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珊珊:来!依靠我的肩膀

原姗姗

戈平妻子樊丽丽

图一为原姗姗,图二为勾洪国一家。

在网上看到勾洪国等人被起诉到法院,因为709大抓捕我认识了勾洪国的妻子,我们都亲切的称呼她丽丽。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天津第二看守所,她穿着清新而不失优雅。当时是冬天我怀孕8个多月,我要喝水。可看守所只有凉水,丽丽便从包里拿出她从家带来的烫烫的水全倒给我喝。我还问她你不留一点吗,丽丽答你喝比我喝还重要,暖暖的关切从此开始。

后来我们见面多了我就问她,勾洪国是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吗?

丽丽:不是。

我:访民吗?

丽丽:不是。

我:他也不是律师吧。

丽丽:恩,他就是自己开了一个公司,还小有成就,经常愿意帮助别人,有信仰的人。

我:那他为什么被抓。

丽丽:我也不知道,勾洪国的朋友也没人知道,就是抓了。

奇葩与心凉的回答。勾洪国被抓时,孩子才刚刚3个月,丽丽在一夜间因恐惧自己不产奶了。她一边提醒自己放松要有奶喂孩子,一边焦急寻找失踪的夫君。在这种矛盾中一直坚持着,可是最终恢复到只有一边还有一点点奶水。我们难过的接受着这个独乳妈妈,在我没有奶喂三宝时,丽丽会抱来三宝就喂。虽然也没有什么奶水,还一边开玩笑的说,以后这就是我儿媳妇。

每次见到丽丽我都会觉得为什么让这么个善良的小女人来承受这没有预知的压力,她是一个应该得到依靠的女人。现在勾洪国被起诉,被安排“官派律师”,我们不敢奢望会依法审判,不敢奢望依法回家。善良的妹妹来依靠我的肩膀吧,虽然我也没有肩膀依靠,但我坚信我们家的男人对法制的填坑是他早已选择的,所以我可以的。我们需要肩膀来哭,弱弱的问句为什么,我们需要肩膀给孩子撑出一个家,我们需要肩膀来做梦,梦里的依法不依人更真实。

里面是兄弟同命,外面是姐妹同心。来!我有肩膀你来依靠。

原珊珊(谢燕益律师妻子)
2016、7、16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