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平妻子樊丽丽:在爱中前行

戈平妻子樊丽丽

天阴沉沉的,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今年的雨格外的多,听说湖北都找不着北了,下午终于停了,带着孩子去广场喂鸽子。

无意间看到一条微博,勾洪国被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提起公诉,心里一惊,有点懵,事情原比我想象的要糟糕。

颠覆国家政权-一个让我胆颤的罪名,以前觉得很遥远,即便现在也还是觉得很遥远。他没有枪、没有炮、没有钱,拿什么颠覆这么强大的国家? 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我的爱人。

勾洪国网名戈平,退伍军官、基督徒,算是个小有成就的商人。一个细腻且厚道的男人,数十年如一日照顾着身患残疾的哥哥,能记得岳父岳母的生日,会给他们挑选漂亮时尚的衣服。会装修,还会种花。

一年前,戈平从我们的生活里消失了,前六个月,我带着幼子辗转北京天津数十趟,就是没人站出来承认人是他带走的,半年后一纸通知打破了这种僵局,虽然扣了顶“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高帽子,心理还是很安慰的,哦!太好了,人还活着。

2015年7月10号,对这天的记忆可能永远不会忘记,戈平希望抄家的人能给我们家这些老弱病残幼留下一张银行卡,到最后还是没有留,看得出他很难过,我把口袋里唯一的一百块给了他,被押上警车的他,用戴着手铐的双手,艰难的掏出那一百块还给了我,我们就这样把一百块推来推去,最后还是留给了我,我强忍着泪水不让他看到,我们推的不是钱,是爱。
记得某高官被带走时精神抖擞,等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坐着轮椅,我向上帝祷告求他保守戈平,把平安和健康放在他里面,我还没有爱够他,请给我机会。

我亲了亲我们的善儿,他是个幸运的孩子,爸爸有担当、有情义。妈妈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从不会生害人之心,看到活禽被宰杀会马上念佛经来超度它们。

我们的善儿正在长大,对于孩子的感动来自于一个暴风雨的夜晚,怕他害怕,我去抱他的时候,他环手抱住了我,小手很温暖,很有力量,原来害怕的那个人是我,那一刻再也不怕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们一起起静静地等着爸爸回来,经历过磨难的我们的家,只剩下了爱。

戈平——我的夫君,我坚信你是无罪的,前方的路再难,都有我的守候,黑暗中,我会给你点亮一盏心灯,对于你没有最爱,只有更爱。

戈平妻子樊丽丽
2016年7月15日夜于天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