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多淑:革命与改良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争论,国人是不长记性的,总是记吃不计打,如一条狗追咬自己的尾巴,不停地在原地打转,自我折腾不休。说实在的,当下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争论远不及清季百年前保皇党梁启超等与革命者汪精卫们所争论的深度与广度。今夕妄言革命与侈谈改良都是在抢话题出风头,未能触及问题的实质,有如鸡同鸭讲,各说各话,沉浸在自我的优渥感中。蓦然回眸梁汪的那场世纪论战中,革命与改良都没有占得便宜讨得乖。即便梁启超如掾之笔,丝毫也占不了上风,初生之犊汪精卫同样也无勇可逞。关乎那场革命与改良的世纪论战,平心而论,双方所争论不缺真诚的态度,不过,革命的道德困境与改良的实践困境从头至尾就是一个无法挣脱的假命题。缘因革命与改良的目标是一致的,无差异化的,完全就是一件衣裳的里子和面子。若把革命与改良搞得形同水火不容,甚或陌路寇仇,说好听点是不智愚钝的,说难听点是居心叵测,有不可告人的险恶。

革命与改良,在专制独裁者眼中都是一路货色,如同一根绳子上的大小蚂蚱,都是洪水猛兽,令专制独裁者寝食难安的,必除之而后快的。在反抗专制独裁者的路上,革命是一剂猛药,改良是温柔一刀,都是专制独裁者的死敌。按理说革命与改良应是患难兄弟,生死不离的同盟。但历史及现实却充满吊诡,革命与改良常常相互攻讦非难,大打出手,往往打得头破血流,令专制独裁者坐收渔人之利,乐滋滋的捡得天上掉下来的这等大便宜。当然革命党人中有唱高腔的假革命,力扛着革命大旗招摇过市骗财骗色,打肿脸充胖子领袖的,形形色色的各等人物也是滿满几箩筐。同样,大哥且别说二哥,麻子点点一样多,改良者中沽名钓誉,小骂帮闲的倒是不少见,和专制独裁者眉目传情的,死心塌地捧臭脚丫的,有着吞食苍蝇的恶心,那感受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在心头。

倒是甄别真假革命与改良并不复杂繁复,藏着终究不能掖着。革命与改良不是两件衣裳,说穿了,就是一件衣裳的正反面,一个里子一个面子。革命与改良同是里子面子,若把这里子面子拆开,大卸七八块,这衣裳就不能穿了,就成了一堆破布头。因着这道理,革命党心里应有改良的主张,改良者心中应有革命的准备。革命党若无改良的主张很容易被斥为祸国殃民的乱党,改良者无革命的准备,那真是秀才造反十年甚而百年难成,终是绣花的功夫,好看不中用。因此革命党与改良者要同声相应,互为斥援,消弥书生意气,同仇敌忾,共谋民主自由这千秋大业。改良是在革命的鞭子抽打过来的才发发生的,革命是在改良的路径坍塌堵塞才出现的。革命是改良最直接的助推器,无革命的现实倒逼,改良从来就是痴人说梦。革命与改良敦轻孰重以及孰先孰后,倒不必锱铢计较,革命改良浑然一体,我中有你,你中有我,难分泾渭,同哀荣共祸福,其立场定位都应是专制独裁者的政治反抗者,这点是不容有闪失的,来不得半点虚情假意。

眼下专制独裁者的铁血意志是何方神仙也不能阻止的,令其悬崖勒马,回心转意。大凡专制独裁者是智力低下的,毫无智慧卓识的,决意与历史正义为敌,在一条死道上走道黑,头撞南墙也不回头,见了棺材也不落一滴鳄鱼泪。在这种严峻现实下,老生常谈的侈谈改良,未免有自欺欺人之谈的荒诞不经,是一种幼稚软骨病。现秋分己过,该是秋后算总帐的时节,专制独裁者己把屠刀高举,恨不能杀尽妄言革命与侈谈改良的。因而,革命与改良不能相互驳火攻讦,若要为里子面子争吵,请到专制独裁者的巴士底狱中去争吵,蹭着牢饭,索性吵个天昏地暗的暮鼓晨钟,有本事掀翻那巴士底狱。有迹象表明今年的冬天,包括明年的春天会非常的寒冷,革命与改良的蚂蚱们对此应有清晰的判断,切不能抱侥幸心理,寄望于专制独裁者的良知觉悟,要死咱们也得死个明明白白,稀里糊涂做鬼魂,那真是旷古奇冤,然并卵划球个不来,与其坐而待毙,不如来个鱼死网破的痛快淋漓,过把革命的瘾才蹬腿而死。

2016年10月6日侯多淑于达州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