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标:李绪义劫持运钞车更像是表达观点

宁一起运钞车抢劫案令人倍感戏剧化。媒体披露,9月7日制造营口市运钞车劫案的李绪义,被拖欠数百万保障房工程款,4年讨要未果。这个转折极大减轻了人们对李绪义的恶感,甚至让人同情他的遭遇。

蹊跷在于,这起劫案从发生到结束,完全反专业操作。李绪义用的是一把假枪,劫持运钞车后没有跑远,而是深入住宅小区还债。兄弟报警,警察很快抓住了李旭义。随着抓到人,抢劫金额也从3500万变成600万。有人戏称李旭义是劫匪界的奇葩。

跟进的报道让这次劫持运钞车案的因果关系焕然一新:地方债务危机加重财政负担,政府拖欠承包人工程款,引发李绪义个人债务危机,导致其拖欠房款,传政府安排其到运钞公司工作,然后上演抢运钞车。剧情如此魔幻,着实让人慨叹。

劫案演化到这一步,是谁制造了抢劫运钞车案件,一时也叫人迟疑。李绪义的行为并未带来实质性的社会伤害,很多人同情他的遭遇,并在道义上原谅他的选择。现在的问题是,这起很像是制造讨债舆论压力的“抢劫案”何去何从?

在未有披露李绪义个人情况之前,舆论快被大营口劫案搞糊涂了。一是运钞车刚发生劫持时,有关方面宣布是丢失了3500万,是多达四名运钞车工作人员参与;然而等到案子告破,又改口说是丢了600万。而让这一深沉套路破产的,正是李绪义本人。

回放剧情,李绪义一点也不像是笨贼的模样。他在取得运钞车上的钱后,其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反倒像是深思熟虑。他没有逃遁隐匿,而是在城市故意显示行踪,甚至暗示兄弟报警,这么做表面看违背了哪怕是初级劫犯的基本修养,琢磨起来,像是很有心计。

李绪义经济背景被揭示后,一个合理推断是,他劫持运钞车是要表达观点,引起舆论关注,而不是真的劫财。他四年讨要工程款皆败于政府,深陷财务危机,接近踏入破产的万劫不复之地。说他以非常手段讨要财政欠款,逻辑站得住。

类似这种犯罪事件的内在诉求,不止出现在大营口运钞车劫持案上,还出现在其他地方。比如包工头为了讨薪,在经历无数次推诿之后,厌倦了人生顿挫,转而用报复社会的方式来为自己讨公道。李绪义担任主角这回,仅仅是制造事端,结果是相当克制。

政府在许多劲爆犯罪中所起到的作用,成为越来越多人思考的问题。李绪义与政府的纠结更值得媒体进一步挖掘。但如果李绪义通过抢银行来“上访”的推断成立,也看出他深谙政府作为,所以他在制造劫案时也早有防备,利用兄弟报警来预防政府将他置于死地。

劫案一发生,就有公号文讽刺揭发银行与政府套路。假设抓捕李绪义的行动完全与外界隔绝,3500万的黑锅是不是就由他来背?李绪义与政府打交道总是涉险,至少他经历了两大鬼门关:一是垫付工程建设款,造成破产;二是差点被栽赃为抢了银行3500万。

李绪义以身犯险,超出了一般银行劫案的常规做法,其实质更像是为了自救表达观点,制造轰动效应而后陈述冤情。无论是动机(不是占有运钞车上的钱),还是后果(没有即时的社会危害),李绪义都应该在接下来的司法程序中受到合法辩护与合理对待。

舆论现在关心的是,李绪义的命运会如何?另外,某地方政府在拖欠多年后,受此事触动,会还上欠他的几百万吗?还是说,办成铁案,借此机会将李绪义“灭了”,也省了那笔债务?李绪义冒着天大的罪名,选择了一种走在刀刃上的自救方式,到底要判哪个贼?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