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靖环:东城拘留所15日“游记”(一)

野靖环

前言

这个故事发生在2016年4月27日。上午10点,我们一行17人到北京市西城法院投诉控告立案庭法官郑炳汝11天不通知立案缴费,结果被李庭长、郑炳汝、王谦、秦庭长、法警队长110266、法警111264抢手机、打人、关铁笼子、不给饭吃、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还由郑炳汝亲自把我们押送到东城区拘留所。

北京东城拘留所是我坐过的第八个牢房。我从45岁开始坐牢,到今年63岁了,也算是“坐牢专业户”了。

第一个是崇文拘看所。1998年11月11日,那一年我才45岁,罪名是“在崇文区幸福大街39号新国大期货经济有限公司门前,未依法申请当众演讲”;其实,我就站在公司门口的台阶上,面对2000多受害人说了5分钟话。那次我被拘留10天。

第二个是朝阳拘看所。2001年4月11日,罪名是“扰乱公共秩序”,实际上是我带着300多“新国大”受害人到北京市高法要求立案,没想到,警察出动了600多人,警察、警车都在二环路上,导致二环路堵车,我们6人被拘留7日。

这次一起被拘留的武红,因为被她监室的牢头狱霸卢秀梅等人推进厕所、扒光衣服、从头到脚浇了4盆凉水,她感冒发烧了;她们还把她钱包里的全部200元钱拿出来买了很多东西。我们还发现了许多许多的问题。于是,出来后,我和武红就把这些情况书面交给北京市信访办的专门负责新国大案的吴处长。他说:“以前光听说里面有问题,我都不信。看了你们写的,我感到非常震惊。明天一早,我就会让强卫书记看见的。”

后来,强卫专门为此事接见了武红,他还从钱包里拿出200元,说代表公安局道歉、赔偿。后来,公安局召开科级以上干部大会,把我和武红的控告材料宣读,并宣布开始整顿拘看所。重大决策有:拘留所看守所分开、剩余刑期超过一年的必须下监狱、打击牢头狱霸、取消所有侮辱性的规定、实行人性化管理。

第三个是西城拘留所。2003年10月22日,罪名是在府右街中南海西门有妨碍公务的行为,拘留15日。

这一次出来后,我写了14个问题,直接寄给北京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强卫。

第四个是西城看守所。2004年2月24日晚上9点,警察拿着逮捕证,到我家来把我逮捕了。我才知道,上一次的妨碍公务拘留15天的行政处罚被撤销了,改成了妨害公务逮捕了。

这次进西城看守所的过程,我就有点奇怪了:所有警察的态度都变得很好。第二天上午,我就被带到另一个房间,一个自称监管处(现在叫监管总队)白处长的给我做笔录,问我:这次进来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通过和他的谈话,我才知道,强卫书记在我写的14条上面批示,已经印发北京市各个监所,要求对照检查进行整改。我这才明白了西城看守所的变化。
此案在检察官高京春第一次提审时就发现了是假案,所以,一个月后,就让我取保候审,但我拒绝了。后来检察院又使用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我都不同意取保候审出来。一直到6月29日,检察院刑二处处长王京川到看守所通知我,说我哥哥病危,从深圳到北京心脏动手术,问我出不出来,我只好同意取保候审了。其实我哥哥不是病危,就是心脏做一个小手术。
第五个是海淀拘留所。2007年3月4日,北京两会刚刚开始,我们一行16人在中央电视台门前,10人被拘留。

第二天,刘所长找我谈话。他说:虽然我不希望你进来,但是,我说了不算。你写的14条,一直挂在我办公桌旁边的墙上,你这次来,随时发现问题,随时提出来,我们随时整改。
第六个是海淀看守所。在拘留所15天之后改为刑事拘留,被转到了海淀看守所。我被关押在105室。105和106室都是暂拘室,在这里呆几天,多数的人就会崩溃了,有罪的赶快认罪,没罪的也按照警察说的认罪,才能离开暂拘室。如果一直不认罪,就在这个房间里受罪。7个人的房间,关押着25人,睡觉都是立板;3个牢头狱霸每人可以有60公分宽的位置睡觉。警察任意使用手铐脚镣,任意辱骂在押人员,任凭牢头狱霸殴打他人,不让吃饭、喝水,不许上厕所。我没有什么罪行可以交待,警察就是为了让我受罪的。我当时就是横下一条心:只要不杀了我,我就坚持活着。过了5天,他们看我还好好的活着,而且我还跟有些人聊她们的案情,那个非常漂亮的、却像魔鬼一样的邓管教就冲进监室里,朝着我嗷嗷的叫唤了一顿,然后把我关押到1001小号,派来3个人和我在一起。这个小号虽然睡在水泥地上,但是,终于可以平躺着睡觉了。

我没有机会揭露海淀看守所的罪恶,因为,我直接被劳教了。

第七个是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在看守所被宣布劳教1年9个月,一直到2008年的12月4日释放。在劳教期间,我通过向海淀检察院驻所检察官反映问题、通过我妹妹每个月的会见,让她们向北京市劳教局、北京市司法局反映问题;我在里面也感觉到了一点点变化。出狱后,开始向司法部反映劳教问题,终于争取到了司法部直接召开现场办公会——北京市司法局、劳教局、劳教调遣处的人都参加了,我发言2小时,回答司法部副部长和劳教局局长的问题。4个月后,我完全依靠记忆,写出了揭露劳教罪恶的《不虚此行》,导致北京市劳教调遣处被撤销,由司法系统转变为公安系统的第三看守所。

多年以前,东城治安队的李队长就说过:无论你们在东城怎么折腾,都不能让你们进我们的拘留所,我们不找麻烦。

的确,东城区有很多重要的部门,例如:北京市政府、北京市信访办、公安部及公安部信访办、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东城法院。这些地方我们去了无数次了。当然,我们的维权行动是严格遵守法律法规的,是没有任何违法的,都是政府强加给我们的罪名,但是,既然其他公安局可以随意拘留我们,东城公安局想拘留我们多少次都是可能的。

近10年,我们很少在东城区活动了,但这回,却被西城法院送进了东城拘留所!

当我们被戴上手铐,押上了依维柯警车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昌平七里渠的西城拘留所,看看这12年有什么变化吗。可是当我发现警车上了京开高速,一直朝南奔驰时,才想起来我早就听说了的事:西城、丰台的行政处罚被拘留人员都集中送到东城拘留所。

这一下子让我兴奋起来:终于可以到东城拘留所体验生活了!

(未完待续)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84期  2016年5月27日—6月9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