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珊珊:北京密云公安局,原珊珊来了

原姗姗

今天9:38分我来到居委会,见到主任,我首先表示我住房的问题依法公事公办,现在是居委会联合公安局找房东导致房东不租房子给我。主任说房东租不租房子给你他们不管,他们有权利知道我住哪,找房东去签房屋出租协议,协议内容无可奉告,什么人什么时间什么地方找的房东说了什么无可奉告,依据的哪条法律让我自己回家查……便离开了房间,我一个人坐在那里……我找片警,没人再说话没找到,我9点51分离开了居委会。

10:13分我到派出所问问我前几天我报案情况进展,我说了我是谁,他们就进到里屋,有一个民警特意去关门,回来坐下,不让我拍照,一会出来一民警说自己今天负责这一块,问我什么事,……,给我联系今天值班的所长,10分钟后我问几点可以接待我,这时他到别的屋带上执法记录仪,旁边大厅也多了5名民警和一个没有穿制服的无身份人员,民警让我等着,所长正与市局开电视电话会议,开会有起始时间,没有结束时间,让我等,我告知我不能等时间太长,家里有4个月的孩子要吃奶,民警:没办法,开完会就接待,等着吧。
11:53分李所长来了,边走边有人递给他执法记录仪,我说了情况,我的诉求是,谁找的房东,找房东干什么,要和房东签什么协议(房东说派出所找他签包庇协议)……这些有没有,法律依据是什么,我可不可以就此事向派出所信息公开。所长:你说的情况我不了解,但民警有知道我住哪的权力(我惊讶的说居委会主任也这么说)并找你房东的权力,有签协议的权力(没说清楚什么协议)房东租不租房跟我们没有关系,你不能说是骚扰,这是工作我们只对房东没有找你,调查结果我们对我们的上级,跟你没有关系,影响你的生活是你跟房东的关系,你可以到法院告她,我们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知道你在录音,在电视,报纸,网上发这些信息,以后就这个问题我不在接待你,你可以到督察投诉……我离开了派出所,买菜到家后,小女儿因为太饿一直在哭导致大儿子也在哭我喂孩子。任由儿子放声大哭好一会(希望哭出来孩子轻松些)喂完奶,我搂着儿子说都是妈妈的错,妹妹是妈妈的责任,都是妈妈不好,儿子片刻后说,是公安局的错,我不知道说什么心理很复杂,我给儿子剪指甲,挖耳屎,我们都没有吃午饭,下午儿子上课外班去了。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