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品健:生子当如葛永喜——沉痛悼念葛母之驾鹤西去!

1

仅以此文沉痛悼念葛妈妈,愿葛妈妈在天堂上享受永恒。

2016年10月17日中午时分,惊闻葛永喜的母亲于凌晨逝世。对于这一不幸的消息,我甚感突兀。因为大概一两周之前葛律师曾跟我说过,医生诊断其母亲病情甚重,估计大限于年底将致,眼看母亲病痛如斯,做儿子的却束手无策,很是心痛。我当时亦无计可施,只好尽量宽慰于他。本以为他们母子尚有时日可叙天伦之乐,没想到世事瞬息万变,十来天之后噩耗陡然而至,让人无比沉重、无比悲痛。

平日里在与葛律师的交往过程中,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在他的微博上,都时常会听到、看到他提到他的母亲,偶尔也会看到他晒晒他与母亲的合影,可见他们母子情深。想来葛永喜律师必是深受其母亲的影响,或者说,在葛律师的身上,应该会看到其母亲的诸多品格。

葛律师是一个较为实诚的人,他不事张扬,不虚荣,不浮夸。他在微博上这样自我介绍:“小律师一枚,混吃等死盼宪政。学历是自考的,资格证也是自己考的。书读的太少,没什么文化!”他的这个自我介绍,与全国范围内掀起的高文凭、高学历狂潮的大背景很是不协调。人们在自我介绍或者相互介绍时,往往喜欢给自己戴上这个博士、那个博士的头衔,为了顺应高学历、高文凭的历史潮流,甚至有不少官员通过各种关系买到除了公章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博士学位;也有不少律师为了提升自己的格局,在无法像官员那样购买真的假博士学位的情况下,也要报读一个博士生课程班,混一张“同等学历博士学位”,好给自己戴上博士帽。尽管葛律师没有高学历、高文凭,但其法学理论功底却相当扎实,法律知识相当广博,在很多次庭审中,是他主宰了法庭,而不是审判长。

葛律师尽管不事张扬,但他却是个铁骨铮铮、不畏强权的人。在当前大多数律师事务所、大多数律师仍然以挣钱为主要目标和人生理想的情况下,在以财富论英雄的时代里,在大多数人就连看到敏感的文章或者文字即吓得惊惶失措,不敢看、不敢转、不敢点赞的语境中,葛律师却勇敢地代理了很多非常敏感的案件,他的足迹遍及全国各地,从南到北,从西到东,不计个人得失,为了公平正义而披挂上阵。

我无法历数他所代理过的案件,但在我所知的范围里,唐荆陵、郭飞雄等案,都有他的身影。有些案件他尽管未能亲自参与,也勇于在场外出谋献策,为其他律师及当事人提供辩护或者代理意见。他所代理的案件,每当开庭的时候,在法院外几乎都会停放好几辆特警车,少则十个、八个警察在外围巡视,多则二三十特警一字排开,给辩护律师带来非常巨大的心理压力;除了法院之外的这种武力宣示,还有在法庭外的过道上、在法庭里,也会徘徊着好几个警察,在那里虎视眈眈。但这一切都未能让葛律师胆怯,更未能阻止他辩护的逻辑思路并对法庭审理的违法之处和案件本身违法的揭露,他照样在法庭上涛涛雄辩,声音宏亮、响彻整个法庭,甚至是整个审判大楼。

葛律师被视为“死磕派”律师中的佼佼者、人权律师中的标杆,其在与公权机关打交道的过程中受到过好多次非同一般的对待。轻则“国宝”跟踪盯梢、有司约谈喝茶,重则罚款、拘留。有一次,他只是在朋友圈里转发了一张关于“巴拿马运河”事件的图片,便被派出所半夜请去协助调查,害得朋友们以为他因什么事被抓,大家纷纷到派出所门口声援,直到第二天才被释放;为了抗争法院不依法送达相关法律文书,他竟被处于罚款三万元;在庆安案件中,他为了被抓的律师提供法律服务而被拘留了几天……这些坎坷和挫折尽管有时候会让他心情烦闷、情绪低落,但只要停歇一段时间,他便又会充满了精神和力量奋战在实现正义的道路上,他并未因为这些挫折而退缩。

如果还允许有时代英雄的话,如果非得要两年搞一个什么“全国十大杰出中青年时代英雄”评比活动的话,我想葛永喜律师应该够格参加评选,并有较大的把握被评为“时代英雄”。

葛妈妈尽管离我们而去了,但她为我们培养了不屈不挠、坚韧不拔、铁骨铮铮、不畏强权的喜子;葛律师不仅仅是葛妈妈的骄傲,也是我们律师界的骄傲。葛妈妈安息了,相信喜子仍会秉持葛妈妈传承给他的品质,勇往直前地为权利而斗争!

转自:正义法律人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