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雪慧:恶劣政治生态特有的劣质语言毒化人心智

肖雪慧

49之后兴起的劣质语言毒害人心智60余年。过去常见几类:

一是定型化语言,俗称套话。官员讲话、报刊社论,都是很典型的定型化语言。它们兼具思想文化专制下特有的语言禁忌和奉旨统一口径这两种特色。长期浸润其中,有的人已经到了离开套话就不会开口正常说话的地步。

二是原本丰富、表现力强的汉语越来越军事化、商业化、工程化、痞俗化。倒胃口的“什么什么工程”、“再上一个台阶”,还有诸如欺骗的别称“包装”等等,都属此类。

定型化语言和工程化之类语言装腔作势、没有灵魂,这些劣质语言大行其道败坏的不仅是语言环境,还败坏人的精神。如果不保持足够警惕,自觉不自觉的使用,会使人的精神劣化、习惯于装腔作势或变得愚蠢。

对劣质语言,80年代有过短暂反思。但近年权力层蠢词、恶词频出,对汉语和人心智的毒化更肆无忌惮。聊举三四。

1,把某心理学家发明的“正能量”横移到社会政治领域,既包含契合49后敌我二元划分意识形态的对情绪、事件等做正负划分的绝对化思维,又贬抑人们对现状的批判和揭露。请问,公民之怒,是正是负?恶劣政治生态特有的劣质语言毒化人心智

2,好像出某发言人的“有权就任性”,用“任性”二字形容公权滥用,特别掌握公权者对权利的进犯。这是把通常用来形容个性特征的“任性”去置换权力的嚣张和犯罪,稀释了问题的严重性,也破坏词汇作为交流、沟通工具的确定性。
恶劣政治生态特有的劣质语言毒化人心智

3,霸气十足,居高临下,错置根本政治关系的“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正常国家的各政党,不管是否执政,会这种口吻?充满权力意志的“新常态”,跟“容得下”也同属一类。这类语词数量大,也用的普遍,很多人对这类词语包含的前现代意识已经到了习焉不察的地步,在听惯这类语词的是也接受了政治上的颠倒格局和关系。

4,颠倒事实、政治乱伦的“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恶劣政治生态特有的劣质语言毒化人心智

5,前一阵官方宣布将放开二胎,官媒发文警告:赶在放开二胎的法律修订之前“抢生”的,仍然属于违法,要罚款。这里几个词:放开、抢生、(生孩子)违法、(生孩子)罚款,直白道出这个国家的权力状态和对生命的态度。

……

有些词语虽不是官方发明,但官家逐臭,迅速发现,不是接纳为文件用语就是乐见泛滥。比如:民间嘲讽的“自干五”以文件形式肯定下来。花纳税人的钱收罗一大 批为强权站台的人,尤其是从年轻学子中招聘人干这个,害一大批人,还破坏舆论自然生态!

恶劣政治生态特有的劣质语言毒化人心智

而前两年突然流行的“屌丝”,不仅字形丑陋,包含的自轻自贱的自我认知跟公民意识犯冲,一些官媒也推波助澜,使其成为流行热词……

恶劣政治生态特有的劣质语言毒化人心智

长期浸润在恶劣语言环境中,如果缺乏警觉,人很容易在不经意间落入这种语言及相应思维方式的陷阱。

除上述劣质语词,微博时代,语言受到来自思想和信息控制的新伤害:敏感词越来越多,过滤词设置使越来越多汉语无法正常使用……无数过滤词设置迫使网民选择谐音表达。这种文字变通反映了人们突破言论限制的决心和智慧。但不得已的应对办法也使语词失去正常表达力,失去正常交流思想的作用。

汉语,被权力毒害的汉语,已经惨不忍睹!但长期以来,权力系统通过教育、文宣,持续不懈地要将丑陋的话语体系、恶劣的语言生态继续下去。这种语言既是中国政治生态的副产物,也对恶劣政治生态起强化作用。近两年,控制更甚,败坏更甚……

2015-12-25

[ 肖雪慧 西南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伦理学家、社会学家 ]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