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东莞裕元鞋厂多厂联合罢工 规模增加到5万工人

东莞裕元鞋厂长期按最低标准或没有为工人缴纳社保和公积金,4月14日开始多个分厂上万工人参加联合罢工,遭到特警的追打抓捕。今天更多工人参加罢工,几百特警到场。

博讯记者当地时间16日中午12点联系到了现场参与罢工的工人,采访到现场进展情况如下:

1,现在东莞的裕元系(鞋厂的相关企业)总体都进行了罢工,估计人数增加到了5-6万人。

2,厂老板台商今天上午到了工厂,什么都没有表态。老板走后,来了大批的协警和交警。还有一大批有组织训练有素的便衣,一看就不是工人,他们分头混迹在人群之中。

3,工人的QQ群,微信都被拦截了,往外发不出图片。有些短信也发不出。

4,警察、协警、便衣现在在极力的打散工人聚集。

5,进出工厂现在还是自由的,但要是工人聚集超过一定数量,马上就会有人过来阻挠。

6,当问到会坚持多久?坚持到什么程度的时候?受访工人讲现在不好说。但她本人要坚持到底的。现在先期参加罢工的都在厂子外边,但昨天开始,工厂里先前还在上班的,有些老工人,今天上午开始都停产罢工了。而且相关的裕元系产业也开始行动起来。人们现在在厂区外围已经开始逐步的组织团结起来。

由于当地的通讯受到限制和技术干扰,受访者希望外界多打电话进行采访。

@刻东觉
有现场的图片和录像,还有厂方昨天公布的关于缴纳社保和公积金的《公告》图片,工人缴纳社保的对账单等文件。
东莞裕元鞋厂多厂联合罢工 规模增加到5工人
东莞裕元鞋厂多厂联合罢工 规模增加到5工人
东莞裕元鞋厂多厂联合罢工 规模增加到5工人

以下是来自‘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

东莞裕元鞋厂多厂联合罢工 规模增加到5工人

东莞裕元鞋厂工人持续罢工 劳工维权组织赴当地遭扣押驱离

东莞高埗镇裕元鞋厂万人罢工抗议进入第二天,而在前一天的抗议行动中被抓的工人已于周二凌晨获释,其中数人遭到殴打。有劳工维权NGO的干事准备前往当地协助工人维权时遭到警方扣押。有干事表示,当地政府包庇企业导致事件难以解决。

东莞最大的鞋厂——裕元鞋厂的万名员工因不满厂方未缴纳足额社保、公积金而罢工抗议进入第二天。该厂一名匿名员工周二告诉本台,周一罢工后,厂方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表态,目前双方仍在僵持中,老员工仍拒绝上班。

记者:“你们还在继续罢工吗?还是说今天已经正常上班了。”

对方:“现在还在僵持状态。车间里只有干部,青年工。青年工对这个根本没有多大的利益关系。”

记者:“今天有没有人再去街上游行?”

对方:“有,等他(厂方)答复了。”

该员工表示,4月5日发生数千员工堵路抗议后,厂方曾表态称将在4月14日本周一给他们一个答复,但由于厂方给出的答复令他们不满,因此爆发大规模罢工行动,而参与罢工的员工囊括了整个裕元系统,至少有上万人。

“他就是说以前的(没交的社保)补全的部分,15年年底给答复。员工的希望就是把以前的补齐,以后的接着缴。”

据悉,裕元鞋厂为“组长”职级以下的员工缴纳社保时仅按照他们的底薪标准缴纳,而在罢工抗议后,厂方也仅将这一标准自1800元提高至1900元,远远没有达到社保需按员工平均收入缴纳的规定。

上述员工又告诉记者,周一罢工后,当局出动大量防暴警察,多名工人被抓。

而中国劳工维权NGO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的几名干事原本与当地工人约好,准备在上周日前往与他们座谈,讨论如何帮助他们维权,但却遭到当局拦截扣押,并在周一上午将他们驱离东莞。

本台记者周二联系了其中一名干事林东,他向记者表示:“我们是前天晚上去的,我们一行三个人,再加一个工友,我们刚刚去到高埗那里,刚下车,然后就被那里的国保把我们全部带走了。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信息怎么那么灵通,我们本来去的时候只是在网上约好了工友,但是他们事先已经掌握到这个消息了,所以我们刚去到那里,就来了二十多个警察便衣把我们给带走。”

林东表示,他们被扣押期间,当地政府曾明确表示不希望他们介入此事。他认为裕元鞋厂之所以长期侵害工人权益且在事件被广泛曝光后仍不积极采取措施,主要在于背后有政府撑腰。

“裕元鞋厂是东莞市最大的鞋厂,它从1988年在这里建厂到现在,一直是当地的一个纳税大户。当地政府对于他们基本上属于包庇的心态。包括前天晚上我们被捉进去的时候,政府那边的表态就是他们不希望因为我们替工人维权而导致这个工厂有倒闭或者要迁离出东莞这种情况存在,所以他们不允许我们介入。”

林东又表示,周一被抓的工人,周二凌晨三点已全部获释,其中数人遭到殴打。

“确实有被抓的,但是被抓的人数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准确的核实。因为我们介入这个案子介入蛮深的,东莞公安局已经对我们这边的工作人员进行控制了,据他们那边的透露,今天凌晨三点的时候已经把这些捉进去的人放出来了,有些是被殴打了。被殴打的那些我们就建议他们去验伤,到当地进行行政诉讼。”

裕元集团是台资宝成工业旗下的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全球最大主要国际品牌运动鞋及便服鞋制造商。而此前,该厂曾多次被批评是“血汗工厂”。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