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勇平:推墙ABC

在近几十年中,非暴力抗争成为政治转型的主要途径。可以说,在第三波、第四波民主化中,政治反抗是实现民主的主要手段。独裁政权在政治反抗中很难不垮台,即便能抵御第一次的政治反抗,也难以抵挡一次接着一次的政治反抗。民主追求者可以接受多次的失败,独裁政权一次失败都接受不起。独裁政权垮台了,民众不一定就能马上过上好日子,但最起码解除了暴政带来的痛苦,也为通往自由民主的生活清除了最基本的障碍。

随着经济社会的变迁,政治社会也会出现变迁,走向自由民主是大势所趋。不过,在一些国家独裁专制历史源远流长,民众经过长期压迫和洗脑,害怕反抗独裁,甚至就连亲朋好友之间都不敢交流对独裁的憎恨和对自由的向往。尤其是在极权统治的国家,不但政治被完全垄断,就连经济、社会和宗教等领域也被控制,民众被分化和原子化,不能团结起来共同反抗独裁、争取自由。很多人认为即便反抗也没什么用,即便有个别的反抗现象,也很难消除民众对独裁的恐惧。

面对暴行、酷刑、失踪、迫害等,有些人认为,只有暴力才能结束独裁统治。有的人临时组织起来,用能够凑合起来的任何暴力同独裁者进行战斗,尽管实力悬殊,也付出了高昂的生命代价,但很难取胜,因为反抗者选择了暴力,就等于选择了独裁者最具优势的手段。有的反抗者还会采取游击战,游击战很难成功,即便成功了,由于独立的经济、社会集团和机构在内战中摧毁殆尽,难以建立民主制度,所产生的政权往往比前任更独裁。
军事政变也许是推翻独裁统治的捷径,但是也不排除继任者照样是独裁者。继任的独裁者在地位巩固后,可能比前任更残酷。在独裁统治下,也不可能通过选举实现民主转型。有些独裁政权,会用民主装点门面,装模作样地举行选举,但这种选举是受严格控制的,民众只能选举当局指定的候选人。如果有反对派参选并当选,独裁者也可以不承认选举结果。有些人寄望于外来势力,但外国为了自己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往往会容忍甚至帮助独裁政权。只有当内部反抗运动已经动摇了独裁政权,外来势力才可能以正面目的参与进来。

要想以最有效和最少代价推翻独裁政权,必须要增强民众的决心、信心和用心(技能),必须增强民众的社会团体和机构,必须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内部抵抗力量,必须制定一个具有可操作性的总体策略和规划。面对一个坚强的反对力量,又有精明的策略,以及组织严密、敢于行动的力量,独裁统治必然会垮台。

反抗独裁政权要面临巨大困难和巨大风险,有些人可能会退缩和屈服。另外有些人可能会觉得看不到民主的希望,得永久性地接受独裁统治。也有人希望通过和解、妥协和谈判,去实现政治转型。这些人认为,只要给予一些鼓励和诱因,独裁者可能就会放权,独裁者与反对派实现双赢。这些人可能不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没有抗争就不会得到民主、获得自由。自由民主是抗争来的,而不是被赐予的。

妥协和谈判当然很重要,但是反对派没有强大到足以威胁独裁政权,独裁者是不会与反对派进行妥协和谈判的。可以说,没有强大的民主反对派,就没有资格与独裁者进行妥协和谈判。只有通过抗争,反对派变得强大了,才能与独裁者平起平坐,坐下来谈判,并就一些非根本性的原则进行妥协,像普选这种事关民主根本原则的问题,是不能妥协让步的。

没有足够的力量,民主反对派就推翻不了独裁政权,那么民主反对派能够动员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摧毁独裁统治及其军警队伍?独裁者需要民众的支持才能维系统治,没有民众的支持,独裁者就无法获取政治权力的源泉。政治权力的源泉包括有权威、人力资源和物质资源、意识形态、惩罚等。民众认为政权是正当的,自己有道义和责任服从这个政权,这就是权威。军警是统治者最重要的人力资源,统治者还需要财产、自然资源、财政金融资源、经济体系、通讯运输等物质资源。为了让民众服从统治,统治者需要对民众进行洗脑。为了让反抗者屈服,统治者需要对其进行惩罚。

如果民众收回对独裁者的支持,独裁者就会失去政治权力的源泉,成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当然,独裁者对威胁自己的力量是很敏感的,一旦发现有不合作的和不服从的,就会采取措施,对其进行威吓、惩罚。但是,威吓与惩罚并不是总管用。如果民众的不合作和反抗,使得独裁者的权力来源受到限制或中断,那么就足以造成政权内部的混乱和不稳定,独裁政权就会变弱。假以时日,民众持续拒绝给独裁者提供权力来源,就会使得独裁政权陷入瘫痪,面临瓦解。

中国古代有个寓言,有一位老头养了一群猴子,老头每天要求最年长的老猴带领众猴给自己采摘果实,不然就要挨打。有一天,一个小猴子问:“果树是老头种的吗?”众猴说:“不是,它是天生的。”“我们难道要经老头同意才能采摘果子吗?”“不用,我们自己就可以采摘。”“那我们为什么还要依靠老头,为什么还要替老头卖命?”众猴醒悟后,乘老头熟睡之际,破坏了栅栏,拿走了老头积攒的果子,逃进了山林,断绝了食物来源的老头,后来被饿死了。

民主国家是小政府、大社会,政府管理的事务有限,绝大多数的事务都由自治组织自行解决。民主国家的非政府组织非常发达,即便政府停摆,社会也照常运转。而极权专制国家,政府权力极大,就连社会也被政治权力控制。独裁者不允许独立于政府之外的力量存在,因为一旦有独立的社会组织出现,就会对政府形成制衡,公民也可以凭借这些组织发起政治反抗,要求结束独裁统治、实行民主政治。

极权统治凭借的是枪杆子、笔杆子和钱袋子,枪杆子用来对付不服从者,笔杆子用来欺骗民众,笔杆子不好使了,就用枪杆子施暴。枪杆子和笔杆子都要靠钱袋子养活,要是钱袋子瘪了,枪杆子和笔杆子可能就不好使了。极权统治看起来无懈可击,但也有其致命弱点。如作为维稳主力军的军警,大多来自于平民家庭,其自身也可能遭受独裁之害,从而进行维权,由维稳工具变成维稳对象,一旦失去军警的忠诚,独裁政权就会立马垮台。在资讯日益发达的今天,想靠教育和宣传对民众进行洗脑,越来越难,觉醒的民众越来越多,笔杆子越来越不灵了。一旦出现经济衰退或经济危机,维稳经费就会严重不足,从而让维稳体制陷入瘫痪。

经济问题是独裁政权的阿喀琉斯之踵,一旦出现经济危机,就可能会引发民众抗议,从经济问题变成政治问题,引发政治转型。独裁政权有很多弱点,如内部争权夺利就可能引发政变,从而促使政治转型。作为反对派,就是要抓住独裁政权的弱点,进行不遗余力的攻击,加速其瓦解。通往自由的路充满荆棘,要结束独裁政权、建立民主政治,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独裁者不会坐等死期,必定会对政治反抗进行镇压。

民主反对派若是采取暴力对抗或军事对抗,则是以自己的劣势与独裁者的优势对抗。如果采取非暴力抗争,则是用自己的优势与独裁者的劣势对抗。非暴力抗争形式多种多样,诸如抗议、罢工、抵制、不合作等。独裁政权需要民众的屈服和合作才能运转下去,非暴力抗争就是要抵制、不屈服、不服从、不合作,切段独裁政权的权力来源。

非暴力抗争的方式方法有上百种,主要分三大类:抗议、干预、不合作。抗议的方法主要是示威游行、守夜等,干预的手段主要有禁食、占领等,不合作分三种,即社会不合作、经济不合作、政治不合作。非暴力抗争可以公开进行,也可以秘密进行。非暴力抗争的纪律是成功的关键,不管独裁者如何挑衅和残暴,都不能使用暴力,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使用非暴力抗争,可能会让民间的激进派不满,但如果采取暴力则可能会招致更残酷的镇压。而采取非暴力,则有可能让军警中立或倒戈。采用暴力,即便实现民主化,也会带来诸多负面影响。而非暴力带来诸多正面的民主化效果,让民众更有自信面对政府、摆脱不民主的控制,也让非政府组织得以壮大,可以有效制衡政府权力。

各种偶发性的因素都可能引发自发性的民众抗议,但若没有事先进行规划,对民众的自发性抗议进行引导,很容易被镇压下去。另外,即便体制独裁政权在抗议中垮台了,由于缺乏事先的战略规划,新产生的政权也不一定会是民主的。不能制定战略规划,一是可能反抗者只忙于眼前短期的反抗活动,二是不太相信自己的力量能够推翻独裁政权,因此认为长期、全面的规划没有什么用。

没有进行战略规划,资源可能就不能集中到主要问题上,都浪费在次要问题上。由此,抗议运动也很难持续,更不太可能成功。总体策略是协调和指导抗争运动利用现有资源实现预定目标,把总任务分配给特定的小组织,并给予其相应的资源。策略是在总体规划范围内如何实现特定目标,如何抗争,怎样达到最佳效果。战术是用来贯彻策略的,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取得最大的优势,以实现策略中的阶段性目标。方法是抗争中具体的手段,如抵制、罢工等。

制定规划策略需要考虑一些根本性问题,如:实现自由民主的主要障碍是什么?哪些因素有利于实现自由民主?独裁政权的优势是什么?独裁政权的弱点是什么?独裁政权的哪些弱点容易受到攻击?民主力量的长处是什么?民主力量的弱点是什么,如何克服这些弱点?可能协助独裁政权,也可能支持民主运动的第三方情况如何?

在进行总体规划时,策划者要考虑选择什么样的抗争手段,是暴力革命(武装斗争),还是非暴力革命(政治反抗)?在做出选择前,要考虑所选择的抗争手段是否为民主派力所能及?是否利用了民众的强项?是否针对了独裁政权的弱点?过去打倒独裁政权的最佳手段是什么?什么手段造成的伤亡和损失最少?什么手段有利于建立民主?

反对独裁政权的总体策略,其最终目标不是打到独裁者,而是建立民主制度。在独裁政权下,民间社会比较弱小,采取的抗争手段是要壮大民间社会,以免新统治者跟旧统治者一样独裁。非暴力抗争中的政治反抗,有助于民间社会的壮大,有利于非政府组织的壮大,有利于民主制度的建立。建立民主政治主要是依靠自己的抗争,同时也可以利用外来支援。

总体策略的规划者要在评估局势、选择手段和确定外援方面进行考量,考虑抗争要怎样开始?如何激发民众的自信和力量?如何运用非政府组织?如何削弱独裁者?如何建立民主制度?让更多的民众参与抗争,让更多的民众了解总体策略和具体指示,民众了解后也会更愿意参与行动。总体策略瞒不住独裁者,知道了总体策略的独裁者可能要顾虑压制的成本,以免引起更大的反弹。

为结束独裁政权、建立民主制度而制定的总体策略,需要制定具体策略以指导旨在削弱独裁政权的各个战役。政治反抗战略家要考虑各个战役的具体目标以及它们对贯彻总体策略的贡献,为实现具体目标要采取最有用的具体方法,采取什么样的领导结构和通讯系统,如何利用外援等。

如果有足够数量的民众在足够长的时间里拒绝与独裁政权合作,独裁政权就会被削弱而最终崩溃。向民众传播不合作理念,让民众了解不合作理念的意义。尽管传播不合作理念会有风险,但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参与传播的人越多风险就越小。

策略规划者要评估独裁政权的镇压风险,需要考虑如何承受和反击镇压,需要给民众发出预期镇压的警告,需要做好遭到镇压后的救援准备。预料会遭到镇压,应该更换抗争手段,比如示威游行会让成百上千的示威者面临伤亡危险,就可以让民众采取罢工等不合作方式。

在民众感到无能为力和恐惧害怕的情况下,可以发起民众做一些低风险的行动,比如统一穿着公民T恤。选择性抗争应集中在具体的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打击独裁政权的一个或几个弱点。最初的行动可以采取象征性抗议,比如向具有象征意义的地方献花。如果参与的民众很多,可以在具有象征意义的地方进行静坐、守夜等。占据权力中心或强力部门的大门口,风险性很大,不适合初期的抗争。

随着抗争规模扩大,需要组织更多的民众参与,其目的是切断独裁者的权力来源,加剧政治瘫痪,促使独裁政权瓦解。在政治反抗中,要注意独裁者的主要支持者,如他们的内部派系、警察、官僚等,尤其是军队。民众可以通过语言、符号和行动让军队知道抗争将会是坚决和持久的,让军队知道抗争是针对独裁政权而非军队,从而瓦解军队的忠诚和服从。军队不中立或倒戈,独裁政权就不会垮台。

在独裁政权垮台前夕,旧政权中的成员可能会发动政变,摘取抗争运动的成果,使得民主运动夭折。政变者需要正当性,需要得到各方的合作,因此,反政变的第一个原则是拒绝授予政变者以正当性,第二个基本原则是用不合作和反抗来抵制政变者。

独裁政权垮台后,需要制定新宪法,确立民主制度的框架。通过非暴力抗争壮大起来的非政府组织,可以有效防止新政府走向独裁。总之,推翻独裁政权是可能的,但需要总体策略和艰苦抗争。自由不是免费的,权利是争取来的,没有抗争就不会有自由民主。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