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我眼中的李金星律师

伍雷 李金星

网上看到12月21日上午对李金星律师停止执业一年听证会。看到网上行政处罚听证会通知书照片后,余文生律师就和我说,21日他要去山东旁听,于是他把旧案新案日期都推开了这二天,突然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别的原因,接到法院通知,20日、21日、22日3天在3个法院开庭,开庭时间极力争取改别的时间也没改成,可能余文生律师就无法去山东现场旁听了!

想到李金星律师曾经在余文生蒙难时对我们的帮助,特写此文表达对李金星律师行政处罚听证会的关注;对李金星律师的感谢;对李金星律师的崇高律师执业道德的尊重!

李金星律师网名伍雷,他的朋友圈发过这样一个贴子:”今天对我最大的笑话就是接到这样的电话:伍雷律师,麻烦您把李金星律师电话给我好么”。可见伍雷这个称号似乎更被大家熟称。

第一次见到伍雷律师是在北京的古城地铁口,那是在2014年10月份我的丈夫余文生律师因涉嫌香港″占中”失去自由的那段时间!当时有很多很多人权律师联系我、帮助我,我当时一心想营救老公,每天在外面各处奔波!我记得当天早上约8点, 接到了伍雷律师的电话,他说他想见我。 我当天约好应该是去大兴看守所办事!我当时也知道伍雷律师比较著名,他能来见我很开心,但我知道人权律师是自己人,早见晚见一点无所谓,于是我就决定先去看守所营救老公。而且我当时真的太累,连句感谢的话都没和李律师说,就是正常说事。

约早上9点半,我刚坐上地铁,又接到李金星律师的电话。他说他马上就能到达,给他五分钟时间就行。他在帮助我,还在考虑我的情况安排,真是让人感动!于是我在古城地铁口见到了李金星律师。地铁边上停着一辆车,张磊律师向我招手,因为当时张磊律师也去会见因香港”占中”被抓的一位当事人,我们之前已经认识。上车后见到了李金星律师、刘书庆律师和另外一人。李金星律师问了几句余文生当时的案件情况外,好像就给我了5千元钱,表示对余文生律师的支持,对孩子和我的帮助。我很感动,但我觉得钱有点多,一直推脱,但最后还是收下了。更让我感动的是李金星律师还答应我说我可以到他的单位去工作。而且给了比较高的工资。这真的是一种心理支持与实质的帮助!

后来在我营救老公过程中的饭局上,遇到过李金星律师。在余文生律师研讨会上,李金星律师也去了。我记得在余文生律师的研讨会上。我的右面坐的是许丹教授。左面坐的是李金星律师。李金星律师当时说了一些建议,我真心很感谢他。

李金星律师也有为余文生律师和我的情况写过文章。

再后来余文生律师回家了,李金星律师有一次又到家里来看望我们。李金星律师一片博爱对大家的帮助真的很大。

李金星律师,后来把我拉入了他的两个群里。一个是北方律师大茶馆群,一个是窦娥兄弟姐妹群,因为群比较多,很难全看,但我还是在窦娥兄弟姐妹群里好像看到大多都是”访民”,似乎都有冤案,李金星律师总是很耐心的提供法律帮助。他在这个群里也演讲过,后来被整理为文章广为转发。

李金星律师帮助过很多弱势群体。他用法律去促进公平正义!现在却面临着被停止执业一年的听证会。

有时在朋友圈看到李金星律师说想做酱的销售、酱鸭的销售,也许只是玩笑,但心里不免还是感伤,还是希望李金星律师能够继续做律师工作!

最后祝听证会李金星律师能有好的听证结果!祝李金星律师能顺利的从事律师职业!

余文生律师妻子

2016.12.20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