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波:乐平5.24奸杀疑案背后 四个“被改变”的命运

11月30日清晨6点,黄全正、程火生、方桂水和程文坤及其家人,即要从江西乐平出发,他们的目的地:江西省高院。当天上午9点,四位父亲的儿子涉及的“乐平5.24奸杀案”,将在这里作不公开开庭再审。“我们进不去,但我们也要去法院外面等着。因为,这是四个儿子能否获得无罪的最后机会。”程文坤说。

一案两凶的“乐平5.24奸杀案”争议背后,四个同案犯入狱之后,其与家人的命运被改变,更令人深思。

程发根

全家福唯独少了他

程发根的父亲程文坤

程发根被判入狱前,由于会来事,一直做着承包挖土方的生意。靠着他的收入,家里在2002年前后,便修起了三层楼高的小洋楼。在当时中店村,首屈一指。 加上婚后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时至2002年,已过而立之年的程发根,可谓家庭美满幸福。

突如其来的入狱获刑,将这一切完全改变。大女儿说,爸爸和妈妈住二楼。不过,修房子爸爸可能只住了几个晚上,就被警察抓走了。在程发根家的堂屋里,摆放着一张全家福,这是大女儿结婚时照的。不过,照片中,唯独少了程发根。

“我去监狱看过儿子,现在已变得我都差点都认不出来了。”说起仍在狱中的儿子程发根,程文坤的眼泪挤满了眼眶。楼前院子里,有两株铁树,已比人高。“这是儿子修房子时栽下的。”程发根74岁的父亲程文坤说,铁树买回来时,栽在盆子里。后来越长越大,他只好把盆子取了,直接栽在了院子里。“我得把这两株铁树照看好,等着儿子回来。”

黄志强

等他回家再修新房

黄志强父亲黄全正

推着人力三轮车,艰难地淌过泥泞的村路,黄全正又出门捡柴火了。

黄志强入狱服刑后,媳妇带着孙子,回娘家住了。坚信儿子是无罪的黄全正,更没有心思修新房。“我修了,给谁住?等儿子回来了,再修。”

黄全正的左眼有旧疾,但这些丝毫不影响他为儿子申诉。去北京、到南昌,跑景德镇,一年多少趟,黄全正自己也记不清。“我在监狱,看到儿子第一面,他就告诉我,他是冤枉的。”黄全正说,他回家后,便对孙子说,如爷爷老了,跑不动了,爸爸的申诉,你的接棒,继续为他申诉。因为,你爸爸的眼睛告诉爷爷:他真的是被冤枉的!

程立和

女儿写不出“我的爸爸”

程立和父亲程火生

程立和的家,在中店村的另外一个拐角处,不怎么显眼。前不久,母亲摔断了胳膊,正在医院住院治疗。父亲程火生带着孙女在家。

进屋,右手边的墙上,张贴9张奖状。这是程立和的女儿程裕琴在学校获得。爷爷程火生为鼓励孙女,便特意张贴在家里最显眼处。程立和被判入狱后,妻子留下三岁女儿,于次年便悄然离开了,至今杳无音信。程火生和老伴只好带着孙女,相依为命。一家三口,全靠程火生外出打工挣钱养家,日子过得有点紧巴。“日子难点还能熬过去,可孙女在写作文时,老师让写我的爸爸,孙女回来,哭着跟我说:爷爷,我的爸爸怎么写啊!” 说着说着,程火生忍不住泪流面颊。

方春平

申诉路上父母被拘留

方春平的父亲 方桂水

坐在自己堂屋里,提起儿子的案子,方春平父亲方桂水的声音分贝,特别的高。“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儿子犯了那么大的案。我的给他伸冤。”

于是,在过去的十来年里,方桂水和老伴一起,频繁前往北京、南昌和景德镇。当然,每次出去,要么是被乐平当地政府请回来,要么就是投送出去的材料石沉大海。有一次,方桂水和妻子急了,便作出了过激行为。据此,警方给予了两人拘留处罚。

在家里,方桂水每年都要自酿葡萄酒。获知5.24案真凶出现,方桂水越发喜欢酿造。“我酿好,搁在这里,等儿子无罪释放回来,我倒给他喝⋯⋯”

转自:封面新闻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