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良彪:莫谈政治就能活得更安全?——雷阳,一个注定必须被尽快遗忘的名字

一、雷洋式的爱国姿势:关注自我生活,勤勉向上憧憬美好未来,不评论政治不批评政府,不参与公共话题讨论不传播“负能量”信息,不开微博生活安逸,不关注司法不公更没有为他人的冤枉而彻夜难眠呐喊而被禁言,坚信党和政府会领导这个国家走向美好未来。

二、从正能量国家青年干部,到死在警察手里并迅速成长为“嫖客”,只需要一个半小时!“雷洋事件”使公众本能地恐惧:这样可怕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同样老老实实不挑事、平平凡凡不出头的我身上么?!——拜托警察同志不要继续以“正义”之名不停“抹黑”死者以证明自身的正当了!——即使人家真“他妈的”嫖了娼,你“他妈的”也不能把人往死里整呀。

三、警察需要对执法过程的合法性承担举证责任。警察有一种“天然合法的伤害权”,如被滥用则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随时被失踪、被死亡,甚至,被嫖娼。所以,涉事警方需要回避,需要接受独立第三方的调查而非自说自话,需要老实交待,需要承担应有责任。——公共权力(尤其是警察)需要对执法过程的合法性承担举证责任,关键时刻监控视频坏了、所谓执法仪损坏了之类借口,都不过是拙劣而无耻的托辞。——不能证明你合法行使职权,你就是非法滥用权力了,你就涉嫌违法犯罪了。因为,你无法承担行为合法的举证责任,就要承担非法滥用权力的法律责任。事实就在那里,公共探头里的视频、监控就在警方手中,拿出证据即可。——真相只需要证据;谎言才需要时间编造,才需要不断掩饰。

读到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位中国公民因为在美国参与一场罢工而被警察限制一段自由之后,她的中国朋友和美国朋友的不同反应:

“果然各种“关心”(中国朋友)向我砸来:“我们担心死你了”“希望你的签证身份不会受到影响”“万一要交很多保释金怎么办”……恰恰是这些夸张的担忧让我充满心理压力,好像我真的犯了罪。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的美国同学和老师。去年助教课上的学生莉萨在电视上看到后立即写邮件问候,听说我没事又说:“请接受我对你昨晚所为的崇高敬意。”一位教授把我拉进办公室问我是否有受到伤害,并且说:“我们为你感到骄傲!在我们心中,你就是一个英雄。”连一向胆小怕事的乖乖女韩国同学都非常诚恳地说:“我实在太为你感到骄傲了!”与此同时,一个全国性工会的朋友和律师积极帮助我确保不会留下任何案底。这些理解、肯定和帮助,让我感觉安全又安心。”——【摘录原文】

冯小刚曾经说过一番话让很多人深有感触:

说两句实在话的代价很大,先是媳妇不让睡觉苦口婆心央求:“看在我和孩子的份上咱少说两句实话行吗?”后是兄长如陈道明声色俱厉质问:“你不说实话能死吗?”他痛戳我:“你得多大的好跟我没关系,你倒多大的霉跟我大有关系!”说两句真话竟让家人朋友如此不安,我认载,收声。往后我嘴里没实话,大家包容。

【雷洋式的爱国与无助】

当下中国,恐惧似乎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而要表达恐惧则似乎是一件更为恐惧的事情。免于恐惧的权利,安全表达的自由,离国人距离尚远。——评论时事、谈论政治、讲老实话,在中国历来都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关心政治”唯一安全的方式似乎只有成为“权力歌唱机”,坚定不移地歌颂党和政府如何伟大、光荣、正确。其具体方式,大概有以下几种类型(欢迎补充):

一、新闻联播式:

基本上可以用三段论概括:1、领导很忙;2、中国形势一片大好;3、外国(包括中国台湾地区)很乱。

二、金一南式:

中华民族历经苦难正在创造新的辉煌;历史证明:只有坚持党的领导,坚决反抗外族,中华民族才可能得以复兴。

三、戴旭、张召忠式:

中国军队军事力量极其强大,战无不胜;美帝国主义、小日本亡我之心不死;中日必有一战,中国必胜;中国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与美国一战;美国不仅过去是中国手下败将,一旦再战也必然亡国。

四、周小平式:

美国对华文化冷战的九大绝招,你的中国你的党,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中国护照的硬度……一言以蔽之:党领导中国无比伟大,要听党的话,警惕一切西方势力。

五、宋鸿兵式:

宋的《货币战争》那本“科幻小说”以阴谋论为起点、掺杂专业术语显示专业,渲染华尔街金融资本家们的强取豪夺占,得出结论有二:1、中国政府率领人民英勇有效抗击了资本的阴谋与货币的战争;2、须恢复金银本位。小处炫耀知识,大处违背常识。但,这种对权力管制的歌颂超过十万水军,对国际资本的丑化又迎合普通市民好恶。

六、司马南、孔庆东式:

与“小鲜肉”周带鱼相比,这两块“权力抹布”虽然又旧、又脏、又难看,但其忽悠功力还是相当有用的,尤其在号召脑残嘴臭型水军方面。

七、于丹式:

于式心灵鸡汤,让人们用“精神胜利法”去发现、化解生活中问题从而感受到社会的“美好”——总之,你如果觉得生活不好,必然是因为你心不好。

八、低级五毛(网络水军)式:

或脑残嘴臭,或纠缠不已,或批倒批臭,或恶毒咒骂,甚至还有自动发贴的机器(前不久某大学发布该校浦姓大学生在国际上获奖的微博,其后自动一堆跟帖批判某同名浦姓律师)……

【雷洋式的嫖娼与无奈】

以上种种,属于官方认定的“爱国姿势”,统称“正能量”。绝对大部分中国人,则是习惯“雷洋式的爱国姿势”,即关注自我生活,勤勉向上憧憬美好未来,不评论政治不批评政府,不参与公共话题讨论不传播“负能量”信息,不开微博生活安逸,不关注司法不公更没有为他人的冤枉而彻夜难眠呐喊而被禁言,坚信党和政府会领导这个国家走向美好未来。而一旦你要说人权、民主、宪政之类的普世价值,一旦你要批评政府或是质疑公权力,一旦你要揭露某地不合理的事实真相,你便不可避免地给周围人带去某种“不安”,甚至被视作“反动”,种种出自真诚与善意的“关心”、“劝导”分分钟会让你成为某种“异类”。——这种“政治敏感症”与“政治恐惧症”说到底源于对权力本能的“膜拜”与“恐惧”,源自“法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的政治统治术,源自权力的任性与残暴,源自公民个体在权力无度之下的渺小、卑微、无力与无助。——无论是被“依法击毙”的徐纯合还是被踩住头发最终丧了命的讨薪女,无论是曾经的国家主席、共和国元帅还是被纪威依法刑讯的官员,无论是“被犯罪”的律师李庄还是“被嫖娼”的广东区伯,无论是因为“一砣屎”被劳教的方竹笋还是他的律师大个浦,无论是被反腐风暴所“剑指”的大佬还是当下手握反腐大权的牛人……谁能有安全感?!

曾经,公众相对普遍地认为,只要不去“惹事”,不去“谈论政治”,不去批评政府,不要传播“负能量”,多看到社会的“光明”,多提“建设性意见”而非指出存在不足,总要相对安全得多。——直到,以“常怀感恩之民,永谋兴盛之道”为座右铭、始终传播“正能量”的人大硕士毕业、某机关干部雷某诡异地死在警察手里,然后被描述成了一个“嫖客”——当下中国,谁能比谁更安全?!谁能保证这雷洋所遭遇的恶梦,一定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这种普遍性的“社会恐惧症”的蔓延,无疑将加剧整个社会的动荡。

诚如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律协会长韩德云先生所言:“一个过度依赖和放纵警察权力的社会,注定是一个动荡不安的社会。”

诚如巴金先生所说:一个美国人敢站出来说真话,因为他知道身后会有千万个美国人用行动支持他。一个中国人不敢站出来说真话,因为他知道周围的同胞会默默地与他保持距离。当我们努力不承认恶就是恶的时候,承认善会越来越危险。当坏人已经抱团好人还是一盘散沙,好人的过度沉默可以让坏人做尽所有的坏事。

爱国就是要使这个国家变得更加美好而非对政府及其官员歌功颂德。发现、指出存在的问题,是使我们国家变得最好的最主要方式。讨薪女事件,恶警已被提起公诉并接受审判。关键性证据,就是网民拍的视频未被没收,大吊塔上摄像头拍摄的视频资料未被警方发现。——移动互联时代:有了手机人人可以拍摄,有了网络人人可以上传;公民通过网络的O2O式互动交流与表达,大数据时代的资讯丰富异常。谁再要想垄断真相、捏造事实,难了;谁要再想垄断常识、愚民洗脑,难了;谁要再想垄断声音、一手遮天,难了。——讳疾忌医是要不得的,身上毛病发现得越多,治疗得越彻底,国家、社会、人民就越健康,越幸福。

当下法治大倒退的最典型表现便是公权日益嚣张而民权日益可怜,尤其是警察权的滥用与公民言论空间的被打压。警方以各种理由,越来越随意地抓捕网络上的发言者,即使只是针对办案机关的批评或叫屈,只要有一丝不实便要抓人;面对警察滥权,只要有一丝丝的反抗便手铐铐上拉进派出所去——即使是妇女,即使是当着年幼的孩子。

转自:作者博客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