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蔚:欢迎新公民实干家丁家喜归来——写在丁家喜出狱之前

丁家喜1

丁家喜即将于2016年10月16日出狱。丁家喜、许志永和我们一些人都是在2013年被抓捕,后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判刑的人,判决书举证的活动都与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和教育平权活动相关。

我积极参与了2012年下半年至2013年被抓捕前的公民聚餐和要求官员公开财产活动的策划和推动全过程,在那期间与丁家喜、许志永等频繁接触,尤其是与丁家喜。下面就我所知说说丁家喜所做的事情。

1、 积极推动公民同城聚餐

公民同城聚餐也是“同城饭醉”的一种,它与《变局策》上说的同城聚餐不同。为避免当时被羁押的我们遭到更严重的罪名如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许志永于2013年5月著文说:

“各个‘小圈子’以及网友同城‘饭醉’现象已存在多年,但公民社会仍是一盘散沙,2011年底,我们讨论后开始推动每月最后一个周六各地公民同步聚餐,2012年5月开始推广蓝色‘公民’标识和‘自由、公义、爱’新公民精神,这是打造公民共同体的重要一步。过去一年来同步公民聚餐的城市已有30个,但我听说李一平和《变局策》是最近几个月。”

“中国民主宪政事业谁推动的不重要,此说明不在于强调谁发起谁做了多少工作,‘公民’是完全开放的平台,谁都可以使用蓝色‘公民’标识,也都可以参与新公民运动;彼此之间理念道路分歧也不重要,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就好;重要的是,不要干扰甚至破坏别人正在做的事,不要把自己的阴谋暴动式革命思维和标签强加到国内刚萌芽的公民群体置众多公民于危险境地。”

我认同许志永说法。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在追求民主自由的道路上理念方法很难统一,会有几种主要思路存在。民众根据自己的判断按照其中的一种努力就可以了。丁家喜就是按照较温和的“新公民”思路开展交友聚会的。

(1) 积极邀请朋友参加公民同城聚餐

在新浪微博我与丁家喜律师互粉后不久,他邀请我参加了2012年8月的公民同城聚餐,从此真正相识。我大概提早十几分钟到达,丁家喜已经在那里与两三个人寒暄了。我到达之后,相互介绍,然后丁递给我一份关于废除劳教的材料,又请我在一张签到表上填上自己的姓名、职业、电话、邮箱和其他联系方式如QQ和微博名,同时他在笔记本电脑上录入信息,请签到人核对。随后,丁就谈到了同城聚餐的性质是关注法治、民主和民生等问题。聚餐开始,丁家喜首先简单介绍了罗伯特议事规则,说为了大家交流有效率,发言按照罗伯特议事规则进行。当天事先定好的话题是废除劳教。丁家喜说话逻辑清晰简明,语气平和实在,分析问题切中要害但不激进,他虽然健谈但能很好地遵守规则,敏锐且有包容性。这一切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聚会愉快而有收获。最后听说公民同城聚餐一个月一次,对此我还有点失望——间隔太长了。

回去后大概是第二天即收到一个附有北京公民同城聚餐的通讯录的邮件,有我见过的人,也有我没见过的人,Excel电子表格制作,方便查询。

以后接触人多了,才知道很多朋友都是丁家喜邀请来参加同城聚餐的,有通过微博联系上的,有“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签名表”中联系的。我几次到丁家喜律所的办公室,都曾听到丁家喜打电话邀请公民参加聚餐:“您好!我是丁家喜律师,X月X日在XX附近有个聚餐,AA制,朋友们聚聚聊聊,您参加吗?”每个月中,丁家喜都会在北京公民同城聚餐通讯录中增加数个人的联系方式。

(2) 提前商讨确定公民同城聚餐话题

每次公民同城聚餐前,提前几天都会事先拟定一两个话题供大家事先准备。在第一次参加聚餐之后,我就通过skype进入了大家网聊的圈子,每个月,丁家喜都会在网上与一些朋友商量下次聚餐的话题。两次公民同城聚餐之间的偶尔小聚也会与个别朋友小议一下话题。之后通过邮件发给参加聚餐的朋友,以便大家事先准备,提高交流效率。

(3) 发现和锻炼积极分子

对于公民同城聚餐,北京愿意参加的人不少,但愿意和能够牵头分别召集聚餐的人不多。发现我比较积极,就询问我是否愿意召集一两桌人聚餐。虽然水平有限,但是需要,我就积极承担了这项任务一直到被刑拘。据了解,其他许多朋友如王永红、李刚、颜伯君等等都是丁家喜积极发现的人,很多人都做过聚餐召集人。

(4) 促进公民同城聚餐

公民同城聚餐是民众相互交流、学习、启发和相互激励的很好形式。许志永、丁家喜、李化平、赵常青等等都长期投入了许多精力。丁家喜除推动北京公民同城聚餐外,还经常鼓励其他各地的朋友定期或不定期的聚会。他还经常利用出差或假期旅行到各地与朋友交流分享。
在组织公民聚餐过程中,我们多次受到阻挠,有人被上岗不能参加聚餐,聚餐地的老板被做工作拒绝接待我们,我们就想办法应对。为了规避被捣乱,除了使用安全邮箱外,我们都频繁更换一部手机号,用来发通知,联系订餐等。另外还通过相对安全的联络方式通知,当时主要是用skype和谷歌邮箱。

2012年12月29日,我们在京成功组织了约170人的公民聚餐,全国各地都有公民参加。

2、 推动废除劳教

在2013年废除劳教之前,当时在杭州的王成律师发起了征集签名活动推动废除劳教,丁家喜积极转发,除了微博和QQ转发外,他个人还给数千人次发送过征集签名短信。我与他相识的半年多时间内,他就多次提到废除劳教。微博上也见他多次发布或转发相关帖子。他的手机中,除了熟人外,还搜集了不少维权人士、争取孩子教育平权家长等等各类人员电话数千个。后来我们做的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签名者的电话号码也被他导入到了手机中。

3、 要求官员公开财产

(1) 发起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签名征集

2012年9月北京公民同城聚餐话题是反腐,这是丁家喜参与讨论确定的。当月聚餐后,我个人仿效王成律师废除劳教签名征集发起了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签名征集,通过微博发布,不过很不成功,转帖和签名人数很少。事后,与丁谈及了此时。当年11月从丁家喜口中知道该情况的孙含会专门找我谈了此事。随后,许志永、丁家喜和孙含会即开始在小范围群发邮件,征集“要求中国最有权力的205名部级以上官员公开财产签名征集活动”发起人。自2012年11月下旬开始,许志永、丁家喜、孙含会、王永红和我就经常在一起小聚商讨相关文稿及相关事宜,后期赵常青也参加了进来。2012年12月初笑蜀(发起人之一)来京,还专门邀请他在文稿上最后把关。

(2) 广泛联系和宣传

2012年12月9日活动开始后,丁家喜和我们在网络上转帖之外,还频繁与各地朋友联系,鼓动大家转发和做一些宣传工作,每天经常到到深夜1、2点钟。我因承担手机短信签名、手工签名的搜集和全部汇总整理工作,每天都要从晚上8~9点钟开始整理,并与邮件签名一并汇总,规范格式后与历史记录汇总排序,然后制作成文档和图片格式情况通报群发。其间还会网络发帖和联系一些事情,这项工作一般要到凌晨1点左右完成,每天丁家喜都会等待看我的邮件后再转发,然后才就寝。

为了更好地做好宣传工作,丁家喜还联系一些朋友申请了一些谷歌邮箱账号,以便群发相关邮件。谷歌每天允许的群发邮件数量上限是500封,一两个邮箱账号不能满足群发需要。

(3) 不断改进

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签名征集活动发起后,很快就遭遇到网络删帖和封账号的情况,征集情况也不如起初预想的好,为应对这种情况,除制作图片格式宣传材料外,丁家喜还印制了十万份宣传单,用来散发。同时邀请各界有代表性的朋友聚会,征求他们对官员财产公示活动的看法。

网络上照片的转发远大于文字,更能吸引眼球,于是又先后数批制作横幅近300个用于快闪和街头悬挂。丁家喜和王永红等组织了多次街头快闪活动,我们还分头和其他朋友一起到各处街头散发传单。其中有个轶事是:在没有实现约定的情况下,地铁中李焕君和丁家喜分别在车厢中发传单,结果同时将传单递给了对方。

作家阮云华和张昆到各地宣传官员财产公示,丁家喜和我们都给予了积极支持和关注,他们的宣传照片很多都是通过丁家喜和我们传播的。

4、 教育平权

教育平权活动,我没有参与,知道的具体活动不多。这项活动主要是许志永牵头在做,丁家喜积极配合。据了解,自2010年起丁家喜就积极参与推动“随迁子女就地高考”教育平权活动。丁家喜因发布2.28请假一天到北京市教委请愿的短信被加上了一条“扰序”罪状。

5、 积极配合笑蜀和郭飞雄开展的呼吁全国人大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签名征集

2013年初,笑蜀和郭飞雄分别发起了呼吁全国人大尽快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签名征集活动,丁家喜积极响应,并呼吁朋友们参与。我们几次聚会都曾商讨该项活动。丁家喜还促成了这两人的签名征集活动合一,我负责该项活动的短信搜集工作。从2013年4月开始,我们的工作重点已经从官员财产公示转为了以《公约》为重点。

6、 敢于付出和担当的丁家喜

被抓捕前,丁家喜是北京徳鸿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有着优厚的收入。明知费力不讨好,甚至有危险,但为了民主和自由,仍旧勇往直前。

在追求“自由、公义 、爱”的新公民道路上,丁家喜勤勤恳恳、实实在在。对于要做的事情,从来都是千方百计遂行。丁家喜敢于承担风险,但绝不会盲目冲动。一些朋友因做事经验不足,导致了一些较大的损失或波折,丁家喜从没有埋怨。从丁家喜口中,我从未听到虚妄的口炮。

在3﹒31“西单四君子”被刑拘后,丁家喜和我们立即在网上沟通情况,商量救援。3﹒31西单的活动我们事先并不知道,实际上在当时的情形下我们也不支持集会宣传官员财产公示。事后,我们一些人也表示如果提前知道会去阻止。原因很明确,我们不能把口实送到人家手中。我们也明白,去声援和通过法律途径为“西单四君子”提供帮助,不与他们切割,可能会导致我们处于更危险的境地。然而,许志永、丁家喜说:“出于道义责任,我们也不能不管他们。”因此,我们积极联名呼吁关注他们,为他们募捐,寻找律师。

2013年4月郭飞雄著文评价丁家喜时说:“不坚守传统的待时而动、潜伏爪牙策略,而是坐言起行、公开推动社会运动。他们的透明、笨拙,体现了民主运动所需的真正的道义担当。”

丁家喜在法庭上说:“我的行动微不足道,我也不后悔,这是良心告知我应该做的事。我要做一个有态度、有声音的中国公民。我要做一只蝴蝶。蝴蝶不停扇动翅膀,一定会引发社会变革的飓风。”

希望追求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每一个公民,都能够实实在在,不浮躁,不盲目,哪怕只是做一只微不足道的蝴蝶。我看到这样的蝴蝶越来越多。我不希望丁家喜继续成为英雄,中国不需要太多的英雄,需要越越多的公民!

欢迎公民丁家喜归来!

公民:李蔚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四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李蔚:欢迎新公民实干家丁家喜归来——写在丁家喜出狱之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