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小华:追忆民主运动先驱彭明

彭明

惊闻彭明去世的消息,我深感震惊,根本无法相信这是事实,心情格外沉重,悲痛万分!
彭明先生这个名字对于今天公民圈内大多数的朋友来说,可能有些陌生,而我作为曾经与其同在咸宁监狱服刑的民运朋友,对他却有些真实且更深切的认识和了解。

我和袁兵于2016年5月25日被投送至咸宁监狱服刑,当天我们被分配至八监区入监队进行为期约一个月的入监教育。而彭明先生一直留在八监区208监室服刑,这样,当时我们就同处于一个监区且住在同一层楼,我便得以与他结识、相交。

因为从事民主革命活动,彭明被判处无期徒刑,自2004年被捕入狱至今已经长达12年,但是其刑期仍然没有任何变化,至其去世时还是无期。(一般情况下,狱中囚犯在被判处无期徒刑两年后便会改判为有期徒刑。)

在狱中,因为其思想极为“反动”,且“顽固不化”,狱警对他的监视防范极为严密,平素不允许其与他人有任何私密接触、交流。除了摄影头每天24小时监控着他的一举一动外,监狱还安排有不少于两名囚犯与他同吃同住,监视其言行举止。同时周边还有多名眼线时刻盯视。因为私下他与我和袁兵有过往来,监狱对他提出警告,并立即把我从距离他较近、且管理相对宽松的204号监室调至由大牢头进行从严管理的201监室。

在狱中,他省吃俭用,对家人给他送来的生活费用中的绝大部分,他都用来购买书籍,他的个人藏书当时已经装了满满两大柜子。他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对经济学尤其有所研究。其他的时间他常常用来写作,其著述已经多达数十万字。可惜外界无从获取,也不知道今后其家人是否能取得并得以整理出版。

据闻,其背景深厚,身份特殊,来头很大,曾经是体制内冉冉升起的明星。而且,其与王岐山亦为旧识。

在监狱里,他对我和袁兵多有关照:曾经他打招呼给牢头,让我俩不致于受他人欺凌;也曾经多次给我俩送来书报、水果和营养餐。

我曾经与他说:希望他好好保重身体,将来还能有一番作为。他笑着对我说,他还能为之奋斗30年。

他非凡的谈吐,渊博的学识,坚强的信念,热情开朗的性格,对未来的乐观和自信,这一切其所特有的人格魅力,都使人印象深刻。

哀哉!“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没有亲眼看到自由中国的实现,恐怕是其永远的遗憾吧!

斯人已逝,长歌当哭!青山永在,英名长留。此时此刻,人们悲愤莫名!当世的人们,对其猝然死亡的真相,会加以拷问;对相关责任的追究,定会有探求。

而勃然兴起的公民社会所进行的坚强抗争,直至自由民主的胜利,才是对他最好的悼念和慰藉!

回到当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凭藉着庞大的机构和人员编制、天文数字般的维稳经费和高超的技术手段,当局实行残酷的特务统治,并编织起一张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为严密的蛛网,对公民社会实施高压政策。无数人在被监视、被跟踪、被骚扰、被驱逐、被流亡、被关押、被酷刑!

“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任何时候,任何人,尤其对当朝的执政者及其所依附或代表的权贵集团而言,值得深刻学习、领悟和反思!
请允许我发表此文对死者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怀念!对家属致以深切的慰问!
天堂里,愿君一路平安!安息吧!

袁小华于2016年11月30日晚

【说明:作者袁小华,与郭剑雄、黄文勋、袁兵共称为“赤壁四君子”,其中袁小华被判三年半徒刑,于2016年11月刚被刑满释放出狱。他曾与彭明关押在一个监狱中】

【关注中国民主先驱活动家彭明】:
缅甸绑架回国、被判终身监禁的彭明突然死于狱中

消息:2004年在缅甸被绑架,以“携带假币”名义被判无期徒刑的异议人士彭明传死于湖北省咸宁市监狱。彭明的哥哥被国安软禁控制,死亡证明没收。

据悉,感恩节那天彭明哥哥去监狱探访,他身体精神看上去非常好,还给美国的孩子们写了鼓励的信件。

彭明是前中发联主任委员于2004年5月22日在东南亚、缅泰边境考察及检查工作期间,被中共武装绑架(绑架发生后的消息)。在2005年10月,武汉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和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彭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彭明原为中国航空航天部航空通用电气集团总经理、北京城建集团董事长。他1998年6月组建以独立知识分子为主要成员的“中国发展联合会”。他并著有《第四座丰碑:非赶超战略——21世纪中国发展战略》一书。1998年10月中国宣布中发联为非法组织,并将彭明逮捕,判劳教一年半。 彭明获释后于2000年10月经东南亚逃往美国,并于2003年初在美国筹建“中国联邦临时政府”,自任“临时总统”,宣布不惜一切手段推翻暴政……

傅希秋牧师:这几天都很伤感。虽然以信心知道好朋友彭明进入永远的天家,息了他地上的身体和生命的劳苦争战,仍然不敢相信他就这么突然离开世界。前几日感恩节那天彭明哥哥去监狱探访,他身体精神看上去非常好,还给美国的孩子们写了鼓励的信件。

他被绑架判刑入狱后,他的妹妹和牧师到德州美德蓝找到我商量营救呼吁彭明自由的行动。起初由于中共党国的污名化加上民运界对彭明处事认识上的是是非非,营救呼吁工作都遇到不少挫折。但是看到彭明从狱中写出的偏偏文字,我看到他是一个真正有新生命的爱人爱家庭爱国的好弟兄。义无反顾继续努力。感谢主,后来无论美国政府国会和民间不少团体也都加入了对彭明的呼吁,甚至小女儿在还未到自己独立乘飞机的年龄也加入了救救爸爸的行列,跟我去华府飞台北呼吁。虽然作为被海外非法武力绑架的联合国认定的难民和美国居民,联合国和美国本来可以也应该为彭明的自由做出更多努力,但是党国的“订单外交”加上西方国家唯利是图的绥靖外交政策,营救还是失败了。但他在监狱里面真的彰显了一个基督徒生命真的重生,我陆续看了他很多书信,他真的完全改变了。他希望以后能办基督徒孤儿院,帮助贫穷的孩子们。他是个真基督徒,为信仰和理想生死的真汉子。不管他过去在民运风云中有多少瑕疵,我会一直为他这个好弟兄自豪。北京时间11月29日早上彭明的哥哥突然收到监狱当局的通知称彭明早上看电视是倒下“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死亡。” 随后各方公权力都介入“警告不要闹事”,武警也”看守尸体”,他哥哥被软禁控制,死亡证明没收,到底彭明是怎么被死的???是否“雷阳死?” 官方起码应该給家人一个尸检结果吧。现在都不敢告诉他在瑞典的年迈的多病的父母。彭明的孩子们都非常优秀。我永远难忘她幼女儿说“为什么别人都有个真爸爸,而我的爸爸都是在纸上呢?” 现在书信里纸上的爸爸也不见了!呜呼哀哉!恳求上帝的灵,圣灵保惠师以他的大爱保守安慰彭明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也是所有为中国民主化公义和爱付出者的我们的家人。我还会继续像父亲一样待你的孩子们。彭明弟兄,我确信你现在在天堂与许多在天父身旁的孤儿们高唱赞美上帝的诗歌,再见了,我亲爱的朋友,我的弟兄!有一天我们再永远相聚时,我还会如当年笑笑地告诉你,“即使你做了大总统,教会也不需要你的政府拨款建教堂。” 因为教会是永生上帝的独立之家,永远不是任何政府任何政党的工具。

美国国会-政府中国委员会列出彭明在中国良心犯名单上。http://ppdcecc.gov/QueryResultsDetail.aspx?PrisonerNum=5795 自由18中国良心犯彭明的档案:www.China18.org 傅希秋 牧师
来源:参与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