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春辉王译“那两口子”广州被驱赶记

王译,华春晖

29日老少两位房东前来驱赶我与华春辉,她们单方面撕毁合同,限期我们30号搬走。老少房东均称不堪有个叫“警察”的动物骚扰,被迫无奈才赶我们搬出租屋。

老房东说“他们经常打电话给我,还天天到我工作单位去找我要我赶你们走,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老房东既害怕又烦恼。

小房东说“警察不但天天打电话让我赶你们,还让人天天查我店里的消防、入住人员情况等,搞得我生意做不成,不查别人只查我。现在我感觉就像看恐怖片一样,一直在恐惧,一直不知道谜底是什么……如果说你们是坏人吧,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抓你们?如果说你们不是坏人吧,为啥天天找我们赶你们?”小房东也被搞迷糊了。

本来只是想在广州过个冬养养身体,过了年就回无锡,看来现在不能轻易走了。如果轻易走掉国保特务会觉得这个方式很有效,下次还会用这样的方式驱赶我们。

29日,艾晓明老师也被广州国宝请喝茶。

国保问艾老师“租房给人没有?”
艾老师说“无有”
国保说:“给那两口子带个话,他们在广州是待不住的。”
艾老师:他们干什么了?
国保:他俩身体也不好。
艾老师:对啊!一个糖尿病一个心脏病无非在广州过个冬。
国保:……

从此,我与华春辉又有一个别名叫“那两口子”。

在这之前,两个制服警察+两个国保去找老房东,老房东看到警察来找吓坏了。
问“事情大不大?如果事儿大,我立马赶他们走”。

制服警察蜀黍说“事儿也不太大……”。

后面两个便衣国保立马答茬“事儿大!现在没事儿,一出事儿就是大事儿”。

老房东傻了……

这奇葩国度,警察国保的职业就是以维稳的名义肆意扰乱社会秩序(这句话把你搞迷糊了没有?但事实就是如此)。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