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品健:1200万就可以买断事实真相、公平正义和法治了吗?

检察院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Lei某案中的涉事警察做出整体不予起诉的决定,充分彰显了公安无比强大的力量,强大到连检察院都不敢对其进行起诉。实际上,不仅检察院对警察权力如此两股战战,法院同样不敢对警察权力正眼对视——前段时间我代理了一个公民连告两级公安的索赔案件,很明显的行政不作为行为,两级法院愣是驳回起诉,连起诉状都不敢送达公安局。除此之外,就算有司对警察权力也是忌惮三分,因为整个江山的固守,还有待警察兄弟们鞍前马后的去拾掇拾掇。

但是,在维护警察权力、不冷警察兄弟们的心的同时,却失去了民心,并有可能掩盖了真相。

检察院决定对五个涉案警察不予起诉之后,在这片土地上曾引起一片哗然:举国上下对所谓“依法治国”大失所望,是否起诉、是否法办,完全不是根据事实和法律,而是根据阶层和权力的影响力。前面诛杀村官的贾敬龙被不顾一切地杀死了,而如今则不顾一切地为手握重权的警察开脱罪责。甚至不惜斥巨资购买真相和法治。

为什么选择警意?放弃对真相的追查?放弃民意?这恐怕跟我们的执政理念有关。一直以来,我们都非常地崇拜暴力、崇尚武力,甚至非常迷信枪杆子的决定性作用。在历史转折的关头,在依靠民意还是依靠暴力来维护、维持政权的关键时刻,选择依靠暴力而放弃民意,则是理所当然的选择。暴力可以暂时维持政权的延续、渡过执政危机时期,而民心也可以用时间去慢慢收拢,只要给予一些好处、得到一点甜头,民心便可自然收拢。这也是有司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如此拂逆民意的决定的真章。

针对LEI某案的处置,民间掀起了一片愤怒的浪潮,但这种愤怒也许会很快就消失,也许就会被某三线明星的绯闻转移并消散。整体上来讲,民意就像一个喜怒无常、情绪变幻万千的巨婴,愤怒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时而大声啼哭、渲泄、摔碗砸锅,时而发出爽朗、天真的笑声,甚至可以斥资购买。这也是有司不把民意当回给予事的原因。

网上传闻,有司欲以1200万元将波澜壮阔的涛涛民意的总源头给购买了——并想达到“事主都已经妥协,诸位正义战士就各自收场了吧”的效果——但本人窃以为,这一切的民意浪潮,不是1200万元的谈判筹码——事实真相、公平正义与法治不能就这样统统都被买断。

转自:正义法律人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