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泰和:中国需要为正义卖命的律师——记与谢阳律师相处

谢阳

我跟谢阳认识,应该是在一次湖南公民召开的律师会议上;衡山上有个宾馆,会议在那里举行。会上谢阳谈了自己代理的案子,说自己的优势是有自己的“部队”支持,冤民们会踊跃地围观他的案件,这给违法的公权力很大的压力。

后来,我在江西萍乡有个案子:萍乡钢铁厂——“萍钢”年年亏损,原因之一是高管们贪污受贿,我的一个朋友因为跟“萍钢”某位受押高管有联系,于是萍乡公安局就来北京把他也给抓了,但抓的时候,没有合法手续,是骗捕。我为此赶到北京朝阳分局,要求见当事人,但朝阳分局说,人是萍乡抓的,他们无权让我会见。第二天,得知我的当事人已连夜被带到了萍乡,于是我赶到萍乡,依法要求会见当事人,但被非法拒绝。碰到这样的事情,除了死磕,别无他法,于是我就找到湖南谢阳等几个律师帮忙。这是我和谢阳首次合作。在我们和警方交涉中,谢阳就表现出决绝的斗志,不给个说法就绝不离开公安局办公室。此事,还是我决定算了,不想让矛盾激化。

以后,谢阳的律师证被吊销,他起诉了湖南司法厅。为此,我去长沙声援他。谢阳看到我来很意外,说“陈教授也来了”,连连道谢。当时去的人很多,李和平也去了。法院没有料到全国各地会有几百人前去声援谢阳。我们要求法院给一个大法庭,以便让大家都能旁听。双方僵持不下,但我们最终获得成功。

再后,是我代理的一起涉及丰田汽车投资公司伪造《鉴定证明》的案子。在此案中,警方构陷我的当事人,致使其入狱577天。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打赢了官司,当事人无罪释放。赢了这个案子后,我反告丰田公司诬告陷害罪和伪证罪。这是一起大案,于是我赶到长沙,请谢阳等几位湖南籍律师参与此案。

第二天,我们就赶到了北京。当时最有趣的是,官方天天忽悠反日高潮,而公安、检察官和法官则是日本人最坚定的队友。法院案卷中,丰田2013年4月曾提供了两份《鉴定证明》,但我的当事人被无罪释放后,这两份证明竟然不翼而飞。我去追问法院,但案卷退回检察院了。于是我和谢阳就向检察官林华索要失踪的文件。在跟林华交涉的过程中,林华用手指指点谢阳,谢阳一怒,一巴掌拍向指过来的手指,说“别用手指我!”吓得林检察官顿时颜面变色,想趁机溜走,谢阳堵住路,就是不让他走。后来,林华在同事的帮助下,才得以逃走,但谢阳上前就追。林闪进一扇门,谢阳被拦在门外,但谢阳仍不罢休,守在门外足有半个小时。谢阳的这种彪悍风格,让我的当事人都惊诧不已,说:“还有这么勇敢的律师!厉害!”
2015年,王宇代理范木根案件,庭审中间被驱逐出法庭。于是,我跟王宇说:“你下来吧,让我跟谢阳上。”王宇说:“好呀!”后来王宇丈夫包龙军介绍我代理北京大兴亦庄鹿圈村拆迁致死案,拆迁方是中信集团的下属公司,红二代的公司。对手如此强大,出于慎重,我组建了个10多人的律师团,把包龙军、李和平、王全璋、考拉、屠夫、谢阳等都邀请加入,但是谢阳没有参加此案。

由于法律业务关系,我跟谢阳有过多次“饭醉”。“死磕律师”们推崇罗伯特议事规则,“饭醉”中,一圈人围着饭桌每人发言两三分钟。谢阳是彻底的斗士,他的发言总是生龙活虎,他说:我代理冤案是看不了不公正,所以我一直跟“土匪”打交道,得罪了很多人。他做好了被“土匪”算账的准备,把全部收入都交给老婆大人,就是担心哪一天被“土匪”算计了,让全家没了吃喝。说句老实话,当我听到这番话的时候还有点不明白,心想我代理冤案,是为这个社会好,怎么会有人要陷害我呢?其实“死磕律师”们都有被“土匪”算帐的准备,李和平、王全璋等都写好了律师委托书,以便被抓进去之后马上可以会见律师,独我认为没有这必要——看来我这大学里的教书匠,在政治上还真是个“书呆子”。

没想到自去年7月9日,“死磕律师”们大多被抓了进去,我和谢阳也被抓了。我进去后,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我手上的案件。为此案,我组织了史上最牛的律师团,但是在“709”事件中,该律师团的一大半人都被抓进去了。其后,追究丰田公司诬告陷害罪的起诉被法院以证据不足驳回。该案的证据都在法院案卷里,怎么会证据不足呢?这就是中国的法院,法官竟然跟作伪证陷害无辜的日本不良公司串通,销毁证据。中国的司法缺少我们这样的“死磕律师”,中国是多么需要谢阳这样的为了正义卖命的律师!

在押一个月后,我被转为监视居住,今年3月,我来到美国。如今,谢阳、李和平、王全璋、屠夫等已经被关押15个月之多。近日又听闻谢阳在狱中被酷刑——以谢阳一贯的彪悍,在押中,他与警方难免不冲突,所以惹怒讯问人,而被暴打酷刑应是意料中的事。

作为谢阳的同仁,我不能旁观!我欣赏美国诗人Wilcox一句话:“当我们应当抗议的时候却沉默,就是罪人,就使得我们成为懦夫。人类是在抗议中升华的!”一群专为冤案昭雪的人权律师,本当是民族的功臣,但却荒谬地成了囚徒,这是整个民族的耻辱!而那些对他们施以酷刑的人,则是民族的罪人!每个希望能够实现自由平等、法治正义的中国人,都应该关注“709”律师和公民,应该呐喊,支持他们!如果你良心尚存,如果你真为自己的民族未来着想,就应该声援他们,直到他们无罪释放!

我在这里也正告所有迫害谢阳和“709”律师的人,你们的罪不会被赦免,必定得严惩。长沙检察院的李治明检察官违法拒绝谢阳会见律师、维刚律师所的贺小电律师强行作为谢阳的辩护律师,你们已经是罪人,你们若不改悔,就等着正义之剑来惩治罪恶。当今信息时代,人民会记录你们的一切罪行,你们不要侥幸作恶后能溜之大吉。我呼吁,所有的正义人士行动起来,曝光这些构陷人权律师的具体施害者,当需要他们枪口抬高一寸的时候,他们却为虎作伥、怙恶不悛,甚至变本加厉、邀功请赏。历史无情,会有人来主持正义,惩治邪恶!

2016年10月14日美国

转自:中国人权双周刊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