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攀:“笨蛋”刘士辉

刘士辉
掐指算来,我跟刘士辉律师相识已经6年有余了,在我所有认识的人当中,他绝对是最不会转弯的,没有之一。

何出此言?

且看看他的种种行迹:

2009年5月,因为穿了一件文化衫(开创了攻击党和政府的新形式),他在地铁站等女朋友时,被警察带走讯问了3个小时。不过,作为律师的他非但没有识相地认错,还坚持给警察同志普法,事后还把这事捅到网上去。结果,因为继续坚持穿这件文化衫,他不久之后被女友甩了。

三个月后,因为不听“招呼”、继续代理敏感案件(郭飞雄案)和多次穿那件文化衫,他被我朝司法机关停止执业——丢了律师证。

又过了俩月,被党和政府严肃处理的刘士辉同志还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又穿着这件文化衫上大街了(这相当于流动的横幅、大字报啊),还在广州的风景名胜区白云山四处招摇。当然,我朝公安机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他给专政了。不过,他依然坚持他的穿衣权,该穿还是穿。

您觉得这文化衫上肯定有什么敏感内容吧?其实这內容在当年非但一点也不敏感,反而一度相当崇高–它是曾被光明正大地发表在70年前中共中央机关报《新华日报》社论里的一句话——“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我记得中学的历史课本里还很郑重地提到了这个口号。遥想当年,如果文化衫DIY技术得到普及的话,起码印着这个口号的文化衫,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四位伟大的革命先驱应该人手一件吧。

因为一件衣服而搞得“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教训在一般人身上够用到下辈子了,但成为“律师后”的刘士辉并不这样认为。他换了身马甲,以鸡蛋的身份,开足马力,一次次以超过100码的速度将自己用力摔在面目狰狞的铁板上(其实本文的写作目的是为了损他这个不知拐弯的笨蛋的,同时劝诫广大的爱国青年不要沿着他错误的道路越走越远):

因为选择做一个只认法律条文的律师,他不可避免的和处在权力阴影里的国保警察(不懂请Google一下)结下了梁子。在广州:2010年12月,被绑架后丢到深山老林里;2011年,他被失踪了108天(当然少不了皮肉之苦)。出来后,老婆也没了,房子也没了;2014年,被行政拘留7天之后不久又被殴打、抄家,还被迫声明“2014年不呆在广州”;但过了元旦后的2015年,广州依然不欢迎他,不计其数的逼迁、驱赶(如今已是不低头人士的必选套餐);而2016年,据前方通讯员发来的消息,广州警方对刘士辉的指定服务套餐依然有效,连去朋友家借宿也不行。

在上海:2014年5月,刘士辉因为协助他的当事人维权而被构陷刑事拘留,出看守所后即被驱离上海。他在之后的两年曾三次试图挑战上海国保的标准招待动作,都遭到了无情的失败。

当然,他状告边检、海关、网警和警察机关的狂妄行为也没有获得成功——他就是这种不知道拐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如今,作为一枚鸡蛋,何况他还是那种瘦如豆芽菜的鸡蛋,经过长年累月的用力摔打,终于摔出缝儿了——他现在躺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病床上,体重42公斤,医生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

这个可怜的笨鸡蛋,也许在89年坦克开过广场之后,就注定了终身要面对铁板的命运。有一次我去广州出差,跟刘士辉喝酒喝到半夜,他告诉了我不少他的事情。刘士辉生于1966年,89年的时候他在西南民族学院读大四,在那场运动中是积极分子。因为曾任学生自治会秘书长,被隔离审查了很久。2000年,他取得律师资格,开始做律师。可能因为长期两地分居,2007年离婚,儿子跟着妈妈,他需要每年给1万的抚养费。2009年,他被停止执业后,对他的生计影响很大。他不得不卖了他的商品房,换了套小产权房,本想着靠剩下的钱炒股过个安稳日子,谁知道入市之后就变成韭菜,损失惨重。2011年,受“茉莉花革命”的影响,他是第一批被捕者,108天出来之后全身是伤,房子被强卖了,新婚娇妻也被遣送回国了……

故事发展到这也该有点转折了,主人公不能老过这么苦逼的生活是吧?如观众所愿,时间来到了2013年,有一个女人和一笔奖金进入了刘士辉的生活。钱的部分很简单:有一群有心人,搭建了个平台,筹来的钱用来奖励那些因公义而陷入困顿的人。这个平台叫作“送饭党”,我是提名成员之一。很幸运的,我提名刘士辉获得通过,他可以用这笔钱治病和生活一段时间。关于爱情的部分,也很简单:“硬颈”律师刘士辉住院了,没人照顾,她便自己来到病房默默帮他。出院之后,两个人就在一起了,听起来很像美好的爱情故事,美人爱英雄,一见两钟情……

如果刘士辉的故事按这个轨道发展就太好了,但我朝的剧本是不容许这么写的,总会有太多强制的力量跳出来改剧本。上面的结局太美好,只能发生在好莱坞。没那么幸运的,也几乎必然的,“送饭党”在送出100多万之后,不得不关闭——这就是现实,生活在天朝,你懂的。更糟糕的,现实总会把人逼到墙角,那个飘然出现的女主角,最终选择了轻生,给刘士辉留下了终身的悔恨。唉,我也见过她的,看起来那么开朗贤淑的大姐,怎么就……

写到这里,我已经不忍心再责备他的不知转弯或不识时务了。因为他的刚直,他背负了太多体制强加给他的苦难了。他的勇气和毅力,我也许不及百分之一。我们及我们的亲戚朋友当中,有太多圆滑世故者和识时务的俊杰了,也因此,我们普遍缺钙,成为一个个一捏就碎的鸡蛋。

在铁板压顶的今天,我们一个个为自保而选择逃避或沉默,只有刘士辉们仍旧试图用伤痕累累的残躯对抗凌然高耸的钢板。我相信,只要刘士辉们的脊梁没被折弯,这个国家就还有希望。为了希望,恳请,救救他吧!

(注:本文写完后,我看到刘士辉所发的《恳请朋友们停止捐款》,我个人认为这是因为他怕帮助他的朋友们被非法募捐。实际情况是他的治疗尚需要不少钱,我呼吁有能力的朋友酌情予以援助。拜谢各位!)

因刘士辉律师坚持不肯使用微信,目前直接的捐款方式只有银行卡:中国农业银行广州市广仁路支行 6228 4600 8001 6252 716 刘士辉

(据参与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