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全牛律师悔过被取保

任全牛

在郑州,李和平律师的助理赵威的前代理律师任全牛律师被取保候审,郑州警方当局同时在网上公布了他于8月1日手写的“悔过书”,被指有违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此外,近日获得取保的张凯律师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7.09案”。

郑州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郑州”8月5日上午发布消息说:任全牛因故意编造、散布虚假信息,严重扰乱公共秩序,涉嫌寻衅滋事,于2016年7月8日被郑州市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公安机关依法对任全牛涉嫌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了调查取证,鉴于任全牛对其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态度较好,经本人申请,公安机关依法决定对其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微博同时附上了一封落款日期为8月1日的任全牛手写“悔过书”,指死磕律师“普世价值”、“颜色革命”的思想和做法对他产生了较大影响,想通过炒作热点敏感问题的方式,来实现西方国家式的民主、平等。他的所作所为不仅给赵威带来了伤害,也恶意抹黑了党和政府、公安机关的形象,同时给社会带来了恐慌。

北京律师刘晓原8月5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局在网上公布悔过书的做法已经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

“悔过书很显然从法律上来分类属于证据,属于犯罪嫌疑人在供述。因为现在案件还在侦查阶段,侦查阶段任何证据不能公开,包括嫌疑人的供述。所以这样公开,并且选择在网络上、微博上公开他的悔过书,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也好,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程序也好,都没有赋予公安可以把侦查阶段的证据在网络上公开(的权力)。”

刘晓原表示,这样的悔过书公开出来,让人权律师感到难受,也涉嫌侵犯隐私。

任全牛受赵威亲属委托,为被拘押一年多的赵威进行法律辩护。因转发赵威在狱中受到虐待的消息,被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的罪名刑事拘留。

而曾在任全牛被羁押期间前往要求会见的马连顺律师表示,应当给予任全牛最大的理解。他说:

“我参加了任全牛律师的辩护工作,知道一些情况,在官方抓到以后,第二天就说他供述了自己编造、传播谣言的事实。但是我们的律师(7月)11号见到了任全牛律师,当时正有四五个警察在审问室里威胁任全牛,并且说,没有一个律师见你,你看谁见你。然后一直到他出来之前,没有律师(成功)会见。他们用各种手段去逼迫任全牛认罪,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给予任全牛最大的理解。”

此外,上海澎湃新闻5日刊登了一篇题为《取保律师张凯旁听锋锐律师事务所案:周世锋等人走得太远》的报道,报道中引述张凯表示,通过旁听,愈发认识到一些境外势力出于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希望通过支持、资助、扶持境内代理人等方式,插手国内的热点问题,制造和炒作敏感事件,要对此保持警惕。

张凯律师此前因代理温州基督教会十字架遭强拆案件而被当局抓捕,羁押7个月后被取保候审。

报道说,张凯指自己一直关注这起案件,所以主动申请了旁听。对此,刘晓原律师质疑说,他本人早于7月25日就申请了旁听,却始终没有接到任何获准旁听的通知。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石山/嘉華)

转自: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