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不能原谅的底层之恶

1

铲车和挖掘机组成的钢铁洪流,在震耳欲聋的轰鸣中,毫无顾忌的冲向农家小屋,为保住这虽不富裕却不乏温馨的小家。

平时柔顺的农妇,便拼命的以羸弱之躯挡在铲车面前红着眼睛哭喊:我们就剩下这个家了,要强拆,就从我身上压过去吧。

铲车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直接把农妇压成了扁扁的相片,履带过后,黄土早已变成血泥。

上面这个情节和场面,相信大家并不陌生。甚至很多人为此痛骂官僚和开发商草菅人命。

但有一点大家可能忽略了,那就是挖掘机和铲车的司机。

其实这些压死农妇的司机,和被强拆的农户一样,都是生活在底层的弱势群体,所不同的是,这些司机更有抱负,他们拿着父母从牙缝里省出来的钱走进蓝翔,交了学费,一番磨砺后,终于成了收入很不错的挖掘机驾驶员。

但是不管怎样,他们的根子还是农民。

有关系的或比较乖巧的司机,有可能直接搭上开发商或拆迁办的官员,于是成了干公家活的人,经历过多次强拆后,这些人的情感逐渐麻木。看着和他们身份相同的农户,在泥水中打滚,在绝望中悲痛欲绝,这些来自底层的司机,不但没有了伤感,反而阵阵亢奋,感觉自己在公权背景的衬托下,也瞬间拥有了决定别人幸福或生死的权力。

于是在开发商或拆迁官员,“压过去,有事我担着”,的叫嚣声中,这些操控钢铁机器的农民,胆气顿时壮了许多。

他们一咬牙,一脚油门。天地之间便一片血红。

底层之恶,并非只有这些铲车司机,在街上追打妇女老人的城管,没有一个是官二代。把妇女脖子折断的恶警,肯定没当过局长,在车站枪击乞丐,让人间平添悲剧的英雄,也许从来都没有走进过站长的办公室。甚至穿上特勤服装就敢打人的临时工、保安,其实就是农忙时在田间劳作的和善老乡。

但在一些底层官员的召唤下,这些底层平民马上就具备了祸害百姓的能量。全然不知,自己伤害的其实就是自己,自己父母,和自己的孩子。

古人用词是很讲究的,穷凶极恶就是很好的例证。

穷怕了,穷疯了,穷的太凶了所以才会…………..

不可否认,很多底层人物,内心更是残忍。

他们为了急于摆脱眼前的困境,于是更加丧尽天良,更加不择手段。你让他们把枪口抬高一寸,他们就会嘿嘿笑着,把对准你胸膛的枪口移动到你的脑袋。

仙草只长芝兰之地,厉鬼必然出自地狱。贵族从来不会在匪巢中长大?

偷鸡摸狗的地方,自然会出些鸡鸣狗盗。所以环境才是决定一个人品质的模子。不信请看街头的小贩,刚被城管打得头破血流,嗷嗷叫着博取市民的同情,一转身就把毒水果,死鸡鸭,地沟油卖给那些帮助过他们的市民。

我丝毫没有贬低穷人的意思,也很清楚,造成这些悲剧的根源其实在权力的指使。
但今天我要鞭挞的是相互伤害的底层之恶,并且不打算原谅他们。

永远都不会原谅这些俯首甘为奴狗的底层帮凶!

哪怕你们是临时的、兼职的,都不可以获得任何的原谅!

转自:老王吐槽吧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