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连续8日要求会见任全牛被拒 妻子胡友玲留遗书抗争

参与获悉,从2016年7月12日开始,代理律师连续8个工作日(12日、13日、14日、18日、19日、20日、21日)要求会见被刑拘的任全牛律师,却被郑州第三看守所拒绝,每次理由都是被在提审。而7月15日,郑州当局秘密绑架两位代理律师常伯阳和张俊杰,强迫解除代理。随后由湖南陈以轩和广东吴魁明两位律师接手代理。

下面是接手代理律师的吴魁明律师记述的被拒会见情况:

吴魁明律师:任全牛律师的辩护律师工作简报(7.11至12日)

7.11日(周一),常伯阳和张俊杰律师会见到任全牛律师。任律师说他是发了5.27日的微博,他是在得到赵威的传言后,无法会见到赵威,无法确认消息的真假才向向有关机构求证,而不是如官方媒体所述的编造消息。

7.12日,天津马卫律师要求会见任全牛,看守所以没有撤销前面律师委托为名不给会见。

吴魁明律师:任全牛律师的辩护律师工作简报(7.13至7.19)

7.13、14日(周三、四),常伯阳张俊杰律师都去到看守所要求会见,但均被以警察在提审的理由不予会见。并与看守所约定15日上午会见,但15日当天两律师被国保控制和约谈,无法完成会见。

15日晚上12点前网上出现了任全牛律师的道歉信。

湖南陈以轩和广东吴魁明两位律师随后接手律师辩护工作。

18日(周一)上午和下午,陈以轩律师到看守所要求会见,也被在提审的理由拒绝。

19日下午,陈以轩吴魁明律师又到看守所,又被在提审的理由拒绝。对律师48小时内要安排会见的要求,看守所答复也是不能保证安排。两律师即到所办公室,和到检察院驻所办要求监督和解决会见事宜。律师当检察官的面电话看守所所长,所长推给警务大队长,电话警务大队长,队长一直不接电话。

而检驻办过问看守所,答复说正在提审,如果结束后就可以安排会见。律师到窗口,答复还是在提审,和没有人通知安排会见的事。并说无法保证第二天能会见。

眼见当日不可能会见了,律师离开,并计划第二天上午继续去看守所要求会见。

吴魁明律师:任全牛律师的辩护律师工作简报(7.20至22)

郑州第三看守所连续八个工作日以警察提审的理由不给辩护律师会见任全牛!

7.20(周三)上午,吴魁明律师到看守所要求会见任全牛律师,又被以在提审的理由拒绝。对48小时应该安排会见的要求也被答复不能保证。

律师又到郑州市监管支队投诉和反应,分别找到了支队值班领导和支队长谈话,但是都没有解决问题,只答复他们会依法办事,等待答复。

7.21日上午,吴魁明律师到郑州市公安局建设分局提交案件手续,并告知无法会见任全牛的事情,和要求了解案件案情。但只得到办案单位是分局治安大队一中队的信息,其它没有。

下午吴魁明律师到看守所,还是被在提审的理由拒绝。律师又联系监管支队值班人员、值班领导和第三看守所值班领导,但答复他也无法解决。

7.22日(周五)上午,吴魁明律师到看守所,又被在提审拒绝会见。律师要他们拿出在提审的证明,也被拒绝。

连续八个工作日不给律师会见任全牛!终于忍无可忍,吴魁明律师在第三看守所的公检法司办案大厅,对着众多公检法司人员,发表了一顿三分钟的训词,做了一回训兽师!

而任全牛律师的妻子,因为不堪被警察骚扰已经扣押身份证和手机卡,于22日早上留下遗书进行抗争。胡友玲:“任全牛律师被无正当理由拒绝会见持续羁押,我为保护好他的家人独自面对,我也是弱女子一个!怕被株连的离我远去!当局仗势欺压,言而无信!我已承受不了,中午十二点我与当局有约,若明天大家能见到我是我的幸运,若见不到这将是我最后的遗言!只望能照顾好我俩可怜的孩子!”

对此,著名维权律师李方平表示:“【任全牛太太,莫以死相搏!】考拉辩护律师被“寻衅滋事”刑拘后,从13号起全国各地多名律师接力会见均被非法阻拦,甚至遭便衣绑架看管,简直无法无天。带着两个孩子的任太太今天表示要以死相博,我闻之心酸,太不容易了!”

钟锦化律师呼吁:“严重关注!请有关朋友务必劝阻任全牛律师妻子胡友玲以死相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严厉要求河南郑州以及相关邪恶当局必须立即采取有效措施确保胡友玲及其孩子人身安全与正当权益,否则全世界正义人士将视你们为共同敌人!!!”

下午一点左右,有朋友发出信息说:“刚才和胡友玲联系上了,警察答应今天上午12点之前归还她身份证和手机卡,现在没有兑现,那个姓岳的警察提出延长半个小时,他和杜局长解决她的问题,现在周志超律师在她家。”在此之前12点左右,常伯阳律师发出信息说:“打电话给辖区警察,警察承认胡友玲去过他们局里,现在已回家,不过也有警察到她家,郑州己有朋友到她家探望,事情缘由很快会搞清楚。”

任全牛律师是709大抓捕被抓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赵威(网名考拉)的代理律师。2016年5月27日,赵威母亲所聘请的律师任全牛对外称:“709大抓捕事件最年轻的政治犯赵威女士传出在天津市看守所遭到人身侮辱!?多地网友及国内外媒体致电本律师询问事情真相!无奈,作为一开始就接受赵威亲属委托的辩护人,我对此表示遗憾,因为我自2015年7月至今从未被天津警方允许会见过赵威女士,更不可能知道此一传闻的真相!为了社会公众包括我在内的人能够获知此一事件的真实性,请大家根据赵威母亲曾提供的被指定作为赵威的律师董亚南等人询问,给公众一个真相!”

6月3日,赵威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严华丰在得知赵威羁押过程中可能遭遇侮辱后,来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通过正常律师会见来向赵威本人核实外界传言的真假,李斌回复称“你的代理资格已经无效了。”律师要求与办案人员见面却遭到拒绝。同日,因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控申举报中心周五下午不上班,赵威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严华丰只能把要求检察院介入调查赵威传闻被人身侮辱一事的书面律师建议书邮寄送达。

7月8日晚上18:47,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案情通报》称:“根据当事人赵威(网名“考拉”)的举报和公安机关初步调查掌握的情况,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任全牛编造并在互联网上散布当事人人身受辱的虚假信息,相关信息被大量转发报道,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也给当事人赵威名誉造成严重损害,涉嫌犯罪,已于7月8日被郑州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7月9日,任全牛律师被正式刑事拘留。任全牛律师被拘留后,任全牛的妻子胡友玲表示,他们遭到了当局的骚扰以及遭逼迁。

 

(据参与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