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剑:以问金钱教自干五学者——许志永“建设者”、“破坏者”言论的我的解读

“结束一党专制和推翻某个党是两个概念,共产党也从不承认自己是一党专制,任何一个党都不可以专制,但任何一个党都可以合法存在。推翻、打倒不是我们的事,我们有自己的角色和使命,我们是民主法治的建设者,我们是推动者而不是颠覆者,是建设者而不是破坏者,如果我们这样温和理性的力量无法存在了,自会有激进力量。”这段话是许志永有关建设破坏的原话,很遗憾我没有找到自干五所说的“我们是新制度的建设者而不是旧制度的破坏者”这句话。

许志永强调的是建设,但众所周知不破不立,想要在同一个国家基础上建立另一种制度,和想要在同一个地基上建造另一栋房子是一样的,不破除旧的就无法建设出新的,因为无地可建。那为什么又要说不是破坏者呢,我想是因为在过往的专制轮回中,暴力更迭的破坏性和轮回性,是极力需要避免的,这大概就是许志永把破坏者三字写入文章的感性因素了。从许志永03年开始的所作所为也可以看出,他致力于建设但同时不得不“破坏”原有的恶法使之废除,如收容遣送制度的废除、随迁子女异地高考等。

在金钱教自干五的维稳话语体系里,逻辑起点是稳定,终点是改良。但凡革命必然是暴力但凡抗争必然是暴力,但凡暴力必然专制轮回,但凡不认同其观点的必然是民主贼…….如上这些荒谬结论,在认识到自干五的逻辑终起点后,就不难理解了。自干五认为我们必须等待当局的逐渐进步,其常常使用的话语是“政府不是在进步吗?”,却不懂得缺乏监管的权力其每一次的所谓进步,都是靠着民间的抗争力量倒逼而来。专制政权缺乏外部监管,本身不会有自我净化以及自我进化的能力,依靠当权者良心发现无异于缘木求鱼。收容遣送制度的废除,不是哪个当权者的良心发现,而是因为孙志刚事件的广泛发酵,也因为该制度本身也不兼容于城镇化的进程,这才是废除恶法的本质原因。而随迁子女就地高考政策的实现,同样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抗争,无数人力物力的投入,无数人因此被抓被打,许志永更因此身陷囹圄,即便如此在北京和上海依旧由于既得利益群体的阻挠,迟迟没有实现。请问金钱教自干五学者们,没有这些抗争,挣得到吗?他们暴力还是当局暴力?自始自终从没见你们谴责过一句当局暴力,却不断辱骂温和抗争的人们,视抗争者为暴力起源,轮回的制造者。

在金钱教自干五中,观点也并不完全一致,但出于对当局的恐惧以及由此产生的人身依附,在某种意义上达成一致,从而形成一股反抗争挺当局的逆流,并对一部分认知不清的朋友产生了影响。对于不赞同许志永观点的人,我不想说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好自为之。对于还认可许志永的人,我希望许志永的行为能够让你们自己反思。

就像有一次在和一个朋友聊天,他并不知道颜色革命是非暴力革命,所以他也同样强烈反对革命。殊不知在大部分已经实现民主转型的国家,伴随转型而来的无不是大规模的非暴力抗争和广场运动。没有自下而上的革命性就不会有自上而下的改良可能,这样自干五学者们倡导的改良也只能胎死腹中了。就我个人而言,胆子不大,害怕酷刑害怕各种未知的折磨,所以我还只能停留在网络发声和一些围观的层面。因为如此,我也从不敢提倡大家上街—-要鼓动上街自己起码要在街上。但道理我们需要懂得,不上街是不会有民主的。也只有通过自己去争取获得的才会有主人翁的自治态度,这才是民主。如果依靠恩赐和赏格,充其量只是个高级奴才罢了,因为你跟赏赐你的人在人格上并不平等,是不是?请自干五学者们学会了自治再来教育像我这样文化不高的人吧。

顾剑2015年7月6日雨天家中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