小明为什么死了?因为万有引力的作用。我们解释无生命的物体,例如石头或原子的运动的时候,只需要解释物理上的原因及其背后的原理就行了;但是要解释人类的行为,就需要从目的论的角度来解释。如:我为什么要买这件衣服?因为我想穿。然而“穿”这个动作其实是发生在“买”这个动作后面的,也就是说,这是一种逆时性的因果关系。在自由和责任的问题上,一方面我们可以说,自由是责任的前提,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说,为了争取自由,我们必须承担责任。二者并不存在矛盾。)

从政治学的观点来看,任何统治者要想成功地进行统治,都需要被统治者服从他们,为他们提供资源。如果被统治者不再服从他们,拒绝为他们提供资源,那么统治就无法进行下去了。这就是非暴力斗争能够成功的原因所在。因此,被统治者不仅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处境,而且也应该为自己的处境承担责任。

就拿环境污染问题来说,有人问,除了坐等政府解决问题之外,公民社会还能做些什么?在美国之类的国家里,也可能有人会问:“你们说自己是自由至上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可是如果没有政府的话,环境污染问题怎么解决呢?”

在自由至上主义者看来,环境污染问题是一个“公地悲剧”问题,原因在于缺乏产权,解决方案在于创造产权。在土地私有的情况下,如果你的企业排放废水,污染了我的土地,影响了我的庄稼收成,我可以上法庭起诉你,要求你赔偿我的损失。同样,有了空气产权之后,如果你的企业排放污染物,影响了我的空气质量,我也可以上法庭起诉你,要求你赔偿损失。今天,在我们已经有了轻便而且便宜的空气检测仪的情况下,这一前景是可以实现的。

(自由至上主义者认为法庭可以是私有的,因此这一过程可以完全不需要政府和公权力来介入。因此不依赖政府来解决环境问题是完全可能做到的。当然,即使你不是自由至上主义者,或者上述条件不能完全满足,你也可以起诉污染企业,或者给企业和政府施加压力。)

甚至在今天这种轻便便宜的空气检测仪发明之前,全世界的公民社会就已经在使用类似的手段来解决空气污染问题了。在美国、南非、印度和菲律宾等国,许多位于工业污染源附近的社区都参加了“桶队”项目。“桶队”使用简易的空气取样设备来监测、记录并发布自己社区的空气质量,以此来给污染企业施加压力,迫使企业作出回应。例如,在美国的在路易斯安那州,空气取样证明,被壳牌化工厂包围的戴蒙德街区已经不再安全,最后壳牌公司同意将整个社区搬迁到其他地方。

当然,面对像中国北方的雾霾这种大面积的环境问题时,我们还有一个难题需要解决,那就是确定污染的原因。雾霾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是工业污染?是汽车尾气?是燃煤采暖?还是老百姓烧秸秆做饭?这些都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为此,我们可能需要收集更多更详尽的数据。PM2.5在哪些地方,哪些时候,哪些情况下更加严重?数据收集得越多,越详尽,就越有助于我们确定雾霾的原因。这项工作不仅政府可以做,公民社会也可以做。尤其是在今天互联网如此发达的情况下,利用公民志愿者使用空气检测仪收集到的数据建立数据库,也可以为有关研究作出贡献。这些都是公民社会可以从我做起解决空气污染问题的方法。

转自: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